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爭議解決:虛擬治理成本法,環境定損“必殺技”?

發布時間:2021-11-01

文 | 張秀秀 匯業律師事務所 合伙人

環境損害是指因污染環境或破壞生態行為導致人體健康、財產價值或生態環境及其生態系統服務的不利改變。由于環境損害難以估量,環境司法實踐中,如何對環境損害進行量化,是環境司法普遍難題。實踐中,環境司法鑒定早已成為環境司法案件中的黃金證據,法律依仗專業技術背書的依賴性強度極大。虛擬治理成本法解決了環境損害“難計算、難舉證”的問題,幾乎成了環境司法鑒定這一黃金證據的黃金方法。自2015年以來,虛擬治理成本法廣泛運用于環境公益訴訟案件、生態損害賠償案件。據不完全統計,以“虛擬治理成本法”為關鍵詞在威科信息系統檢索全文公開的裁判文書,共有213份。其中民事判決書131份,刑事判決書73份(其中,江蘇省32份,占比較大)[1]。與此同時,虛擬治理成本法的司法適用也存在一定認識誤區,引發環境司法裁判新障礙,系環境司法適用疑難問題。

一、 “虛擬治理成本法”的概念

虛擬治理成本法是環境價值評估方法之一。環境價值評估方法包括直接市場價值法、揭示偏好法、效益轉移法和陳述偏好法。虛擬治理成本法在生態環境損害評估方法的邏輯關系見下圖1:

環境爭議解決:虛擬治理成本法,環境定損“必殺技”

圖1:生態環境損害評估方法

虛擬治理成本是按照現行的治理技術和水平治理排放到環境中的污染物所需要的支出。虛擬治理成本法適用于環境污染所致生態環境損害無法通過恢復工程完全恢復、恢復成本遠遠大于其收益或缺乏生態環境損害恢復評價指標的情形。以公式表示虛擬治理成本法計算要素:單位治理成本X污染物排放量X系數。

二、 虛擬治理成本法的相關規范沿革

2011年5月25日,生態環境部(原國家環境保護部)以部門規范性文件的形式發布《關于開展環境污染損害鑒定評估工作的若干意見》(環發〔2011〕 60 號)及其附件《環境污染損害數額計算推薦方法(第 I 版)》,初步建立了生態環境損害鑒定評估技術規范體系。推薦方法在“污染修復費用”中首次提出“如果環境污染事故和事件發生后,制定了詳細完整的污染修復方案,以實際修復工程費用作為污染修復費用。如果無法得到實際修復工程費用,本《方法》推薦采用虛擬治理成本法和/或修復費用法計算?!?/p>

2014年10月24日,生態環境部(原國家環境保護部)環境規劃院修訂發布《環境損害鑒定評估推薦方法(第II版)》,該技術規范適用于因污染環境或破壞生態行為(包括突發環境事件)導致人身、財產、生態環境損害、應急處置費用和其他事務性費用的鑒定評估,不適用于因核與輻射所致環境損害的鑒定評估。突發環境事件應急處置階段環境損害評估適用《突發環境事件應急處置階段環境損害評估技術規范》。

2017年,江蘇省生態環境廳(原江蘇省環境保護廳)致函生態環境部(原國家環境保護部)請示關于生態環境損害評估虛擬治理成本法運用問題(蘇環辦〔2017〕29號,2017年9月15日,生態環境部作出《關于生態環境損害鑒定評估虛擬治理成本法運用有關問題的復函》( 環辦政法函〔2017〕1488號)[已失效],結合生態環境損害鑒定評估實踐情況,編制形成《關于虛擬治理成本法適用情形與計算方法的說明》。

2020年12月31日,生態環境部同有關部門制定了《生態環境損害鑒定評估技術指南 總綱和關鍵環節 第1部分:總綱》等六項標準,包括:

環境爭議解決:虛擬治理成本法,環境定損“必殺技”

上述標準自2021年1月1日施行。司法實踐中,虛擬治理成本法在水污染責任糾紛案件中的適用最為常見。

三、 虛擬治理成本法在環境司法實踐中的應用

(一)虛擬治理成本法在司法判例中的運用

環境爭議解決:虛擬治理成本法,環境定損“必殺技”

環境爭議解決:虛擬治理成本法,環境定損“必殺技”

此外,還有較多民事、刑事案件采用虛擬治理成本法計算生態損害賠償責任。虛擬治理成本法又因相關案件被確立為指導案例、公報案例,進一步強化了虛擬治理成本法的運用。

(二)“虛擬治理成本法”適用困境

由于環境損害難以估量,環境司法實踐中,如何對環境損害進行量化,是環境司法普遍難題。實踐中,環境司法鑒定早已成為環境司法案件中的黃金證據,法律依仗專業技術背書的依賴性強度極大。虛擬治理成本法解決了環境損害“難計算、難舉證”的問題,幾乎成了環境司法鑒定這一黃金證據的黃金方法。從上述典型案例中,沒有一例虛擬治理成本法不適用的情形。然而,虛擬治理成本法真的是環境定損方法中的“東方不敗”嗎?實踐中,存在兩種常見誤區:

誤區一:鑒定單位具有司法鑒定資質,鑒定報告絕對權威。

生態環境部關于生態損害賠償鑒定工作,是處于實踐摸索的過程,相關實踐運用和成果總結處于變動狀態。在鑒定評估機構推薦名錄方面,生態環境部分別于2014年、2016年、2020年發布了3批次共42家鑒定機構,該些鑒定機構在全國地理與實際市場供需關系并不均衡,有些機構對于生態損害評估鑒定經驗并不豐富。這就涉及到專業技術性判斷結論的權威性問題。

誤區二:委托單位系為維護公共利益損害,索賠金額不可調整。

實務中,律師遇到提起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的公益訴訟起訴人較為強勢,存在公共利益起訴索賠金額不可調整的認識誤區。環境司法是在社會主義法治體系中建立并發展,同樣須以事實為根據,以法律為準繩。實踐中,常常存在的爭議包括:虛擬治理成本法中單位治理成本的確立、污染物排放量的計算與確定、虛擬治理成本系數選擇、應急處置費用是否抵扣等問題。

律師認為,為公平公正行使環境司法權,提高環境司法裁判文書說理性和公眾可接受度,虛擬治理成本法的司法適用應當形成一定的司法審查標準,環境資源審判應當加強科技、環境工程領域相關證據的司法審查能力,強化環境司法審判說理。同樣,律師在代理環境相關爭議案件時,也應當對關鍵證據中的環境技術標準、相關規范有所研究,幫助法官查明環境損害事實及相應責任后果是否存在、存在多少形成更專業、更權威的判斷,從而成功維護客戶的最大合法權益,維護社會公平公正。

腳注:

[1] 檢索時間:2021年9月15日。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