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合規:企業土壤污染法律風險防范要點

發布時間:2021-08-06

文 | 王羽 張秀秀 匯業律師事務所 合伙人 

摘要

近日,重慶某農藥廠原址開發項目因污染嚴重,再度引發熱議。土壤孕育萬物,關系生態安全及食品安全。2019年1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壤污染防治法》(以下簡稱土壤法)實施以來,土壤污染防治有法可依,但形勢仍然嚴峻。制造業廠房租賃、開發商一級、二級土地開發,需要結合場地歷史使用用途、周邊重污染企業分布情況,排查土壤污染隱患;在經營或者土地開發過程中,要注重遵守企業土壤污染防治義務,防范土壤污染法律責任。

一、企業土壤污染導致的責任追究類型

1. 環境民事侵權

根據司法實踐,對于建設用地使用權人造成的歷史污染,即使土地已經流轉,但是土壤污染治理責任并不當然轉移。以常州某三家化工公司生產經營過程中造成土壤污染案件【案號:(2017)蘇民終232號】為例,三家化工公司原廠址地塊位于常州市新北區龍虎塘街道。案涉地塊原國有土地使用權證的土地用途為工業用地。2009-2010年案涉地塊被收儲后,以新北國土儲備中心為權利人辦理了的國有土地使用權證,用途為商業、辦公、住宅。2011年3月至5月,新北區政府擬對案涉地塊進行商業住宅項目開發,委托原常州市環境保護研究所對案涉地塊內土壤和地下水污染情況進行了調查,案涉地塊土壤和地下水污染嚴重,環境風險不可接受,必須實施修復。三家公司被自然之友和綠發會發起環境民事公益訴訟。盡管被告答辯提出,案涉地塊已由地方政府收儲并交付,環境污染修復責任應由地方政府承擔。本案污染行為系歷史原因造成,當時技術手段落后、法律要求不嚴,被上訴人不存在違法情形等主張,最終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認為,三家公司應當對其企業改制前的污染損害行為承擔環境侵權責任。

由于立法存在一定滯后性,以往案例往往對于土壤污染形成并沒有展開討論,主要從環境侵權構件角度進行探討。與美國的有毒物質侵權(Toxic tort)案件類似,通常受害人尋求侵權訴訟最大的障礙是被告的不確定性和因果關系。不得不說,土壤引起的人體健康影響典型案件。著名的常州外國語學校土壤污染事件,受損害的群體包括學生和教師,但是司法判決中沒有相關環境侵權訴訟(私益訴訟)記錄。土壤法進一步明確,規定因土壤污染導致民事侵權的,造成土壤污染的主體應當承擔侵權責任,如果該侵權是誰造成的不明確的,土地使用權人在認定前正好沒有履行土壤污染風險管控和修復義務的,該土地使用權人應承擔侵權責任。

可見,企業因歷史遺留的土壤污染導致被相關方追究法律責任的風險進一步提升。

2. 環境行政責任

土壤法第85-97條詳細規定了土壤污染法律責任,大部分屬于環境行政責任。隨著土壤法執法工作的深入開展,相關土壤污染防治行政責任追究案例也在不斷增多。

2019年,土壤法實施不久,天津某藥業公司因拆除作業前未制定土壤污染防治工作方案且未向該局備案,拆除作業未采取相應的土壤污染防治措施,違反了《土壤法》第22條的土壤污染防治措施及備案義務,被天津經濟技術開發區生態環境局依據《土壤法》86條第4項的規定,罰款2萬元。

2020年,某開發商開發的地塊為土壤治理修復地塊,由于案涉地塊屬于未達到土壤污染風險評估報告確定的風險管控、修復目標的建設用地地塊,未移出風險管控與修復名錄。開發商的開發行為,被生態環境主管部門認定違反了《土壤法》第66條第3款的規定,被當地生態環境局處以罰款人民幣30萬元整,同時責令被申請人停止建設任何與風險管控、修復無關的項目。

除了罰款外,如果涉及土壤污染治理,對于企業的資金投入要求將更高,有的企業經不住土壤污染責任追究,將直接形成資不抵債局面。因此,企業應當盡早識別自身土壤污染法律風險。

3. 生態環境損害賠償

在2020年生態環境部發布十大典型生態損害賠償磋商案例中,其中有兩起均是企業滲漏導致土壤污染。其中,某深圳電鍍企業因滲漏導致總鉻、六價鉻嚴重超標,除了排污許可證被吊銷并被處以罰款之外,企業相關人員被追究刑事責任。此外,企業作為生態損害賠償義務人,經磋商,賠償金額高達1400萬元。

