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助力中小微企業發展20條”對建筑工程和房地產企業的影響

發布時間:2022-03-01

引言

2022年1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發布《關于充分發揮司法職能作用 助力中小微企業發展的指導意見》(簡稱“司法助力中小微企業發展20條”),旨在為中小微企業發展營造公平競爭、誠信經營的市場環境,解決中小微企業“急難愁盼”的突出問題。其中,第12條、13條、14條涉及對中小微企業建設工程領域工程款催收和房屋銷售資金監管賬戶、農民工工資專用賬戶及保證金賬戶的使用問題。為此,匯業律師針對上述三條,就“司法助力中小微企業發展20條”覆蓋的中小微企業范疇、中小微企業賬款案件“綠色通道”、市場優勢主體(國家機關、事業單位、大型企業)對中小微企業的損害行為、商品房銷售資金監管賬戶、農民工工資專用賬戶及保證金賬戶使用等問題逐一進行解讀。

解讀一:哪些市場主體將享受“司法助力中小微企業發展20條”的政策紅利

最高人民法院本次的指導意見,其主體范圍界定為“中小微企業”,因此,要準確理解“司法助力中小微企業發展20條”,首先要明確適用上述20條的主體范圍。

1. 關于中小微企業劃分標準的現有規定

2011年6月,工業和信息化部、國家統計局、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財政部發布《中小企業劃型標準規定》(工信部聯企業〔2011〕300號),根據上述標準規定,建筑工程行業和房地產行業的劃分指標為:

微信圖片_20220301160012.jpg

建筑業:營業收入80000萬元以下或資產總額80000萬元以下的為中小微型企業。其中,營業收入6000萬元及以上,且資產總額5000萬元及以上的為中型企業;營業收入300萬元及以上,且資產總額300萬元及以上的為小型企業;營業收入300萬元以下或資產總額300萬元以下的為微型企業。

房地產開發經營行業:營業收入200000萬元以下或資產總額10000萬元以下的為中小微型企業。其中,營業收入1000萬元及以上,且資產總額5000萬元及以上的為中型企業;營業收入100萬元及以上,且資產總額2000萬元及以上的為小型企業;營業收入100萬元以下或資產總額2000萬元以下的為微型企業。

2. 中小微企業劃分標準的變化

2021年4月,工信部出臺《中小企業劃型標準規定(修訂征求意見稿)》。根據該征求意見稿,建筑行業和房地產行業對于中小微企業營業收入和資產總額的指標相比2011年增加了數倍甚至十倍,根據原有標準認定為大、中型企業的部分主體納入小微企業范圍:

微信圖片_20220301160016.jpg

3. 對于大型企業下屬子公司或控股公司主體認定標準

根據《中小企業劃型標準規定(修訂征求意見稿)》,為解決實踐大型企業所屬子公司因符合中小企業劃型定量標準,擠占中小企業有限的政策資源或懸空大型企業法律責任義務問題,本次修訂增加“定性”標準,即使“符合中小企業劃型定量標準,但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視同大型企業”:

其一,單個大型企業或大型企業全資子公司直接控股超過50%的企業;

其二,兩個以上大型企業或大型企業全資子公司直接控股超過50%的企業;

其三,與大型企業或大型企業全資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為同一人的企業。

解讀二:開通中小微企業應收賬款“綠色通道”

 “司法助力中小微企業發展20條”提出,將拖欠中小微企業賬款案件納入辦理拖欠農民工工資案件的快立快審快執“綠色通道”,確保農民工就業比較集中的中小微企業及時回籠賬款,及時發放農民工工資;開展拖欠中小微企業賬款案件專項執行行動。

1. “綠色通道”的優勢

自2004年以來,最高人民法院為解決農民工工資支付的訴訟問題,多次發文予以關注。2019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再次下發《關于進一步加強拖欠農民工工資案件審判執行工作的通知》,要求各級法院對涉及農民工工資支付案件實行“快立、快調、快審、快執”的“四快”原則。為此,各地法院根據自身情況均開通了農民工工資案件的“綠色通道”。農民工“綠色通道”具有以下優勢:

其一,實行一站式服務。農民工工資案件提供一站通辦、一網通辦、一號通辦、一次通辦的一站式訴訟服務。特別是在目前各家法院年底為完成結案率拒絕受理新案件的局面下,農民工工資案件要求有案必立,有訴必理,拒絕拖延立案。

其二,調解、審結快。部分法院要求從立案到審結30天內完成,甚至個別法庭能夠實現7天結案。人民法院還可以運用先予執行程序、簡易程序和小額速裁程序等,快立、快審,提高審判效率。

其三,辦案力度大。針對群體性或涉案金額較大的案件,法院要掛牌督辦。同時法院會發揮刑法打擊拒不支付勞動報酬、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等犯罪行為的威懾作用,對惡意欠薪構成犯罪的,堅決依法嚴厲懲處。

