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安全法》正式施行:重要意義、主要內容與未來前瞻

發布時間:2021-04-25

文 | 吳展 匯業律師事務所 律師

2021年4月15日,《中華人民共和國生物安全法》(以下簡稱“《生物安全法》”)正式施行?!渡锇踩ā氛绞┬星?,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先后于2019年10月經歷了一審,2020年4月二審,2020年10月三審總共三次審議,歷時一年。某種程度上,《生物安全法》是我國國家生物安全法治體系的基本法,其正式進入我國具體法治進程無疑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在抗擊2020年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過程中,習近平總書記指出:“這次抗擊新冠肺炎疫情,是對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一次大考,”《生物安全法》的出臺并實施是以上大考經驗的法治總結形式之一??梢灶A見,《生物安全法》將在防范生物風險、促進生物技術發展、支撐國家生物安全體系方面發揮重要價值。

一、重要意義

作為生物安全領域基礎性、系統性、綜合性、綱領性的重要法律,《生物安全法》的正式實施對于提升國家生物安全治理能力、傳染病防控能力、人類命運共同體構建能力等方面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一)健全生物安全法律法規體系,提升國家生物安全治理能力

在其內容上,生物安全需要應對來自生物武器和自然發生的傳染病的威脅。正因為如此,《生物安全法》客觀上需要整合安全和公共衛生兩個領域,建立新的可持續治理方法。實踐中,近幾十年來發生的新發突發傳染病疫情給我國乃至全球的生物安全帶來了新的挑戰。以上挑戰顯示,各國和國際社會需要科學提升其預防措施和生物監測系統,以便能夠為可能發生的生物危機予以儲備。在現代社會,公民的整體健康一定程度上取決于國家阻斷傳染病擴散的能力。我國2020年新型冠狀病毒肺炎防控的經驗揭示,在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發生時,國家層面的各相關部門應當反應足夠敏捷。當然,在防止生物武器所產生的威脅以及防范生物技術發展帶來的風險方面也應如此。整體上,《生物安全法》所保障的生物安全屬于國家安全的范疇。在國家安全方面,黨中央近些年來提出的總體國家安全觀需要納入國家生物安全法律法規體系作為其重要內容,并在立法層面予以落實。在其概念上,生物安全法律法規體系是指規制現代生物技術研究開發活動及其制品的商業化活動的各種法律規范所組成的相互聯系、相互補充、內部協調一致的統一整體?!渡锇踩ā返闹贫▽⒂欣谠鰪娚锓烙L險意識、提高生物防御單位防風險能力、做好生物防御準備工作、建立迅速響應機制和促進生物事件發生后的恢復工作。在此方面,建立生物安全法律法規體系將有效銜接各部門法律,為維護國家的生物安全奠定良好的法律基礎。

(二)維護生物安全秩序,提升傳染病防控能力

生物安全與國家的政治安全、社會穩定、經濟發展和公眾的生命健康息息相關,牽一發而動全身。比如,在傳染病影響生命健康方面,1349年襲擊英格蘭的瘟疫就造成當時大約三分之一的人口死亡。與人口死亡相關的,傳染病暴發造成的死亡和患病人數難以預估,更會嚴重影響民眾心理健康和社會穩定?;诎▊魅静≡趦鹊纳锇踩蜃拥闹卮笸{,制定《生物安全法》的目的就是要處理好基礎生物安全問題,從根源上遏制傳染病的擴散,從而降低因傳染病導致人口傷亡及其他負面影響。為了實現以上目的,《生物安全法》在文本內容上不僅在第一章總則部分進行原則規定,而且在其他章節對生物安全風險防控體制、防控重大新發突發傳染病、動植物疫情、生物技術研究、開發與應用安全、病原微生物實驗室生物安全、人類遺傳資源與生物資源安全、防范生物恐怖與生物武器威脅、生物安全能力建設等日常監管和應急治理內容進行全面規定。此外,《生物安全法》還在第九章法律責任部分全面規定了針對生物安全領域相應違法犯罪對象可以作出資格罰、財產罰、申誡罰、人身罰等行政及刑事處罰內容??傮w上,《生物安全法》創設系統化的生物安全法律秩序,有助于全面維護生物安全秩序,提升傳染病防控能力。

(三)推進國際生物安全合作,提升人類命運共同體構建能力

生物安全是全球性問題,傳染病具有快速蔓延不受國界束縛的特性。2020年新型冠狀病毒防控的歷程顯示,在全球化趨勢下,國家和國際衛生政策之間的界限已經越來越模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可以在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發生時獨善其身。在現代社會,傳染病擁有了更多的傳播途徑,可通過旅游、商業和學術交流等渠道進行傳播,客觀上需要全球合作應對。在具體內容方面,《生物安全法》第六條規定了國際合作原則,即國家加強生物安全領域的國際合作,履行中華人民共和國締結或者參加的國際條約規定的義務,支持參與生物科技交流合作與生物安全事件國際救援,積極參與生物安全國際規則的研究與制定,推動完善全球生物安全治理”,體現了國際合作的立法原則。此外,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的提出,在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語境下更顯得尤為珍貴。疫情防控現實證明,一國的生物安全如果得不到保障,全球的生物安全都可能會受到威脅。有鑒于此,秉持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形成人類命運休戚與共、國際社會相互依存、共同合作的理念,有助于在生物安全領域推進國際合作,提升人類命運共同體構建能力。

