環境爭議解決:強化科學證據的質證以防止權力恣意

發布時間:2022-05-17

文 | 張秀秀 匯業律師事務所 合伙人

前言

在環境司法案件中,往往涉及科學證據的司法審查。裁判者遵循當事人主義,強化對科學證據的有效質證,提升科學證據可采性的重要途經。五四前夕,我們的同事潘博士通過經典的多伯特案《如何鑒別一個專家是不是假專家》,分享了科學證據可采性標準,并歸納專家真偽的四個評判要素,包括:

  1. 專家資歷;

  2. 專家觀點是否存在已驗證的數據和樣本;

  3. 專家觀點是否經過同行評議(在專家評審機制的刊物發表);

  4. 專家觀點的時空有效性。

知識點:專家輔助人又稱專家證人,是指在某一特定領域內,具有高于普通人專業技能和知識的人。專家的選任有兩種方式:一是當事人聘請,二是法定指定專家。

我國現行三大訴訟法均規定了專家證人制度。最早引入的是2001 年的民事證據規則,于2012年上升為民事法律規定?,F行《民事訴訟法》第82條、《刑事訴訟法》第197條規定的規定了專家證人出庭制度;2002年的《行政訴訟證據若干規定》第48條規定對被訴行政行為涉及的專門性問題,當事人可以申請由專業人員出庭進行說明,必要時,法庭可以組織對質(相關條文附注文末)。相較而言,行政訴訟證據中對專業人員的對質規定,在法律移植時吸取了英美法系專家輔助人制度的精髓。

環境司法案件中,專家意見、鑒定結論成為核心證據從而對案件的事實認定產生關鍵性作用的現象非常普遍。

一、選什么樣的專家?

證據法理論上的專家和現實生活中的專家具有共同性,專家本身的社會背景、接受的教育、專業訓練過程中的門戶之見,決定了專家做到完全中立非常困難的。采選專家,主要從以下幾個方面考慮:

  1. 專家的專業教育背景與案涉領域所涉科學技術問題;

  2. 專家的從業經歷、以及對所涉領域的熟悉程度;

  3. 專家的從業年限較長,尤其是一線相關行業領域的實務工作經驗;

  4. 上述條件之外,還有一條非硬性但又至關重要的指標——職業操守佳、敢于講真話。這一條指標是基底。假使專家不要節操,可能會被買通成為對手的專家收獲短期利益。

完全符合上述指標,為專家首選,比如醫學界的張文宏。

上述指標除了軟性指標之外,其它指標稍有偏差,不必苛求完美。專業性在,并不影響專家地位。畢竟,裁判者作為科學證據的“守門人”角色,關鍵不在于“面試”專家,而是通過專家的專門性知識加強心證,借助“外腦”補缺知識短板。在庭審中,裁判者如何能更好地借助專家知識,消除待證事實的知識障礙,是訴訟制度設計和正當程序的價值所在。

二、裁判者如何保障專家的說話與辯論?

如果裁判者職權主義色彩過濃,各類科學證據拍板就能斷案,那要的實際不是“外腦”,而是準許當事人的申請、讓專家在庭審中走過路過。如此,專家將不能真正發揮專門性知識的力量。保障各類專家各司其職,各行其是,才是對專業人才的尊重。裁判者怎么樣能有效使“外腦”真正發揮作用?

訴訟程序要求裁判者保持居中地位,遵循辯論原則和當事人主義。

知識點:當事人主義相對應的概念是職權主義。前者主張自由主義訴訟,各訴訟主體對各自行為承擔法律后果。原告主張什么,根據的事實是什么,以什么樣的證據證明其主張,均屬于當事人在訴訟規則框架范圍內的自決范疇,法院應當充分尊重當事人主張自由,盡量讓訴訟雙方充分調動積極性,行使抗辯權。職權主義以法官為中心,整個案件在法官的指揮引導中進行,當事人較為被動。職權主義模式容易導致法官僭越中立地位,當事人主義要求法官不能“管太多”。