其四,優先執行,且執行措施多樣化。對于農民工工資支付案件,各法院在每年年底都會組織開展專項集中執行活動,優先立案、優先執行、優先發放案款。同時,法院會加大失信懲戒、限制高消費、限制出境、罰款拘留等執行措施的適用力度;并快速實施凍結、扣押、查封、拍賣、變賣等強制措施。

一旦中小微企業賬款案件適用“綠色通道”,將作為法院優先承辦案件,快速處理,極大緩解實踐中案件久拖不決、久執不決的局面。

2. 適用“綠色通道”的中小微企業賬款案件范圍

“司法助力中小微企業發展20條”只是提到了對于農民工就業集中,發放農民工工資的案件優先保障,但是對于中小微企業涉及的“賬款案件”的范圍并沒有明確規定。因此,哪些案件可以認定為“賬款案件”存在定義和范圍不明的情況。

匯業律師認為,對于“賬款案件”的定義可以參考2020年1月1日起施行的《應收賬款質押登記辦法》(中國人民銀行令〔2019〕第4號)。該辦法第二條規定“本辦法所稱應收賬款是指權利人因提供一定的貨物、服務或設施而獲得的要求義務人付款的權利以及依法享有的其他付款請求權,包括現有的和未來的金錢債權,但不包括因票據或其他有價證券而產生的付款請求權,以及法律、行政法規禁止轉讓的付款請求權。

本辦法所稱的應收賬款包括下列權利:

(一)銷售、出租產生的債權,包括銷售貨物,供應水、電、氣、暖,知識產權的許可使用,出租動產或不動產等;

(二)提供醫療、教育、旅游等服務或勞務產生的債權;

(三)能源、交通運輸、水利、環境保護、市政工程等基礎設施和公用事業項目收益權;

(四)提供貸款或其他信用活動產生的債權;

(五)其他以合同為基礎的具有金錢給付內容的債權。

匯業律師認為,“司法助力中小微企業發展20條”所指的“賬款案件”至少應當具備以下條件:

其一,賬款案件必須以給付金錢內容為前提。對于非給付金錢的其他義務,不屬于賬款案件,如其他履行行為、排除妨害、賠禮道歉等等。

其二,賬款案件應當基于經營性活動產生,包括銷售貨物、提供勞務、租用設施等法律行為。非經營性活動產生的債權不屬于賬款案件。

其三,賬款案件系基于合同行為產生的債權。這也排除了因無因管理、不當得利、侵權產生的債務類型。

解讀三:嚴禁國家機關、事業單位和大型企業惡意拖欠中小微企業款項

鑒于市場活動過程中存在著,國家機關、事業單位及大型企業處于優勢地位,濫用市場支配地位,以各種理由惡意拖延向中小微企業付款,甚至某些國家機關拒付款項達數年之久,遲遲不能解決的問題。為此,“司法助力中小微企業發展20條”第13條特別進行了規定:

1. 對于機關、事業單位和大型企業以明顯不合理的理由拒絕或者延遲向中小微企業支付賬款,人民法院應支持中小企業訴求。實踐中,除了“司法助力中小微企業發展20條”提出的“以法定代表人或者主要負責人變更”、“履行內部付款流程”、“在合同未作約定的情況下以等待竣工驗收批復、決算審計”等常規理由之外,國家機關和事業單位拖延付款的理由還包括:本年度財政預算不足、項目預撥款項被挪用、政府決策項目中途下馬或削減了預算資金、竣工驗收后需等待財政審計結果等等。上述五花八門的理由,給中小微企業的經營造成了極其嚴重的后果。

2. 對于機關、事業單位和大型企業以實現其變相拖延、減少支付應付賬款而達成的協議或約定,人民法院應當依法撤銷。

“司法助力中小微企業發展20條”還提出,對于機關、事業單位和大型企業就拖欠賬款問題迫使中小微企業接受不平等條件,達成與市場價格明顯背離的以物抵債協議或者約定明顯不合理的支付期限、條件,中小微企業以顯失公平為由請求撤銷該協議或者約定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上述問題在房地產領域尤其明顯。大型地產開發商為了減少施工方或供應商的價款,采取的措施包括但不限于:以高于市場價格的方式“以房抵債”;或將流動性極差的商鋪、車庫、寫字樓抵償給施工單位或材料供應商;或強制要求施工單位接受其企業開具的商票,但是對于商票承兌期限內的利息損失或資金占用費不予承擔,變相拖延付款時間并實際減少了應付款的金額,更有甚者,其商票到期根本無法承兌;部分開發商或總承包商在結算過程中強制性要求下浮點位結算,部分企業下浮點位超過6個點,個別企業甚至要求下浮15個點,逼迫中小微企業接受。

對于以上不合理、不公平的協議,中小微企業可以根據《民法典》第一百五十一條,第一百五十二條之規定要求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撤銷。中小微企業行使撤銷權的,應當在知道或應當知道撤銷事由發生后一年內行使。