二、主要內容

《生物安全法》共計十章,八十八條,圍繞我國生物安全制度全面規定了以下內容:

(一)《生物安全法》基本原則

《生物安全法》在其總則部分規定了相應的基本原則。概括而言,以上基本原則主要包括:

其一,國家主權原則。在其概念上,《生物安全法》對生物安全采廣義概念,具體涵蓋生命健康、生態安全、經濟安全以及國家安全不受現代生物技術及其應用、生態環境的開發利用、外來入侵生物以及致病有害生物侵害的狀態等豐富內容。無論何種生物安全內容,其具體落實都要遵循國家主權原則。在現代意義上,主權是指對于一個國家而言最高、絕對和不受控制的統治權。它是具體政治權力的淵源;表現為一國在國內對其政府建制的最高管理權,在國際上的獨立權和自主管理國內事務不受外國支配的權力,諸如在國內制定法律并適用、征納捐稅、同外國宣戰媾和、締結同盟條約或進行商業交往等。根據《生物安全法》第三條之規定,生物安全屬于國家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對其落實之邏輯起點應當是尊重和維護我國國家主權。

其二,黨的領導原則。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征,這是黨領導中國人民進行革命、建設與改革的歷史經驗總結。在文本層面,現行憲法第一條第二款是對以上歷史事實的文本確認,同時也是對一切立法活動確立了黨的領導原則?!渡锇踩ā吩谄涞谒臈l對黨的領導原則進行了明確規定,強調應堅持中國共產黨對國家生物安全工作的領導,建立健全國家生物安全領導體制,加強國家生物安全風險防控和治理體系建設,提高國家生物安全治理能力。

其三,貫徹總體國家安全觀原則?!渡锇踩ā访鞔_規定了生物安全的重要地位和原則,規定生物安全是國家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并在其第三條明確規定維護生物安全應當貫徹總體國家安全觀。在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安全法》第二條、第三條和第八條確定了我國當下的總體國家安全觀。2020年2月14日,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十二次會議并發表重要講話,強調要從保護人民健康、保障國家安全、維護國家長治久安的高度,把生物安全納入國家安全體系并系統規劃國家生物安全風險防控和治理體系建設,以全面提高國家生物安全治理能力。

其四,協同配合原則。在我國生物安全,尤其是國門生物安全領域,相應的管理職權由不同部門分擔,這種模式是世界上大多數國家采取的管理體制。從其形成來說,以上管理體制是歷史形成的,是隨著各個部門在發展過程中針對所遇到的國門生物安全威脅采取各種管理措施逐步建立起來的。實踐中,這種管理體制會存在信息不能共享、行動不能統一、管控不能一致甚至出現相互抵觸等問題。鑒于以上情形,《生物安全法》明確規定協同配合,以實現不同部門之間在生物安全職能領域的高效發揮。以防控重大新發突發傳染病、動植物疫情為例,國家要建立重大新發突發傳染病、動植物疫情聯防聯控機制。在該機制下,發生重大新發突發傳染病、動植物疫情,應當依照有關法律法規和應急預案的規定及時采取控制措施;國務院衛生健康、農業農村、林業草原主管部門應當立即組織疫情會商研判,將會商研判結論向中央國家安全領導機構和國務院報告,并通報國家生物安全工作協調機制其他成員單位和國務院其他有關部門。

其五,以人為本原則。根據《生物安全法》第一條之規定,《生物安全法》的主要目標旨在保障人民生命健康,應當踐行以人為本原則。在我國,尊重和保障人權是憲法予以確認的公民基本權利。從人權的內容來說,其是包含生命、健康、平等、自由、勞動、休息、受教育、隱私等豐富內容的綜合權利體系。在此體系中,生命健康權是重要的人權內容之一。在生物安全執法實務中,執法機關可能會采取一些限縮或者犧牲部分公民權利的措施,但以上措施的采取應當秉持保護公民的生命健康目的而展開。