2018年4月,原深圳市人居環境委員會執法人員在對深圳某企業進行檢查時,發現該企業廠區外市政管網觀察井下層有水泥管流出含重金屬的廢水。執法人員對該區域進行挖掘,發現此處雨水管道周邊土壤有淡黃色廢水滲出,經監測,滲出廢水總鉻濃度為2060毫克/升,六價鉻濃度為2010毫克/升。深圳市環境監測中心站利用水質溯源技術,排查廢水污染來源,判斷出廢水來源于該企業生產車間。經鑒定評估,此次事件受到污染的土壤總面積2189平方米,土壤總方量為8754立方米,受到污染的地下水總方量為122立方米。該案件造成的生態環境損害數額約1400萬元。

可見,企業日常經營中未定期開展環境風險排查,最終可能引發的環境法律風險是多方面的,嚴重情況下,直接可以導致企業資不抵債,以及被吊銷資質證照。

4. 環境刑事責任

土壤法第98條規定,違反本法規定,構成違反治安管理行為的,由公安機關依法給予治安管理處罰;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常見的高頻污染環境罪案件主要原因之一是非法處置危廢,如非法傾倒、處置污泥、廢液等。以(2018)蘇0682刑初674號江蘇省某市企業員工非法傾倒磷化渣100噸為例,危廢的不當處置,最終導致土壤及地下水的污染,并且難以修復,成本高昂。根據《刑法》及相關司法解釋的規定,非法處置危廢只要在3噸以上,就已經達到入罪門檻,企業管理者應當引起高度重視,完善工業固廢的自主監管。

此外,在上述提到的廢水滲漏案例,除了導致高昂的土壤修復成本,企業及其管理者最終也難逃被追究刑事責任。

二、企業風險防范要點

1. 一般工業企業的土壤污染風險防范

土壤污染區別于其它類型的污染,對于歷史遺留污染,由于污染的潛伏性和持續狀態,場地的歷史使用者并未脫離被追究法律責任的風險,相關起訴期限也不必然到期,這類法律風險具有不確定、巨額性等特點,且對企業聲譽影響非常大。作為負責任的生產型企業,建議在場地使用和經營過程中,做到如下要點:

(1)重視環境合規管理,將土壤污染防治納入企業環境風險防控體系;

(2)嚴格遵照法律法規建設和運營污染治理設施;

(3)完善工業固廢的全過程監管;

(4)確保污染物排放遵照環評及排污許可證要求;

(5)定期開展企業用地土壤環境監測;

(6)保障企業環境合規專項資金,包括購買相關保險;

(7)造成土壤污染的,應承擔損害評估、治理與修復的法律責任。

2. 土壤重點監管單位的土壤污染風險防范

(1)開展自行監測;

(2)按年度報告有毒有害物質排放情況;

(3)建立土壤污染隱患排查制度;

(4)制定土壤污染防治工作方案,將土壤污染防治工作方案報地方人民政府生態環境、工業和信息化主管部門備案。

此外,要結合企業所在地的地方性法規及地方規范性文件的土壤污染防治要求。

3. 承租廠房的土壤污染風險防范

(1)入場前監測

對于廠房租賃的單位,避免可能存在的土壤污染帶來后續土壤污染責任認定問題,建議在入場前請有資質的第三方做土壤質量監測;

(2)承租期間,在一定周期內實施土壤環境質量監測。

4. 投并購中的土壤污染責任防范

正如重慶農藥廠舊址開發案例,投并購階段未能開展獨立調查、有效識別土壤污染風險隱患的,而是依賴當地政府相關文件做背書,后續開發商的違約法律風險巨大。因此,建議在投并購過程中,至少關注如下要點:

(1)土地、廠房、在建工程、項目收購方在盡職調查階段深度了解土壤污染狀況和歷史用途。

(2)開展初步調查基礎上認為可能存在土壤污染風險的,開展詳細土壤調查。

(3)對風險及土壤污染治理成本進行評估,以避免可能存在的土壤污染帶來后續土壤污染責任糾紛的風險和巨額的土壤污染修復風險。

(4)就土壤污染狀況、風險轉移及可追溯的相關法律責任,在交易合同予以明確。

5. 企業關停搬遷過程中的土壤污染防范

(1)編制應急預案防范環境影響,并遵照落實;搬遷過程中如遇到緊急或不明情況,應及時應對處置并向當地政府和環保部門報告。

(2)規范各類設施拆除流程。確保污染防治設施正常運行或使用,妥善處理遺留或搬遷過程中產生的污染物,規范清理和拆除。

(3)安全處置企業遺留固體廢物。企業應對原有場地殘留和關停搬遷過程中產生的有毒有害物質、危險廢物、一般工業固體廢物等進行處理處置。屬危險廢物的,按危廢要求嚴格處理;對不能直接判定其危險特性的固體廢物,應按照《危險廢物鑒別標準》的有關要求進行鑒別。

(4)對于地方生態環境部門經場地環境調查及風險評估認定為污染場地的,應督促場地使用權人等相關責任人落實關停搬遷企業治理修復責任并編制治理修復方案,將場地調查、風險評估和治理修復等所需費用列入搬遷成本等。

此外,要結合企業所在地的地方性法規及地方規范性文件的土壤污染防治要求。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