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析中美破產法關于擔保財產如何計收管理人報酬的規定(下)

發布時間:2021-08-30

文 | 王樹軍 匯業律師事務所 合伙人

在上一篇文章中,筆者對我國破產法中擔保財產管理人報酬計收規定的不合理性進行簡要分析,建議取消《管理人報酬規定》第十三條10% 限制,設置較高的起點和幅度較大的比例范圍由擔保債權人與管理人自由協商。在本文中,筆者將進一步探討美國破產法關于擔保財產計收管理人報酬的法律規定及司法實踐,以期能為我國破產立法和司法實踐提供借鑒和參考。

一、美國破產法明確將擔保財產價值納入管理人報酬計算基數,不對有無擔保作區分

美國破產法典第326條“管理人報酬限制”規定如下:

對于第7章或第11章(不包括第11章項下第5子章)案件,對于管理人提供的服務應獲得的第330條項下合理報酬應根據管理人向利害關系人(不包括債務人,但包括擔保債權人)所支付或移交的全部錢款,在以下比例限制范圍內分段確定:其中不超過5,000美金的部分,在25%以下確定;超過5,000美金但不超過50,000美金的部分,在10%以下確定;超過50,000美金但不超過1,000,000美金,在5%以下確定,超出1,000,000美金,在3%以下確定。[1]

由上可知,美國破產法對于第7章(破產清算)或第11章(破產重整)案件中管理人報酬的計收,采用的也是按標的計收,根據管理人向利害關系人所支付或移交的金錢數額,以累進制方式計算,且明確規定管理人向擔保債權人清償的金額納入管理人報酬計算基數。

二、擔保財產應承擔的費用

美國破產法典§506(c) 規定,因保管或處分擔保財產所產生的必要費用,須由擔保債權人承擔,具體規定如下:

管理人可從經確認的擔保債權的財產中收取維護或處置該等財產所產生的合理必要且在擔保債權人受益范圍內的成本和費用,包括與該擔保財產相關的從價稅的支付[2]。

與中國破產法相同,美國破產法規定:首先獲得清償的是對特定破產財產享有有效擔保的債權人,其次是管理費用(美國破產法對破產費用和共益債務不作區分,統稱為管理費用,且此處不考慮個人破產中家庭撫養費債權)。因此,在美國破產法中,原則上擔保債權人不承擔管理費用,§506(c)對該項原則作出了例外規定?!?06(c)背后的邏輯是擔保債權人不得以他人損失為代價獲得意外收益的衡平理念。管理人在維護、處置和分配擔保財產價值產生的費用,若不能從擔保財產處置收益中扣除,而由無擔保債權人分擔則對無擔保債權人不公平。

我國《管理人報酬規定》第十三條跟§506(c)規定很相似,但第十三條僅規定的是管理人對擔保財產維護和處置可收取適當管理人報酬,但未提及是否可收取維護和處置過程中產生相關費用。而美國破產法典§506(c)中“成本和費用”(costs and expenses)的范圍,在司法實踐中是根據該條所確定的標準在個案中具體確定,它既可以包括與擔保財產直接相關的成本和費用(如評估費、拍賣費、水電費等),也可以包括管理人報酬等一般性管理費用。[3]

三、關于美國破產法§506(c) 中“成本和費用”收取標準的司法應用

在1978年美國破產法典頒布之前,對于擔保財產維護和處置的成本費用采用何種標準收取,司法實踐比較混亂,主要有以下理論方法:(1)擔保債權人受益論;(2)州法止贖權論;(3)擔保債權人同意論;(4)剩余價值論;(5)擔保債權人因果關系論;(6)擔保資產與總資產占比論。在實踐中,這些理論通常會單獨或者合并應用,以判斷是否應向擔保債權人收取相關破產費用。[4]

在1978年美國破產法典頒布之后,根據§506(c)規定,“成本和費用”需要滿足合理、必要且使擔保債權人受益三個條件。與此同時,美國衡平法實踐中發展出了“擔保權人同意”標準,也就是說當擔保權人同意時可忽略對前述三個條件的審查。

