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情形下,不可抗力條款的適用

發布時間:2022-03-02

文 | 沈澄 匯業律師事務所 合伙人

不可抗力作為免責事由,廣泛存在于各國法律中。雖然各國法所稱“不可抗力”在外延上略有不同,但一般將“戰爭”或“武裝沖突”納入其中。

不可抗力最早起源于古羅馬法,《法國民法典》中直接采用了“不可抗力”一詞,經德國借鑒和發揚法國法的基礎上,另造給付不能制度。英美法系一般有相應的合同落空制度。國際商事法(如《聯合國國際貨物銷售合同公約》)上的相關規定也確立了不可抗力免責機制。我國現行法所規定的不可抗力免責制度來源于大陸法系,相關條款自《合同法》沿用至《民法典》。

無論是法教義學意義上,還是司法實踐中,提及不可抗力事件均是用于描述此種法律事實將產生的一定法律效果(通常是指免責),故本文為行文便利概以“不可抗力”涵蓋這一法律事實并其法律效果。

1. 烏克蘭發生的相關事件是否屬于不可預見的“不可抗力”?

依《民法典》第180條第2款,“不可抗力是不能預見、不能避免且不能克服的客觀情況”。實踐中,通常認為自然災害、社會突發事件和特定的政府行為可以構成不可抗力。其中,戰爭、武裝沖突、騷亂、暴動等社會突發事件是否一概構成“不可抗力”?

于三要件而言,不能避免和不能克服較好理解,主要應考察其是否“不能預見”。嚴格按照法律的文義解釋,不可抗力應當是“不能預見”的事件。但對“不可預見”的解釋應當合理,而不應過于嚴苛,否則所有“不可抗力”事件都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被當事各方所預見。例如武裝沖突,經由媒體反復渲染,當事人便可以知曉,如此便不構成不可抗力嗎?

具體就近期的烏克蘭問題[1]而言,該地區局勢的發展脈絡,至少有以下時間節點:

(1)2022年2月2日,美國宣布向歐洲增派部隊;

(2)2022年2月17日,烏東部地區發生了政府與民間武裝之間的沖突;

(3)2022年2月18日,民間武裝成立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

(4)2022年2月22日,俄羅斯承認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和盧甘斯克人民共和國。

無論締約方身處上述哪個時間節點上,經由媒體渲染,對于烏克蘭局勢緊張能夠有所了解甚至“預感”發生沖突,但并不能據此合理預見發生國家間的武裝沖突或戰爭。有些事件、現象即便存在“想象空間”,但因其未能預見,不宜要求締約過程中當事人具備過高的預見能力。

因此,從合理預見的角度出發,本文認為在烏克蘭發生的相關事件屬于“不可預見”的不可抗力。

2. 當事方是否還有必要履行“不可抗力”的通知義務?

依《民法典》第590條第1款,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應當及時通知對方,以減輕可能給對方造成的損失,并應當在合理期限內提供證明。

在成熟的商務合同中,一般會有更詳細的不可抗力條款,筆者以日常合同起草中會用到“不可抗力”條款為例,其中第7.2款即為不可抗力通知條款:

640.jpg

但疑問在于,現代通訊如此發達,諸如戰爭、洪水等典型的不可抗力事件一經發生即全球全媒體傳播,即便是普通人也將第一時間知曉該等情形,是否還有必要勞煩債務人向債權人通知不可抗力發生的事實?

我們認為仍有必要:

一來,同一事件在不同人眼里有不同的認識,“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

二來,不同人對信息的甄別能力仍有不同,有時會出現“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的當局者迷;

三來,不可抗力發生是否必然對系爭合同的履行產生影響、債務人是否有較為妥善的替代措施,應由債務人予以說明債權人始能明確,以免誤了債務人“縱有狂風平地起,我亦乘風破萬里”的美意。

其中關鍵的理論根基在于,“不可抗力”免責通知是一項不真正義務。不真正義務是指合同相對人不得請求義務人履行,義務人違反亦不會發生損害賠償責任,而僅使負擔此義務者遭受權利減損或喪失后果的義務。

就烏克蘭問題而言,如債務人與債權人所訂立的合同可能因2022年2月17日的烏東地區武裝沖突而實際無法履行,而與普通人所知曉的2022年2月24日爆發的武裝沖突起算時間不一致,將直接影響不可抗力事件的免責時間范圍。申言之,如債務人未能于2月17日有效通知債權人,則其對于2月17日至2月24日之間的遲延履行或履行不能所享有的免責優待將喪失。

3. 結語

雖然我國目前直接受“烏克蘭問題”影響較小,但長期來看武裝沖突、戰爭以及相關國家的經濟制裁,對我國涉歐涉俄國際貿易、航運等商務活動仍有可能帶來波及。為幫助企業減少因該問題產生的不利影響,我們也建議企業盡早做好準備,尤其是梳理好目前已締結正在履行中的涉歐涉俄的買賣、運輸、建設工程、服務、金融類合同。

注釋

[1]為求嚴謹,本文按照國務院網站2022年2月26日刊發的《王毅闡述中方對當前烏克蘭問題的五點立場》中的措辭,將相關國際事件簡稱為“烏克蘭問題”。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