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合同:仲裁協議和《聯合國國際貨物銷售合同公約》

發布時間:2021-07-29

文丨Hendrik Thies Meike Kapp-Schwoerer 德國弗里德律師事務所

譯丨徐靚 匯業律師事務所

* 本文為匯業國際合作所評論

在未訂立正式的仲裁協議而合同(如通用條款和條件)中包含仲裁條款的情況下,通用條款和條件是否被有效地列入合同就變得十分重要。就國際合同而言,須特別遵守《聯合國國際貨物銷售合同公約》(“CISG”)。德國聯邦法院(“BGH”)在2020年11月29日的一份裁決中對這些問題發表了意見。

一、事實概述

BGH的裁定基于以下事實:一家德國公司向一家荷蘭香料供應商訂購豆蔻花粉。就訂單而言,賣方(以下簡稱“被告”)每次都向買方(以下簡稱“原告”)發送確認函,其中提到荷蘭香料貿易協會條款和條件,這些條款和條件還包含一條仲裁條款。原告未簽署確認函,確認函提到的協會條款也未附在其后。

當原告在地區法院就豆蔻花粉被污染而向被告提出追索時,被告援引該仲裁協議,辯稱由于雙方同意進行仲裁程序,因此地區法院對本案無管轄權。地區法院隨后駁回了該訴訟。另一方面,上訴法院卻認為關于仲裁的抗辯是沒有事實依據的。被告在上訴中對此提出異議。

二、裁定理由概述

上訴失敗。由于缺乏有效的仲裁協議,關于仲裁的抗辯沒有事實依據。本案中雙方未簽署仲裁協議。此外,即便考慮到最惠國原則,仲裁協議也并未以其他方式被有效地納入合同中。

這表明,即使不符合形式(簽署協議),只要仲裁協議是根據援引國的法律或條約有效達成的,那么仲裁協議有效。參考《民事訴訟法》第1031條,這種情況應根據實體法進行評估。德國法以及CISG,在本案中可以作為實體法適用。

BGH首先對CISG的規定在仲裁協議中適用與否及其適用范圍這一爭議問題發表了意見,確認了其適用性。然而,即便適用CISG,該仲裁協議也未被有效地納入合同,特別是協會條款未被送達至買方,而買方也沒有任何詢問的義務。

三、實用建議

在上述裁決中,BGH集中處理了起草國際合同時必須經??紤]的兩個要素:根據CISG的規定有效納入通用條款和條件、同意仲裁協議條款,從而排除普通管轄權。

關于根據CISG納入通用條款和條件:作為一項國際條約,CISG統一了國際貨物銷售的法律規定且是具有權威性的。若當事人在公約的締約國有各自的注冊辦公地,則公約適用于當事人之間的國際貨物銷售。但是,CISG中不包含將標準條款和條件納入合同的具體規則,因此只能通過解釋來確定標準條款和條件(包括仲裁協議,如適用)是否已被有效納入。就此,須考慮各方協商、現行實踐和國際慣例等因素。應指出的是,德國判例法在將通用條款和條件有效納入國際合同方面有嚴格的把控,尤其是《德國民法典》規定的合理通知有疑問的情況下,僅有合理通知是不夠的。為確保被有效納入合同,通用條款和條件應 (i) 被送達至合同相對方并 (ii) 被其接收并被有效確認。

如果當事人希望排除CISG,還需要注意,通說認為,排除協議的訂立同樣受到CISG的約束,BGH在本裁決中對該點亦予以確認。

關于仲裁協議:通過仲裁協議,當事人可以約定他們之間的法律糾紛應由他們確定的仲裁庭來解決并受其約束,由此排除法院管轄權。需注意,仲裁條款的表述要清晰明確、沒有歧義,尤其應明確主管仲裁機構、程序語言和仲裁地點。

在訂立國際合同之前,不僅應審查CISG作為實體適用法的有效性,還應審查仲裁條款的約定,并考慮各自的優缺點。

原文發表于2021年3月8日,翻譯于2021年7月21日。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