上述兩種標準在司法實踐被概括為兩種判斷方法,前一種被稱為“后瞻法”(backward-looking approach),也叫客觀測試法;后一種被稱為“前瞻法”(forward-looking approach),也叫主觀測試法。后瞻法回歸法條本身,即核查管理人對擔保財產的處置、維護和分配是否確實使擔保債權人受益,且一般要求擔保債權人為直接的主要受益方(或者費用與擔保物直接關聯)。前瞻法則只要求“擔保債權人同意”,即擔保債權人對管理人就擔保財產的維護和/或處置是否表示過同意,無論該同意為明示或默示。[5]當然,對默示同意的應用會更加謹慎。

為了能更直觀深入的了解前述判斷方法,以下對相關典型案例作簡要介紹。

1. 前瞻法案例

Trim-X案件首次提出以擔保債權人同意作為判斷標準。案件情況如下:

商業信用貸款公司(CCBL)對債務人Trim-X的特定財產享有擔保債權。Trim-X進入破產清算程序后,管理人雇傭安保公司負責擔保財產的安保工作,并委托評估公司對擔保財產進行價值評估,以期擔保財產的處置價值在清償擔保債權人后有所剩余,可以用于清償普通債權人。后經評估,該擔保財產價值低于CCBL的擔保債權金額。因此,管理人最終拋棄(見后文介紹)該擔保財產給CCBL,并根據 §506(c) 的規定要求CCBL支付其為維護擔保財產所產生的成本和費用。破產法院支持了管理人的申請,但第七巡回法院認為應考慮該等成本和費用是否使CCBL受益,其判斷標準為:在支付相關費用時,管理人的意圖應僅為使擔保債權人受益且獲得擔保債權人的同意(無論明示或默示)。據此,第七巡回法院認為盡管擔保債權人確實有受益,但是CCBL并未促使或同意該等成本和費用的支出,且考慮到管理人的最初意圖并非僅為使擔保債權人受益,對于管理人為他人之利益而產生的成本費用,推定擔保債權人不同意承擔,故不滿足“受益”標準,對該等成本費用不予支持。

自Trim-X案件后,“擔保債權人同意”方法被其他法院所采用,并逐漸形成前瞻法(主觀測試法),但取消了對管理人意圖專一性要求。對于一般性管理費用(如管理人報酬)的收取,“擔保債權人同意”是重要判斷標準。因為花費在擔保財產上的直接費用肯定有利于擔保債權人,畢竟擔保債權人在破產程序之外處置擔保財產也需要支付該等費用,但是一般性管理費用就難以確定其是否使擔保債權人受益。此時,便需要主觀測試法——擔保債權人的同意去判斷一般性管理費用是否滿足受益標準[6]。

2. 后瞻法案例

在Domistyle案中,法院未采用Trim-X案中確立的“擔保債權人同意”標準,而是遵循原法條相關條件,討論了費用與擔保物之間聯系。簡要介紹如下。

Domistyle 對西南證券負有369萬美元債務,并以其工廠提供擔保,與此同時Domistyle還對其他方負有無擔保債務。在Domistyle申請破產清算之前,其工廠的評估價值確定為600萬美元。管理人預計工廠的實際出售價會超出369萬美元,超出部分可用于清償普通無擔保債權人,于是對工廠進行維護、購買保險、支付水電費等。西南證券既未對該等費用的支出表示同意,但是也未阻止。后經過大半年時間,管理人仍未找到合適買家,最終拋棄了該工廠,并要求擔保債權人承擔拋棄之前維護擔保物所產生的費用。破產法院支持了管理人要求,擔保債權人不服上訴,第五巡回法院維持了原判。

第五巡回法院認為§506(c)原文并沒有將“擔保債權人同意”作為審核條件之一,因此應遵循§506(c)原文規定的條件,查明擔保債權人是否確實受益。第五巡回法院根據房地產中介的證言“西南證券確有受益”而支持了管理人向擔保債權人收取費用的要求,盡管管理人未獲得擔保債權人的同意。

