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尺竿頭思更進”——CPTPP與RCEP原產地規則之比較

發布時間:2021-10-13

文 | 楊杰 合伙人 李志 匯業律師事務所

一、序言

2021年9月16日,中國商務部部長王文濤正式向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Agreement for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以下簡稱CPTPP)保存方新西蘭貿易與出口增長部部長奧康納提交中國正式申請加入CPTPP的書面信函,邁出中國對外投資與經濟增長的重要一步。值得一提的是,在亞太經合組織第二十七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前夕,即2020年11月15日,中國已經簽署RCEP(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時隔不到一年中國又高調宣布要加入CPTPP,一時引起國際社會熱議。中國加入RCEP后,本文作者已專門撰寫“機遇和挑戰——RCEP原產地規則之解析”一文,對RCEP中的特色內容——原產地規則,作了重點理解。同時注意到,CPTPP中的原產地規則,亦頗具特色。以下首先針對CPTPP原產地規范進行分析,復反觀RCEP原產地規則相關內容進行比較,最后得出結論??紤]到原產地規范中各個規則之間的重要性及可比性,本文僅針對CPTPP以及RCEP原產地規范中的區域價值成分要件、累積規則、原產地證明和關稅減免效應四個方面,進行比較層面的分析。

二、區域價值成分要件

(一)CPTPP中的區域價值成分要件

CPTPP對原產貨物的界定,采取“形式上的三分法”。對于使用非原產材料生產的貨物,如何具備CPTPP項下的原產貨物資格,需要重點說明,這就要分析CPTPP原產地規則中的區域價值成分要件。

根據CPTPP第3.5條之規定,原產貨物的區域價值成分(RVC),應按照價格法、扣減法、增值法及凈成本法四個公式進行計算,以識別貨物是否滿足原產地條件。CPTPP第3.5條所規定的四個RVC計算公式分別如下。

1. 價格法

2. 扣減法

3. 增值法

4. 凈成本法(僅適用于汽車產品)

對于上述CPTPP中的四個RVC計算公式,需要重點說明以下三點內容。

第一,CPTPP并未對上述RVC規定一個統一數值,作為貨物取得原產地資格的標準;而是根據CPTPP附件3-D,通過不同計算方法得出的RVC,只要有一個滿足CPTPP附件3-D中的具體要求,貨物就可以獲得原產地資格。比如,對于HS編碼為6702.10的商品而言,在適用價格法公式時,RVC應不低于55%;在適用扣減法公式時,RVC應不低于45%;在適用增值法公式時,RVC應不低于35%。無論采取哪一計算公式,只要其中一個RVC結果符合標準,貨物就能取得CPTPP項下的原產地資格。再如,對于HS編碼為70.05的商品而言,在適用價格法公式時,RVC應不低于50%;在適用扣減法公式時,RVC應不低于40%;在適用增值法公式時,RVC應不低于30%。同樣,無論采取哪一計算公式,只要其中一個RVC結果符合標準,貨物就能取得CPTPP項下的原產地資格。

第二,CPTPP針對汽車產品,提供專門的RVC計算公式——凈成本法,體現出對汽車產品原產地資格確定的嚴格與慎重。至于CPTPP為何專門針對汽車產品,提供RVC計算公式。本文認為,對汽車產品設置專門的RCV要求,會促使生產商前往區域內投資建廠,盡可能利用區域內零件生產汽車,以謀求協定稅率的適用。實則,對汽車產品專門設置RVC標準,并非CPTPP的獨有特質。USMCA(美墨加協定)也將RVC比例的變更,聚焦于汽車產業,兩者具有異曲同工之妙。

第三,CPTPP提供四個RVC計算公式,允許企業根據自身產品特點靈活選擇不同的RVC計算方法。在不同的RVC計算公式下,只要符合其一,即可獲得原產資格。因此,更有助于企業享受CPTPP優惠關稅條款,進而提高CPTPP項下協定稅率的利用效率。