解讀四:依法維護購房者合法權益,商品房預售資金監管賬戶??顚S?,不得扣劃

長期以來,盡管法律和部委規章均要求對商品房預售資金監管賬戶??顚S?,但是實踐過程中,挪用專用資金、通過虛假合同套取專用資金、違法扣劃專用資金的情形屢屢發生,導致施工企業不能按時獲得工程款,爛尾工程時常發生。

《中華人民共和國城市房地產管理法》第四十五條第(四)項條規定“商品房預售所得款項,必須用于有關的工程建設”。住房和城鄉建設部《關于進一步加強房地產市場監管完善商品住房預售制度有關問題的通知》(建房[2010]53號)第二條第(九)項規定“完善預售資金監管機制規定。商品住房預售資金要全部納入監管賬戶,由監管機構負責監管,確保預售資金用于商品住房項目工程建設;預售資金可按建設進度進行核撥,但必須留有足夠的資金保證建設工程竣工交付”?!冻鞘猩唐贩款A售管理辦法》(建設部令第131號)第十一條規定“開發企業預售商品房所得款項應當用于有關的工程建設”。但是,上述規定仍然無法阻止銷售專項資金另做他用的情形,造成地產企業不能按期交房甚至長達十年不能交付的后果,引起了嚴重的社會問題。

為此,最高人民法院在“司法助力中小微企業發展20條”中再一次重申對于房地產銷售監管賬戶資金的使用原則。根據“司法助力中小微企業發展20條”的規定:

1. 人民法院凍結商品房預售資金監管賬戶的,應當及時通知當地住房和城鄉建設主管部門。

2. 除當事人申請執行因建設該商品房項目而產生的工程建設進度款、材料款、設備款等債權案件外,在商品房項目完成房屋所有權首次登記前,對于監管賬戶中監管額度內的款項,不得采取扣劃措施。

3. 人民法院采取凍結措施的,不得影響賬戶內資金依法依規使用。此處的資金使用,指的是開發商利用專有賬戶資金向施工企業或供應商支付工程款、材料款、設備款等因施工行為產生的款項。不在此款項范圍內的不能支付。

匯業律師認為,對于實踐中時常發生的各開戶行違反資金監管協議和當地商品房預售資金監管賬戶使用辦法,審查不嚴或沒有審查,導致專項賬戶資金被套取、挪用的行為,應當及時反映并由當地主管部門予以處罰。施工企業對于各開戶行違反監管規定導致專用資金被挪用以致無法支付工程款的行為,可以提起侵權之訴,要求其進行賠償。

解讀五:依法保護農民工合法權益,農民工工資專用賬戶和工資保證金賬戶內資金??顚S?/strong>

2020年5月1日開始實施的《保障農民工工資支付條例》第二十六條規定“施工總承包單位應當按照有關規定開設農民工工資專用賬戶,專項用于支付該工程建設項目農民工工資”。第三十二條規定“施工總承包單位應當按照有關規定存儲工資保證金,專項用于支付為所承包工程提供勞動的農民工被拖欠的工資”。第三十三條規定“除法律另有規定外,農民工工資專用賬戶資金和工資保證金不得因支付為本項目提供勞動的農民工工資之外的原因被查封、凍結或者劃撥”。

事實上,從《保障農民工工資支付條例》實施之后,拖欠農民工工資問題已經得到極大的改善,各地拖欠事件逐步減少。由于農民工工資問題涉及民生和社會穩定問題,最高人民法院在“司法助力中小微企業發展20條”的第14條仍然專門強調了對農民工工資賬戶和保證金賬戶的使用問題。

1. 人民法院可以對農民工工資賬戶和保證金賬戶采取預凍結措施,但是不得采取扣劃措施。這也就意味著,在農民工工資全部清償完畢之前,其他債權人不得執行該賬戶內的資金。農民工工資對該賬戶內的資金享有法定的優先權。

2. 農民工工資賬戶和保證金賬戶應當??顚S?,除發放本項目農民工工資外,其他項目均不可使用該賬戶內資金。

此外,為了防止施工方或分包商套取農民工工資專用賬戶內的資金,各方均有義務對賬戶的使用進行監管,加強對現場勞務人員的實名制登記和打卡管理,通過日常統計和考勤,特別是人臉電子識別系統等技術手段實現現場勞務人員的甄別,以避免部分施工單位通過虛構現場人數、提供虛假姓名和信息、虛高工資數額等方式套取專用賬戶內的資金。

通過以上解讀,匯業律師認為,“司法助力中小微企業發展20條”的規定并沒有脫離法律法規的規定,屬于對法律法規具體適用的指導性意見。結合當下疫情肆虐,企業尤其是中小微企業舉步維艱的背景,“司法助力中小微企業發展20條”屬于司法機關提出的針對性解決中小微企業經營困難的具體舉措。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