筆者注意到,在法院不支持管理人根據§506(c)收取費用的案件中,法院會對前瞻法和后瞻法分別進行分析評述,在兩者均不滿足時駁回管理人請求。[7]

四、美國破產法中與擔保財產或擔保債權相關的其它機制和概念

為更好理解美國破產法§506(c)的規定,以下就相關機制和概念進行簡單介紹。

1. 聯邦托管人負責管理人費用和報酬申請的審查,破產法院最終審批決定

聯邦托管人(United States Trustee)不同于作為破產財團代表的管理人(美國破產法中與中國破產法中的破產管理人相對應的角色為“Trustee”,為保持概念的對應,本文將Trustee均譯成“管理人”)。所有聯邦托管人均為聯邦司法部的一部分,由司法部長(Attorney General)任命和監督。聯邦托管人的主要職責在于履行與破產案件有關的行政性職責,其具體負責的事項包括:確定破產管理人名冊,指定管理人,審查酬金申請,確保涉案報告的提交和酬金的發放,監督更生程序中重整計劃或償債計劃的制定,指定和監督債權人委員會,監督破產案件的進程,進行必要的破產審計等。[8]

對于美國破產法下的管理費用和報酬,聯邦托管人根據相關法律規定或指南進行審查、評論和提出異議,如《美國聯邦托管人審核指南--根據美國法典第11編第330節提交的報酬和費用申請》。若聯邦托管人對不符合相關費用標準的申請作出反對意見,則由法院決定是否批準全部或部分費用。對于聯邦托管人同意的費用申請,法院也可能作出不同的決定。

《第七章管理人手冊》載明,除非在極少數特殊情況下,否則聯邦托管人不反對管理人按法律上限收取管理人報酬。特殊和極少情況包括管理人將案件大部分的管理工作委托給他人(如將管理工作委托律師處理),或者管理人工作質量不達標[9]。

如前面案例所示,擔保債權人對破產法院根據§506(c)確定的相關費用金額有異議的,可以提起上訴。

2. 進入破產程序后,擔保債權人可申請解除對擔保財產的凍結,管理人可以將擔保財產拋棄給擔保債權人。

對擔保債權人的利益保護包括對擔保權的保障與對擔保債權人的權利限制。前者實際上是討論擔保物權在破產程序中的效力問題;后者是對于擔保債權人的程序權利的限制問題,例如,擔保債權人的破產申請權、表決權等。美國破產法尋求對擔保債權人利益保護與限制之間的政策平衡,維護債權人之間的利益平衡以及擔保債權人與破產財團之間的利益平衡。[10]

在美國破產法中,擔保債權人所享有的基本實體權利就是獲得擔保財產的價值。在破產程序中,這種實體權利的實現可以有很多不同途徑,包括:

  1. 法院批準凍結解除[§362(d)],允許擔保債權人對擔保財產進行拍賣。

  2. 擔保財產被拋棄給擔保債權人(§544)。

  3. 管理人出售擔保財產(§363),并將凈收益分配給擔保債權人。

  4. 債務人對擔保財產進行回贖(§722)。

  5. 擔保債權人與債務人簽訂債務再認協議[§524(c)],債務人放棄債務的免責,作為交換,只要其向債權人進行約定的清償,就能夠留存擔保財產。

  6. 根據經批準的重整計劃,對經確認的擔保債權進行一次性清償或分期清償。

  7. 將擔保財產交歸擔保債權人[§725,§1129(b)(2)(A)(iii),§1225(a)(5)(c),§1325(a)(5)(C)]。[11]

以下簡要介紹下在前文案例中提及的“凍結”和“拋棄”。

在美國破產法下,破產案件啟動即觸發自動凍結,例如凍結擔保債權人所享有的非破產法項下的救濟,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在債務人違約之時拍賣擔保財產的權利。但與此同時,通過§361規定的包括凍結解除在內的“充分保護”制度提供保護機制。[12]實際上,破產法用充分保護取代了擔保債權人原本享有的非破產法項下救濟。

