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時,“不多不少”的車貸,究竟是不是夫妻共同債務?

發布時間:2021-08-20

文 | 王旭律師團隊 匯業律師事務所

比起房屋,車輛在家庭財產中的地位變得重要而尷尬。一方面車輛在日常生活中變得必需,另一方面又不會同房屋一樣能夠增值。如果雙方離婚,車貸會是一筆不多不少的債務,如果貸款逾期,導致配偶一方被限高的情況也屢見不鮮。在《民法典》共債共簽理念的宣導下,沒有共同簽字的車貸能否歸為夫妻共同債務。

一、夫妻共同債務的判斷標準

夫妻共同債務的法律依據目前已從《婚姻法》及相關司法解釋吸納進《民法典》1064條,主要內容為:夫妻雙方共同簽名或者夫妻一方事后追認等共同意思表示所負的債務,以及夫妻一方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以個人名義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負的債務,屬于夫妻共同債務。

夫妻一方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以個人名義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負的債務,不屬于夫妻共同債務;但是,債權人能夠證明該債務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產經營或者基于夫妻雙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

概括來講,夫妻共同債務的核心形式為共債共簽、家庭正常開支、共同生活、共同生產經營以及夫妻共同意識表示,絕非共債共簽一種模式。尤需指出,車貸因為金額通常不會過高、車輛會用于家庭生活,一人所簽署的貸款更有夫妻共同承擔的可能。

共債共簽是夫妻合意舉債最直觀明確的表現。與共債共簽相類似的共同意思表示,也具有同樣的效力。共同意思表示的認定存在一定的困難,實務中常見的認定有明確追認、默示推定等方式,比如有書面承諾、共同償還、其他證據能夠證明認可該筆債務等。

如果說共債共簽的核心是一起承擔債務的主觀表示;家庭生活開支和共同生活則為債務承擔的客觀結果。

夫妻一方以個人名義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負的債務涉及一個概念,即家事代理權。家事代理權是指因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夫妻任何一方都有單獨的處理權,互有代理權,互相都可以代表對方與第三人實施一些法律行為。無論是購買消費,還是借款貸款,無論配偶是否知曉、是否追認,夫妻雙方最終都要對該行為的法律后果承擔連帶責任。

多少金額可以算作家庭日常生活開支,目前還沒統一的認定標準。參考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在2018年所發布的《關于妥善審理涉夫妻債務糾紛案件的通知》,其中對于如何認定“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負債務”規定了幾個考量因素:(1)單筆舉債或對同一債權人舉債金額在20萬元(含本數)以下的,這其實與當地的經濟水平密切關聯,當然也能看到,大多數車貸也在這一金額上下。

當夫妻一方以個人名義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負的債務時,則需要由債權人來證明債務是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和共同生產經營。假設夫妻一方以個人名義借款購車用于家庭生活,即使夫妻一方不知情,但從現實的結果來看,家庭和配偶都在使用,該筆借款同樣會被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

所以,并非只有共債共簽的債務屬于夫妻共同債務。貸款的清償責任需要分情況具體討論。

二、車貸的常見情形及債務屬性

(一)未共債共簽,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的情形

李某在2018年向銀行申請貸款用于購車,借款合同上為李某一人簽字。2019年夫妻雙方離婚,2020年,李某因為貸款逾期,銀行將李某和前妻趙某兩人起訴至法院。

前妻趙某認為,李某購車時,雙方已經在分居期間,對借款購車并不知情,也未參與借款協議的簽署。另外,雙方在離婚協議中約定,夫妻雙方無共同債務,任何一方如對外負有債務的,由負責方自行承擔,趙某在離婚前并不知悉李某存在涉案貸款。尤其是法律最新規定強調共債共簽,貸款合同為李某一人簽字,不應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

法院最終認為,涉案債務發生在夫妻關系存續期間,且本案的貸款是用于購買車輛,車輛也是在李某名下,用途是用于家庭共同生活所需。趙某對本案的事實知情,并且享受了貸款所購買的車輛的便利。此外,趙某也未提供證據證明趙某與李某約定婚姻關系存續期間所得的財產歸各自所有。該車輛在夫妻關系存續期間購買,應認定為夫妻共同財產,趙某在離婚時有權分割該車輛。兩人的離婚協議僅在夫妻內部有效,不對銀行產生效力,因此趙某對涉案債務也需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二)未共債共簽,認定為不屬于夫妻共同債務的情形

宋某和陳某在2001年結婚,2012年7月,宋某在購買了一輛價值80萬元的雷克薩斯,并偽造了陳某的簽字,將該車抵押給銀行,辦理了抵押登記。2012年12月,宋某和陳某離婚。截止2016年,宋某因欠銀行車貸及利息近30萬,被銀行起訴,一并起訴的還有陳某。

銀行認為,車貸發生在夫妻關系存續期間,雖然簽字為偽造,但是該筆債務仍然屬于夫妻共同債務。因為所購置的車輛為小型汽車,登記用途為“非營運”,即屬于日常家庭交通支出,由包括陳某在內的所有家庭人員共同使用或共同享有,由此消費所產生的債務應為夫妻共同債務。

法院最終認為,銀行提供的借款合同配偶簽字為偽造,因此雙方并沒有就借款達成合意,沒有共同舉債的意思表示。另外,宋某購買的雷克薩斯,雖然購買在婚內,但是從普通家庭的消費狀況來分析,一臺十萬元左右的車輛已基本屬于正常生活所需,但購車時間在2012年,且車輛價值達80萬,超出了家庭日常生活需要。因為該車輛為非營運車輛,作為債權人的銀行,沒有充足的證據證明車輛用于家庭共同生活,因此要求認定涉案債務為夫妻共同債務的主張缺乏足夠依據,法院不予采納。

三、若不想莫名背債,該如何防范?

兩則案例可以看出,幾乎相同的案情卻有兩種截然不同的結果。沒有共債共簽同樣有成為夫妻共同債務的風險。車貸少則幾萬,多則幾十萬,離婚時若被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也是一筆不小的負擔。結合目前的判例,可以看出除共債共簽,如下情況易被認為夫妻共同債務:

(一)一方購買平價車輛。除非車輛明顯超過普通家庭日常生活水平,二三十萬的小轎車法院極有可能會認定為用于家庭共同生活所購買的車輛。正如浙江省的規定,單筆二十萬以下的債務屬于家事代理的范疇。

(二)配偶知悉購買行為且未提出異議。在離婚糾紛中,配偶若對一方購買車輛的行為未提出明顯異議,甚至同意車輛作為夫妻共同財產進行分割,那購車貸款即使不知情,法院也有可能以夫妻共同債務處理。

(三)雙方婚內沒有對夫妻財產歸屬進行約定。如果夫妻雙方在婚內將財產歸屬進行了約定,則離婚時也會依照婚內財產協議判定財產歸屬。

最后,建議配偶在家庭有購車需求時,了解清楚家庭償還貸款的能力,量力而行合理貸款。發現配偶一方存在個人債務時,及時了解清楚貸款金額,告知債權人提出異議,尋找合理的解決方法。時常關注個人征信情況,以免出現莫名其妙背債而寸步難行的情況。

參考案例:(2020)湘13民終160號(2020)粵01民終18645號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