(二)與RCEP區域價值成分的比較分析

有關區域價值成分要件,RCEP提供扣減法與累加法兩個并行的計算公式。并且,RCEP明確規定,無論是采取扣減法公式,還是累加法公式,RVC都必須大于等于百分之四十(RVC40),使用非原產材料生產的貨物才能取得原產貨物資格。由此可知,在區域價值成分要件計算方面,CPTPP與RCEP存在顯著差別,具體包括以下兩點。

其一,RCEP僅提供扣減法與累加法兩個公式,在計算與選擇方面,頗為簡單。然而,CPTPP提供RCV計算的四個公式,除去扣減法之外,其它三個公式,RCEP均未有規定。又因扣減法公式與累加法公式存在同質性,因此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說,CPTPP中的四個RVC計算公式,實際上已經囊括RCEP中的兩個RVC計算公式。這對區域產業鏈的組合而言,無疑是一種加強。

其二,RCEP明確規定,當且僅當RVC≥40%,非原產材料生產的貨物才具備原產貨物資格。RCEP中的RVC40,為原產地資格的確認,提供統一明確標準,而非如CPTTP般,采取差異化的RVC標準。但是,需要引起重視的是,縱觀CAFTA(中國-東盟自貿協定)、USMCA、CPTPP以及RCEP,不難發現,RVC40是一種相對簡潔、保守且限制性較低的計算標準。與CPTPP中的具體規定相比,RVC40大致為CPTPP的平均水平(從前文所舉HS編碼分別為6702.10、70.05商品的RVC要求,可窺見一斑)。這或許是RCEP作為為全球規模最大的自貿協定,必然會作出的妥協。

三、累積規則

(一)CPTPP中的累積規則

為擴展原產地規則的適用范圍,CPTPP第3.10條對累積規則作出規定,相關條文如下:

  • 每一締約方應規定,如一個或多個締約方的原產貨物或材料在另一締約方領土內用于生產另一個貨物,則該貨物或材料應被視為原產于該另一締約方。(第2款)

  • 每一締約方應規定,為確定一貨物的原產地,在一個或多個締約方領土內由一個或多個生產商使用一非原產材料所從事的生產活動可計入該貨物的原產成分,無論該生產活動是否足以賦予該材料本身原產地位。(第3款)

CPTPP第3.10條第2款規定的是傳統累積(或稱“雙邊累積”)規則。有關傳統累積規則,中國現行《海關進出口貨物優惠原產地管理規定》第六條已置有明文。傳統累積規則適用的前提條件是,用以生產“另一貨物”的貨物或材料,必須先取得原產資格,之后,方能在締約方進行累積。比如,日本與新西蘭同作為CPTPP的締約方,日本從新西蘭進口原產于新西蘭的牛奶,之后加工為高檔奶粉,則牛奶視為原產于日本。

累積規則的創造性規定,出現在CPTPP第3.10條第2款。根據該款規定,使用非原產材料所從事的生產活動可計入該貨物的原產成分。亦即,縱使生產材料在CPTPP項下,不具備原產資格,CPTPP第3.10條第2款依舊允許進行累積,這就是所謂的“完全累積”(或稱“生產累積”)規則。完全累積使得對不具備原產資格貨物的加工過程增值,也可進行累積,計入區域增值;因此,是更加寬松自由的累積規則。比如,日本從澳大利亞進口B零件,用于生產A商品(假設采取RVC為50%的標準),A商品售價為10000美元。這10000美元中,包括日本國內的加工增值3000美元,澳大利亞出口的B零件價值7000美元。澳大利亞出口的B零件價值7000美元中,有5000美元的成分來自CPTPP之外。若澳大利亞也采取RVC為50%的標準,因B零件中的5000美元價值來自域外,B零件不能在澳大利亞取得原產地資格((7000-5000)/7000=28.6%<50%)。若不適用CPTPP第3.10條第2款,日本進口B該零件后,對其加工增值3000美元,最終A產品RVC僅為30%(3000/10000),不能獲得CPTPP下的原產地資格。若適用CPTPP第3.10條第2款,使用非原產材料(B零件)所從事的生產活動(增值2000美元)可計入該貨物的原產成分,再加之日本對A商品加工增值3000美元,則最終A產品的RVC為50%((3000+2000)/10000),A產品取得CPTPP下的原產地資格,具備適用CPTPP協定稅率的前提條件。