“拋棄”是美國破產法上一項確立已久的原則,即如果對特定財產的管理無任何實益可言,那么管理人就不應對其進行管理,在這種情況下,管理人可直接將該財產拋棄。對于擔保債權來說,如果在滿足擔保債權人的擔保權及扣除債務人的豁免部分之后,對于無擔保債權人已無剩余利益可言,那么就可以拋棄該擔保財產。[13]

筆者認為,正是因為存在“拋棄”和“凍結解除”機制的設計,才使得擔保債權人與管理人就擔保財產維護和處置成本費用的談判更加靈活自由。當擔保財產價值不足以清償擔保債權時,管理人可拋棄擔保財產;債權人若認為在破產程序之外處置擔保財產更為便利,也可申請“解除凍結”,對擔保財產拍賣受償。因此,也就能理解為什么主觀測試法(前瞻法)中包括“默示同意”或不作為,因為擔保債權人可行使破產法項下“充分保護”以獲救濟,可主動申請解除凍結,并在破產程序之外對擔保財產進行拍賣受償。若擔保債權人未作出前述積極行為,則視為其默示同意管理人的維護和處置。

由上述可知,美國破產法對擔保債權人權利的保障和限制與我國破產法略有不同。我國破產法并沒有規定“拋棄”和“凍結解除”機制,擔保財產統一交由管理人接管和處置。筆者認為這在一定程度上也限制了管理人與擔保債權人的談判自由。

針對我國破產法中關于擔保財產計收管理人報酬規定的不合理之處和存在的問題,筆者綜合國內專家學者和業內人士的呼吁建議,以及借鑒美國破產法的相關規定和司法實踐,提出以下建議:

  1. 將擔保財產價值納入管理人報酬計算基數,同時取消《管理人報酬規定》第十三條10%的限制,尊重市場價值規律,為市場調節機制發揮作用留出足夠的空間。

  2. 根據誰受益誰付費原則,明確規定由擔保債權人承擔維護和處置擔保財產產生的相關成本和費用。

  3. 對于上述報酬和費用,細化相關審核標準,可參考美國破產法§506(c)所規定的合理、必要和受益標準,平衡各方利益訴求。

  4. 設置拋棄和凍結解除機制,以便管理人和擔保債權人在具體個案中靈活應對,在法律允許范圍內選擇對自己更便利、更高效的處理方式。

*匯業破產委員會成員田慧以及實習生申白楊對此文亦有貢獻

參考文獻:

[1] 美國破產法典第326條原英文規定:

https://www.law.cornell.edu/uscode/text/11/326

[2] Matthew LaGrone, A Simplified “Benefit” Prong for Secured-Creditor Surcharge,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Law Review, 2018

[3] 美國破產法典§506(c) 原英文規定:

https://www.law.cornell.edu/uscode/text/11/506

[4] J.Hobson Presley, Jr.: The Cost of Realization by a Secured Creditor in Bankruptcy, Volume 28, Issue 5 - October 1975.

[5] Matthew LaGrone, A Simplified “Benefit” Prong for Secured-Creditor Surcharge,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Law Review, 2018

[6] 同上

[7] Michael J. Gomez,BAP vacates order surcharging a secured creditor for trustee’s fees, California Lawyers Association

[8] [美]查爾斯.J.泰步著,韓長印、何歡、王之洲譯:《美國破產法新論》,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17年12月第1版,第96頁

[9] 《第七章管理人手冊》,2021年10月1日生效,美國司法部聯邦托管人執行辦公室頒布。

[10] 楊忠孝:《破產法上的利益平衡研究》,第178頁,2008年10月

[11] [美]查爾斯.J.泰步著,韓長印、何歡、王之洲譯:《美國破產法新論》,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17年12月第1版,第802頁

[12] 同上。

[13] [美]查爾斯.J.泰步著,韓長印、何歡、王之洲譯:《美國破產法新論》,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17年12月第1版,第803頁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