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牛壟斷案——處罰決定書中四個細節值得關注

發布時間:2021-10-08

文 | 潘志成 匯業律師事務所 合伙人

2021年9月27日國家市場監督總局官網公布了G牛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達成并實施壟斷協議案處罰決定書,G牛集團因轉售價格維持行為(retail price maintenance/RPM)被處上一年度銷售額3%的罰款共計2.9481億元。

G牛案是繼2019年C安福特案之后國家市場監督總局公布查處的又一起RPM案件。對比此前的M敦力案、S汽通用案等系列RPM案件,G牛案處罰決定書所反映的一些與案件調查和處罰考量相關的細節值得特別關注,可以給企業反壟斷合規實務操作帶來重要啟示:

細節一:舉報及前期調查——企業應重視的執法信號

G牛案處罰決定書在案件來源及調查經過中介紹:“根據群眾舉報和市場監管總局交辦,2021年4月30日本機關對當事人涉嫌與交易相對人達成并實施壟斷協議行為進行立案調查?!绷硪环矫?,處罰決定書對案件證據的說明中,特別提到了“2020年6月18日浙江省市場監管局對當事人的現場檢查筆錄,2020年11月26日浙江省市場監管局對當事人的現場檢查筆錄,2020年11月26日浙江省市場監管局對寧波公牛電工銷售有限公司的現場檢查筆錄,2020年11月26日上海市市場監管局對上海公牛電器有限公司的現場檢查筆錄,證明反壟斷執法機構對當事人開展了反壟斷調查?!?/p>

由此可見,在G牛案正式立案之前已有群眾就其涉嫌壟斷行為進行舉報,并且已有相關執法機關以及對G牛集團及其部分全資子公司開展調查。對企業反壟斷合規實務操作而言,消費者、經銷商或上下游廠商的有關產品價格、強制性交易條件的投訴、舉報或者提起壟斷訴訟,以及各地市場監督執法機關的檢查、調查,包括對經銷商、上下游廠商的外圍調查,都是企業需要特別重視的存在被執法可能性的信號。

舉例而言,在為不同類型企業建立反壟斷合規制度時,首先需要對企業所存在的反壟斷合規風險進行識別和評估,包括評估企業所存在的一些不合規行為被執法的可能性。而在做前期盡調和評估時,不僅需要全面企業自身所特有的業務模式、交易場景、行業競爭狀況,還需要特別重視是否已經發生過消費者(客戶)、經銷商、上下游廠商的投訴、舉報、訴訟,是否已有執法機關對經銷商、上下游廠商開展過調查。如果發現有相關投訴、舉報、訴訟或者被調查的記錄,則應及時予以整改,并提前做好被正式立案調查的應對預案。

細節二:市占率及市場優勢地位——進一步增加RPM被執法風險

在我國,RPM行為可構成違反《反壟斷法》第十四條的縱向價格壟斷協議行為。而針對縱向價格壟斷協議行為,執法機關并不會特別關注當事方的商品或服務在相關市場的市場占有率、也不會關注當事方是否具有市場支配地位或者市場優勢地位,例如在此前的M敦力案、S汽通用案等系列RPM執法案件中執法機關在處罰決定書中均未提及前述事項。在執法實踐中,執法機關往往僅關注當事方是否存在《反壟斷法》第十四條所禁止的行為,存在相應行為自動被視為具有排除限制競爭效果。與此同時,執法機關在部分案件中還會關注當事方是否依據《反壟斷法》第十五條提出豁免,例如M敦力案。所謂“原則禁止+例外豁免”也是《關于汽車業的反壟斷指南》對縱向價格壟斷協議的執法思路。

然而,G牛案處罰決定書在對RPM行為排除限制競爭的說明中,特別提及“2018年11月,當事人的轉換器產品(移動插座)被工信部和中國工業經濟聯合會確定為制造業單項冠軍產品。2019年、2020年,當事人的轉換器、墻壁開關插座產品在天貓市場線上銷售排名均為第一,轉換器產品天貓市場占有率分別為65.27%和62.4%,墻壁開關插座產品天貓市場占有率分別為28.06%和30.7%?!迸c此同時,G牛案處罰決定書進一步指出:“鑒于當事人產品的市場優勢地位,經銷商對其重點產品具有一定依賴性。當事人固定和限定價格的行為,排除、限制了相關產品在經銷商之間的競爭和在零售終端的競爭,損害了消費者合法權益和社會公共利益?!?/p>

毫無疑問,不同行業的不同產品所面對的市場集中度、競爭狀況千差萬別,相同的RPM行為由不同行業的不同企業作出,自然也會產生不同的競爭效果。如果針對不同行業市場集中度、面臨不同競爭狀況、具有不同競爭效果的RPM行為均適用相同的結論,必然會產生脫離市場實際的執法。相反,若結合市占率和當事方的市場地位進行競爭效果分析,顯然會更加貼近市場實際。G牛案在針對RPM的競爭效果分析思路,是否意味著我國執法機關針對RPM的執法具有了新的動向?此前的“原則禁止+例外豁免”執法思路是否發生了松動?

