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財富報告”,看高凈值人士的財富傳承需求

發布時間:2021-09-27

文 | 王旭律師團隊 匯業律師事務所

此前,招行聯合貝恩公司在發布了《2021中國私人財富報告》,報告對2020年度中國高凈值人士的資產規模、地域分布、財富來源等方面進行了統計分析。

報告顯示,目前在我國可投資資產在1000萬人民幣以上的高凈值人士達到262萬人,人均持有可投資資產約3209萬人民幣。他們廣泛分布在廣東、上海、北京等城市,以創富一代以及董監高等高管人士為主。值得關注的是,如今職業經理人、專業人士和繼承二代的比重也在逐步上升。尤其是40歲以下的高凈值人士有很大一部分人群的財富來源是繼承所得。他們作為新經濟群體對專業性要求(包括市場信息及財富管理的專業學習)的需求和認可較傳統一代更強,而在具體的資產配置結構中,權益類資產比投資性房產比重高,保險類產品新經濟一代也比傳統一代在資產配置中的也更為認可。

2019年,53%的受訪高凈值人群已經在準備或已開始進行財富傳承的相關安排,2021年這一比例升至65%。所以,在私人財富管理的法律視域下,客戶的財富來源、專業認可度、資產配置結構及需求都指向傳承將成為高凈值人士財富管理不可或缺的環節。下圖關于2021年中國高凈值人群代際傳承服務需求與財富傳承準備情況,也同樣說明了這一點。本文將以保險為例,解析私人財富管理中如何從法律的專業角度,將財富傳承的需求以金融工具的形式嵌入資產配置的結構中。

從“財富報告”,看高凈值人士的財富傳承需求


保務中并不是一個陌生的詞匯,它是指依托法律規定和法律邏輯,通過對投保人、被保人、受益人的不同規劃,而達到不同的法律效果。

穩定的家庭關系主要包括婚姻關系和財產關系,穩定的財富來源由企業創收完成。平衡家庭與企業的關系,是高凈值人士必須學會的“必修課”。作為律師,最常聽到的客戶訴求是如何進行家企之間的財富隔離,將合法有效的收入流入家庭的同時能夠形成屏障,防止未來可能發生的企業風險波及到家庭。同時,也不乏有企業家對自己的婚姻和未來財富的傳承有個人的想法。

一、高凈值人士的風險類型

婚姻風險:離婚不論是普通民眾還是企業家,都在客觀上會造成財富縮水的情形。規避婚姻風險的目的并非將原本屬于夫妻共同財產的部分劃為個人所有,這不僅有違公平也與立法目的相悖?;橐鲲L險規避的真正目的是降低財富擁有者因婚變而影響到企業的控制權以及正常運轉,同時也減少不合理的夫妻共同債務。此外,正如報告中指出40歲以下的高凈值人士有很大一部分人群的財富來源是繼承所得。父母對子女的財富支持以及對子女婚姻風險的防范也需要有明確的工具進行規劃,因此,婚姻風險規避無非是讓每一筆財產都能體現所有者真正的目的而已。

傳承風險:同婚姻規劃一樣,財富傳承方案的設計也是出于規避傳承風險。傳承風險最主要的表現形式是財富的分散和流失,人有親疏遠近,把財富留給想留的人,才是規避傳承風險的應有之義。

財富隔離風險:這一風險的主要表現形式為債務在夫妻和家庭中極易發生連帶,企業家的個人財產在企業融資中極易被擔保,名義上的有限責任公司,成了實際上的“無限責任”。

二、以保險為代表的金融工具所體現的法律價值

《民法典》對婚姻財產制度的規定沿襲《婚姻法》時代的規定,即法定財產制和約定財產制并行的模式,法律對婚前財產的歸屬、個人財產的贈與以及夫妻共同財產的認定有了比較清楚的標準。夫妻雙方若有現實需要,改變法定的夫妻財產制,可以以婚前財產協議與婚內財產協議可以實現這一目的。父母考慮到給子女的財產不要成為夫妻共同財產,單方贈與協議就可以很輕松地達到這種目的,但實踐中夫妻財產協議和單方贈與協議簽署起來較難,保險的優勢便有了體現。父母為投保人、子女為被保險人、父母為死亡受益人的保險結構,因保險屬于投保人財產,現金價值不會因為子女婚姻狀況變故而遭到分割,子女作為生存受益人,可以享受到年金,父母再通過訂立遺囑確認身故后的保單歸屬,實現子女享受保險利益的同時,財富也不損失。

在傳承環節中,保險可實現有控制權的資產轉移和傳承,且隱私性較好,此類風險模式下,最常見的結構為父母為投保人和被保險人、子女為受益人的大額終身壽險。保險的目的是保障自身健康,保險金不屬于遺產,直接賠付給受益人的模式也能實現定向傳承。

債務隔離需求中,在保證保費來源合法的情況下,可以選擇負債可能性低的人為投保人,例如父母。被保險人和受益人的選擇上可以多元考慮,負債風險較高的人不宜出現在保險合同當中,由此可以起到一定的債務風險隔離的效果。

三、理性看待保險產品的效果

保險結構遠非上文所述的三種,針對客戶的具體情況,還有更加多元的保險結構可以實現其財富管理的目的。正如新一代高凈值人士需要專業化的服務一樣,保險所能達到的效果也會因具體情況發生不同的效果。由于篇幅,本文不再贅述。

從“財富報告”中可以看到高凈值人士具有財富傳承的需求,站在資產配置和法律風險規避的角度,保險產品確實也有其獨特的優勢,但也應知道,沒有無風險的關系。法律風險的規避需要個案探討和客觀事實相結合,保險結構也并非無懈可擊。從立法司法的角度,2018年7月江蘇省高院發布的《關于加強和規范被執行人所有的人身保險產品財產性權益執行的通知》,該項通知第一條明確規定:“保險合同存續期間,人身保險產品財產性權益依照法律、法規規定,或依照保險合同約定歸屬于被執行人的,人民法院可以執行?!彼痉ㄅ欣?,保險被強制執行案例也屢見不鮮。

想要真正得到財富傳承的效果,法律工具和金融工具的配合,以及在風險出現之前進行規劃,才能達到真正私人財富管理的目的。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