CPTPP第3.10條第2款所規定的完全累積規則,一方面會有力推動CPTPP區域內企業在本區域內進行生產與采購,促進區域整體經濟發展;另一方面,也會出現強烈的排外效應,排斥區域外材料的生產及采購。

(二)與RCEP累積規則的比較分析

累積規則,是RCEP原產地規定中的特色內容。根據RCEP第3章第4條第1款之規定,凡從RCEP締約國進口具備原產資格的材料,作為生產材料進行加工,則進口的材料視為原產于加工國。這與CPTPP第3.10條第2款的規范不謀而合,兩者均屬于傳統累積規則。RCEP累積規則的創造性規定為,RCEP第3章第4條第2款。根據該款規定,可將累積的適用范圍,擴大到各締約方內的所有生產和貨物增值。進言之,“所有生產和貨物”,不僅包括原產貨物,也包括非原產貨物。需要特別指出的是,RCEP第3章第4條第2款,目前并非RCEP的生效條文,而是留待締約方在五年之內審議。但反觀CPTPP第3.10條第2款,其并無審議要求,而是明確予以規定的條文。

未來RCEP是否能夠順利轉向CPTPP,即允許對非原產材料進行的生產活動,計入原產成分進行累積,值得注目。

四、原產地證明

(一)CPTPP中的原產地證明

原產地證明,是貨物“國籍”的法定證明文件。為確定協定關稅稅率能否適用,CPTPP第3.20條第1款對原產地證書作了規定。與CAFTA相同,CPTPP只規定,原產地證書是原產地證明的唯一法定文件,并且,在具體規范內容上,條文也較為簡單。除此之外,原產地證書由出口商、生產商或進口商進行填寫。

(二)與RCEP原產地證明的比較分析

有關原產地證明,RCEP第3章第16條明確規定三種形式。其一,簽證機構簽發的原產地證書,具有原產地證明效力。其二,根據RCEP第3章第21條,締約方所授予資格的“經核準出口商”,可自行出具原產地聲明;原產地聲明,同樣具有原產地證明效力。其三,RCEP第3章第16條第1款第3項還規定“出口商或生產商出具的原產地聲明”;此類原產地聲明完全由企業自主出具,不受經核準出口商資格限制,但由各締約方在一定期限內落實。對于中國而言,應當在RCEP生效之日起 10 年內實施“出口商或生產商出具的原產地聲明”制度。當前,就中國加入的自貿協定而言,無論是《中國——瑞士自由貿易協定》、《中國——澳大利亞自由貿易協定》、《中國——冰島自由貿易協定》,還是CAFTA,均未規定“出口商或生產商出具的原產地聲明”。因此,可以預見,RCEP所規定的“出口商或生產商出具的原產地聲明”,在中國落地實施后,會有力提升中國企業的對外貿易便利度。

經過前述對CPTPP原產地證明以及RCEP原產地證明的介紹,不難發現,CPTPP所規定的原產地證明僅為原產地證書,在形式上較為單一,并未規定原產地證書之外的原產地聲明。反觀RCEP,其不僅將原產地證明劃分為原產地證書與“經核準出口商”出具的原產地聲明,還創造性地引入“出口商或生產商出具的原產地聲明”這一制度,在立法技術上,頗值稱贊。