在民事訴訟辯論原則下,當事人能不能“辯論”得精彩,關鍵不在于裁判者的水平,而在于兩造的訴訟代理人能否都挺直腰桿充分主張、異議。只要裁判者提綱挈領歸納爭議焦點,維持爭辯的文明氛圍,兩造在審判的交鋒中來回抗辯與再抗辯,觀點來回摩擦,裁判者認真傾聽雙方意見交鋒,往往有利于裁判者對于科學證據可采性的判斷。訴訟中的當事人主義不但體現司法中立之美、權利維護的立體層次感,充分的辯論也易以理服人,令人信服,最終真正達到定分止爭的裁判目標。畢竟心服口服,才是真的征服。

借鑒專家輔助人制度的質證規則,申請專家證人,強化專家證人證言或曰專家輔助人專家意見的證據效力,是需要通過強化質證程序實現的。對于富有舉證責任的,一方當事人需要通過直接詢問和交叉詢問展示或質疑科學證據,增強己方專家證言可采性,破解對方專家證言的可靠性。裁判者要充分讓專家意見“打架”,如有需要,雙方專家要進行當庭對質,使科學性、技術性知識越辯越明、越闡述越通俗易懂。防止知識權力因信息不對稱,誤導裁判者的事實認定或者逃避對專業性要素的司法審查。在此基礎上,裁判者評估科學證據、辨別科學證據真偽,使得證據力價值浮出水面、水到渠成。這也有利于法官對科學問題的說理,用簡明易懂的語言普及科學知識。

三、環境司法中不好好辯論,有什么壞處?

環境司法案件中,對于科學證據的舉證質證,要求律師不但要熟練掌握訴訟攻擊防御技法,同時能找到科學證據中的要害。律師既懂法律又懂技術最好,跨學科知識的豐富儲備,增強了律師對復雜事實判斷、關鍵證據識別增加了掌控力和內心確信。環境案件中,對于需要借助專門性知識,發現案件事實或者辨別事實真偽的,英美法系國家律師往往借助科技知識和科學證據的力量,提前申請科學。訴爭雙方都邀請專家出庭辯論、對質是較為常見的。

現實中,對于起到關鍵證據作用的科學證據,例如對于專家證詞、鑒定結論等證據,法官對科技證據依賴性非常強。根據筆者觀察,這也是環境實務法官在多個環境司法論壇上多次提及的現實困境。環境糾紛案件中,基于多方面的原因,對于科學證據往往存在辯論不足的缺憾。不管是環保組織提起的環境民事公益訴訟,還是檢察院提起的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或者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多數環境司法案件以調解、和解結案。訴爭雙方在程序上往往還沒“開打”,被告千方百計請求調解、和解之情形多發。而被告在訴訟程序中(往往是在正式庭審前)“繳械投降”,或自覺理虧,或經不起輿論壓力產生厭訴、怕訴心理,是對權力的恐懼,而非內心對于生態環境保護的意愿或法治的尊重,環境司法社會效果相對差。該現實困境,與環境司法專門化建設高昂的社會成本形成鮮明落差,也與環境公益訴訟制度的立法愿景和理論期待,相去甚遠。

從裁判者和學者的視角,非判決類環境司法案件的存在,嚴重阻礙了環境司法規則的完善,環境司法裁判者的專業技能也無法得到完整的訓練,使得司法專門化有名無實。

四、以后怎么辦?

首先,社會發展的信息化、科技化是潮流,環境司法涵蓋科學證據是一種專業趨勢,當事人和司法裁判者應直面知識“舒適圈”的突破,該學習就學習,尊重科學,尊重專業人才,善于跨學科交流,借助專業力量解決實際問題。當然,對于法學教育模式和特定學科設置,甚至學術研究方向,也是深層次需要引起反思和改革重視的。

其次,遵循辯論原則,限制和教育裁判者不宜過于積極主動依職權行使職能。訴訟程序中,裁判者無須立太多規矩,要給參與人更多自由發言、充分辯論的空間。注重對程序價值的提升,限制自身的權力行使,匡扶和衡平司法過程中的訴訟地位傾斜,營造民主氛圍。