無論執法機關的執法思路是否改變,企業從G牛案處罰決定書中可以獲得的啟示是,如果當事方的產品市占率較高、具有市場優勢地位,其RPM行為被執法的可能性將進一步增加。為此,在企業建立反壟斷合規制度的前期盡調和評估中,還需要特別重視企業自身產品的市場占有率以及市場優勢地位的盡調,包括經銷商、上下游廠商對產品的依賴性,這些信息可以幫助企業進一步預判RPM行為被查處的可能性。

細節三:多層級高管及員工被調查詢問——全員合規培訓的重要性

G牛案處罰決定書反映出執法機關對本案事實調查過程中,對G牛集團多層級的高管及員工進行了調查詢問。處罰決定書的證據部分中,分別記載了對當事人法定代表人、法務部法務專員、電商營銷總監、海外法律事務專員、財務部負責人等不同層級高管、員工的詢問筆錄,以證明存在達成、實施縱向價格壟斷協議的事實。

由此聯想到,以往在企業反壟斷合規制度建設中常常存在一些誤區,認為反壟斷合規僅是企業法務部門或合規部門需要了解和負責的事情,合規意識增強、合規文化培育也僅需要特定崗位、特定部門的員工增強意識和參加培訓。在實踐中,企業的法務部門、合規部門與企業的業務部門在反壟斷合規意識方面普遍存在不同程度的差異。而業務部門人員的合規意識的淡薄會給企業在未來發生反壟斷合規風險增加隱患。

與此同時,反壟斷合規意識和文化還包括在反壟斷執法案件中對執法機關調查和配合的必要知識。由于缺乏必要的培訓,可能會導致業務部門或其他部門員工、甚至是高級管理人員出現拒絕配合調查的情形,不僅給員工自身帶來被處罰的后果(例如在山東濰坊普云惠等比較極端的案例中,企業法定代表人拒絕配合調查、當場撕毀證據,被罰款100萬元),也會導致企業喪失從輕、減輕處罰的機會。

G牛案處罰決定書所反映的案件調查經過再次提醒我們企業全員參加反壟斷合規培訓的重要性。反壟斷合規意識增強、合規文化培育應企業全員參與,而上市公司的“董、高、經、監”等高級管理人員,也需要增強反壟斷合規意識、熟悉反壟斷執法調查程序和配合應對要求。

細節四:配合調查及深刻認識危害——如何爭取降低罰款

G牛集團因達成和實施壟斷協議,最終被處以其在2020年度中國境內銷售額98.27億元3%的罰款計2.9481億元。如果對比此前的多起RPM案件,可以發現此前的M敦力案、S汽通用案等案件當事方被處以調查上一年度銷售額4%的罰款,而G牛集團僅被處以3%的罰款。尤其是考慮到,根據G牛案處罰決定書所反映,當事方開展RPM行為的時間跨度較長,從2014年至2020年。如果結合違法行為的持續時間,更加可以說明該處罰結果相對較輕。

根據《反壟斷法》第四十七條,對于企業達成并實施縱向價格壟斷協議的行為,執法機關可以處以上一年度銷售額1%-10%的罰款。而在G牛案中,執法機關如果在1%-10%這一裁量范圍內具體確定處罰數額?G牛案處罰決定書并無披露更多的計算方式,但是提及“鑒于當事人在接受調查時能積極配合,深刻認識壟斷行為的危害”,并提及根據《反壟斷法》第四十九條,執法機關最終作出了責令當事人停止違法行為、處以調查上一年度銷售額3%的罰款的處罰決定。據此可以看出,G牛集團積極配合調查、深刻認識危害是最終處罰結果較輕的一個重要考慮因素。

《反壟斷法》第四十九條規定:“對本法第四十六條、第四十七條、第四十八條規定的罰款,反壟斷執法機構確定具體罰款數額時,應當考慮違法行為的性質、程度和持續的時間等因素?!痹趫谭▽嵺`中,當事方的違法行為性質、類型、違反行為持續時間等因素,均會不同程度地影響最終處罰數額。除此之外,執法機關在執法實踐中也會根據《行政處罰法》第二十七條,考慮當事方是否積極配合執法機關調查、是否在認識到違法危害后果后積極主動采取措施消除影響。

企業具體需要如何配合執法機關執法,才能構成可以降低罰款的配合?《行政處罰法》第二十七條規定:“當事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依法從輕或者減輕行政處罰:(一)主動消除或者減輕違法行為危害后果的;......(三)配合行政機關查處違法行為有立功表現的?!痹谖覈磯艛鄨谭▽嵺`中,執法機關已公開的處罰決定書中還沒有“具有立功表現”的案例,但獲得從輕或減輕處罰的案例一般都會有“當事人能及時認識到違法行為及危害,主動承認與其他當事人達成并實施壟斷協議的違法事實,及時提供了大量執法機構尚未掌握的事實和證據,積極配合執法機構查清了案件事實;并主動采取措施,及時進行自查整改減輕違法行為危害后果”等表現,例如國家市場監督總局近期公布的江蘇嘉福制藥壟斷協議案,其因積極配合調查被處以上一年度銷售額1%的罰款。而在江蘇嘉福制藥所參與的壟斷協議案中,另一參與企業梧州黃埔化工也主張其積極配合調查,但并未被執法機關認可,最終被處以上一年度銷售額5%的罰款。當然,如果拒絕配合,甚至阻撓調查,更是無法爭取到從輕或減輕的處罰結果,同時會導致阻撓調查的人員直接被處罰,例如前述山東濰坊普云惠案。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