五、關稅減免效益

(一)CPTPP帶來的關稅減免效應

CPTPP作為迄今全球開放水平最高的自貿協定,最終目標是區域內商品流通實現零關稅。CPTPP第2章“貨物的國民待遇和市場準入”規定,締約國應加快減讓至零關稅。只是這種零關稅的目標,需要通過立即或十年內線性降稅的方式實現。目前CPTPP具有十一個成員國,其中,只有日本與加拿大的GDP位居全球前十。CPTPP成員方的GDP總額,也僅占全球GDP總額的13%。但這絲毫不會影響,CPTPP高水平自貿協定的地位。CPTPP的最終目標是,通過協定稅率的適用,使得區域內除日本之外的其它成員間99%以上的商品,實現零關稅。如此之高的降稅比重,對于CPTPP締約國而言,無疑會在經濟層面帶來更多收益。比如,2018年12月30日,CPTPP正式生效后,日本自澳大利亞進口的牛肉,關稅稅率立即從38.5%下調至27.5%,導致日本的牛肉進口量相比于同期而言,猛增1.5倍。而對于未加入CPTPP的美國而言,其牛肉出口至日本時,仍要面對高達38.5%的進口關稅。另外需要附帶說明的是,CPTPP所帶來的關稅減免效應,不僅僅限于傳統貨物貿易,還輻射到服務貿易、知識產權等領域。

(二)與RCEP關稅減免效應的比較分析

在關稅減免方面,RCEP同樣是通過協定稅率適用的方式,實現立即降稅或10年內逐步降稅的目標。一方面,在區域內商品零關稅的自由流通上,RCEP的最終目標是,90%的商品實現零關稅,相較于CPTPP所設定的99%的目標而言,稍有遜色。這體現出,RCEP締約方在經濟發展水平與產品自由化流動方面,與CPTPP之間存在的差距。另一方面,RCEP所帶來的關稅減免效應,很大程度上還停留在傳統貨物貿易方面(并且,保持一定的農產品配額),相較于CPTPP而言,存在領域局限性。未來惟寄希望于RCEP各個締約方之間通過溝通、談判與努力,逐步提高零關稅商品所占比重以及零關稅商品所適用的領域,進而縮小與CPTPP之間的差距。

六、結論

無庸置疑,CPTPP作為迄今全球開放水平最高的自貿協定,其原產地規則的影響力,不容小覷。正基于此,本文對CPTPP及RCEP原產地規則中的相關內容,作了比較分析,具體包括區域價值成分要件、累積規則、原產地證明與關稅減免效應四個維度。就結論而言,CPTPP原產地規則中的內容,在各方面與RCEP,尚有出入。具體言之,在區域價值成分要件方面,CPTPP提供RVC計算的四個公式,并且未對RVC設置統一標準;而RCEP僅采取兩個公式,并且將RVC限制為40%。CPTPP在RVC的計算方面,為締約方提供更大靈活性與自主性,應值得稱贊。在累積規則方面,CPTPP不僅允許具備原產資格的貨物進行累積,還允許對非原產貨物的加工增值進行累積,已超越RCEP目前僅允許對原產貨物進行累積。在原產地證明方面,CPTPP僅提供原產地證書一種證明方式,且在規范內容上,頗為抽象含蓄;而RCEP不僅將原產地證明劃分為原產地證書與原產地聲明兩種形式,還為“出口商或生產商出具的原產地聲明”預留空間,實值肯定。最后,在關稅減免方面,CPTPP無論是在關稅減免的程度上,還是在關稅減免適用的范圍上,相較于RCEP而言,均處于優勢地位。

從簽署RCEP到申請加入CPTPP,中國對外開放的決心愈加堅定;但是,接踵而至的高水平自由貿易協定,也對中國的國際經貿治理規則與治理能力,提出更高層面的挑戰。2021年1月,日本首相菅義偉曾公開表示,鑒于政治和經濟體制,中國或很難參與CPTPP。這為中國加入CPTPP的前路,蒙上一層不確定性。但就目前中國積極推進的深化體制改革方向而言,加入CPTPP的進程本身就能倒逼中國體制改革的深度和力度,故實有必要積極推動CPTPP的加入進度。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