阿克頓勛爵在《自由與權力》中寫道“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敗?!彪[藏在科學領域的知識權力也概不例外。而腐敗往往是從權力壟斷過程中積蓄的。要防范權力在科學的背后躲躲藏藏。不管是環境司法爭議解決中的科學證據質證,還是社會環境中的司法救濟,限制權力、保障權利是法治的核心。司法是正義的最后一道防線,秋后算賬和全面省思是十分必要的。套用當前流行的“應*盡*”表述,除了憲法不要亂改,其他該改的,應改盡改,迎接光明和審判。

參考文獻:

[1] [日]伊藤茲夫著,小林正弘、許可譯:《要件事實的基礎:民事司法裁判結構》,法律出版社2022年版;

[2] 周湘雄著,《英美專家證人制度研究》,中國檢察出版社2016年版;

[3] 李國光主編,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庭編著:《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行政訴訟證據若干問題的規定>釋義與適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2年版;

[4] 奚曉明主編,杜萬華副主編,最高人民法院環境資源審判庭編著:《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環境民事公益訴訟司法解釋 理解與適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15年版;

[5] 王亞新、陳杭平、劉君博著:《中國民事訴訟法重點講義》,高等教育出版社2022年版;

[6] 陳邦達,《科學證據質證程序研究》,載于《現代法學》

[7] 宋遠升,《專家輔助人制度適用迷思與建構——以法學與社會學為視角》,載《中國司法鑒定》2017年第2期;

[8] 金自寧:《專業知識與行政權力:我國環評審批制度的定位》,載《現代法學》2021年第3期。

相關條文附注: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2021修正)

第八十二條當事人可以申請人民法院通知有專門知識的人出庭,就鑒定人作出的鑒定意見或者專業問題提出意見。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2022修正)

第一百二十二條當事人可以依照民事訴訟法第八十二條的規定,在舉證期限屆滿前申請一至二名具有專門知識的人出庭,代表當事人對鑒定意見進行質證,或者對案件事實所涉及的專業問題提出意見。

具有專門知識的人在法庭上就專業問題提出的意見,視為當事人的陳述。

人民法院準許當事人申請的,相關費用由提出申請的當事人負擔。

第一百二十三條人民法院可以對出庭的具有專門知識的人進行詢問。經法庭準許,當事人可以對出庭的具有專門知識的人進行詢問,當事人各自申請的具有專門知識的人可以就案件中的有關問題進行對質。

具有專門知識的人不得參與專業問題之外的法庭審理活動。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2018修正)

第一百九十七條法庭審理過程中,當事人和辯護人、訴訟代理人有權申請通知新的證人到庭,調取新的物證,申請重新鑒定或者勘驗。

公訴人、當事人和辯護人、訴訟代理人可以申請法庭通知有專門知識的人出庭,就鑒定人作出的鑒定意見提出意見。

法庭對于上述申請,應當作出是否同意的決定。

第二款 規定的有專門知識的人出庭,適用鑒定人的有關規定。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行政訴訟證據若干問題的規定(2002年)

第四十八條對被訴具體行政行為涉及的專門性問題,當事人可以向法庭申請由專業人員出庭進行說明,法庭也可以通知專業人員出庭說明。必要時,法庭可以組織專業人員進行對質。

當事人對出庭的專業人員是否具備相應專業知識、學歷、資歷等專業資格等有異議的,可以進行詢問。由法庭決定其是否可以作為專業人員出庭。

專業人員可以對鑒定人進行詢問。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2020修正)

第十五條當事人申請通知有專門知識的人出庭,就鑒定人作出的鑒定意見或者就因果關系、生態環境修復方式、生態環境修復費用以及生態環境受到損害至修復完成期間服務功能喪失導致的損失等專門性問題提出意見的,人民法院可以準許。

前款規定的專家意見經質證,可以作為認定事實的根據。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