其六,風險預防原則。根據《生物安全法》第二條第一款之規定,生物安全是指國家有效防范和應對危險生物因子及相關因素威脅,生物技術能夠穩定健康發展,人民生命健康和生態系統相對處于沒有危險和不受威脅的狀態,生物領域具備維護國家安全和持續發展的能力。在此方面,貫徹風險預防原則至為重要。以生物安全法領域的防控傳染病為例,國內知名流行病學專家曾光教授在其《論零級預防》中就舉例指出,在國境口岸加強入境檢疫是最有效、最經濟的預防方法。在2020年新型冠狀病毒肺炎防控過程中,相關經驗也充分證明,口岸衛生檢疫作為國門衛士,仍然是中國公共衛生體系中最為重要、最為有效的組成部分,它是阻斷境外傳染病傳入的第一道防線,不可或缺,并且正在發揮越來越積極的作用。當然,在生物安全領域貫徹風險預防原則,并不僅僅體現為在國境口岸實施的檢疫,而是應當將此原則貫穿生物技術開發、生產發展、生物安全日常監管和應急治理的全流程當中??傮w上,要在生產力高度發達的現代社會規避風險,就要求對此種開發利用行為的每一個細節開展規劃與控制,以上所有活動都要在科學和科層制的庇護之下實施。

(二)《生物安全法》基本制度

在一定意義上,人們常把《生物安全法》理解為“休眠法”, 會有“新奇又陌生”的感覺。之所以如此,很大程度上是因為該法在很多情形下僅僅在發揮其日常監管職能,往往與社會大眾不會發生直接、直觀的聯系。實踐中,通常是在突發重大疫情的情形下,該法才會因采取隔離、限制出行等應急措施而為普通人所感知。概括而言,我國《生物安全法》所規定的制度也包括日常監管制度和應急管理制度兩方面內容。

日常監管制度

(1) 生物安全名錄和清單制度。建立生物安全名錄和清單制度的目的在于明確從事生物安全行為合法或非法的基本界線。根據《生物安全法》第十八條之規定,國家建立生物安全名錄和清單制度。國務院及其有關部門根據生物安全工作需要,對涉及生物安全的材料、設備、技術、活動、重要生物資源數據、傳染病、動植物疫病、外來入侵物種等制定、公布名錄或者清單,并動態調整。實踐中,許多國家在其國門生物安全法律法規中要求制定各種管制性生物相關名錄,例如美國制定了“港口隔離防疫傳染病名錄”和“管制性植物有害生物名錄”,歐盟制定了“外來入侵物種(IAS)名錄”,中國制定了“進境動物檢疫疫病名錄”、“進境植物檢疫性有害生物名錄”、“中國外來入侵物種名單”、“國家重點管理外來入侵物種名錄”、“進出口野生動植物種商品目錄”等。以上名錄、目錄的主要作用在于明確管理目標,制定切實可行的監管措施。

(2) 生物安全標準制度。維護生物安全需要基本的標準和技術規范。在生物安全領域,標準能夠發揮重要的支撐作用。以我國在2020年新型冠狀病毒肺炎防控中的科技支持為例,一批移動式生物安全實驗室在疫情發生后被迅速部署到疫情防控一線。在此過程中,國家標準GB27421-2015《移動式實驗室 生物安全要求》基于其前瞻性、創新型、實用性等鮮明特點,發揮了重要的技術支撐作用。正是基于標準的重要作用,《生物安全法》在其第十九條予以規定,國家建立生物安全標準制度。國務院標準化主管部門和國務院其他有關部門根據職責分工,制定和完善生物安全領域相關標準。國家生物安全工作協調機制組織有關部門加強不同領域生物安全標準的協調和銜接,建立和完善生物安全標準體系。

(3) 生物安全審查與監督檢查制度。在具體內容上,生物安全審查是國家層面的重要安全審查制度,其審查對象為影響或者可能影響國家安全的生物領域重大事項和活動,審查主體為國務院有關部門,審查的目的在于有效防范和化解生物安全風險。與生物安全審查制度不同,生物安全監督檢查制度則是著眼生物安全領域的日常執法檢查。對此,《生物安全法》第二十五條、第二十六條規定了生物安全監督檢查的主體、人員組成、檢查措施、違法信息共享等內容。

(4) 生物安全管理的基本法律措施。在生物安全領域,為了在生物領域具備維護國家安全和持續發展的能力,健全的生物安全管理舉措至關重要。為此,《生物安全法》在許多領域明確了生物安全管理的具體要求和職責,主要體現在:一是進出境的人員、運輸工具、集裝箱、貨物、物品、包裝物和國際航行船舶壓艙水排放等應當符合我國生物安全管理要求。二是在病原微生物領域,國家根據病原微生物的傳染性、感染后對人和動物的個體或者群體的危害程度,對病原微生物實行分類管理。從事高致病性或者疑似高致病性病原微生物樣本采集、保藏、運輸活動,應當具備相應條件,符合生物安全管理規范。病原微生物實驗室的設立單位負責實驗室的生物安全管理,制定科學、嚴格的管理制度,定期對有關生物安全規定的落實情況進行檢查,對實驗室設施、設備、材料等進行檢查、維護和更新,確保其符合國家標準。病原微生物實驗室設立單位的法定代表人和實驗室負責人對實驗室的生物安全負責。三是在企業生產方面,企業對涉及病原微生物操作的生產車間的生物安全管理,依照有關病原微生物實驗室的規定和其他生物安全管理規范進行。四是明確了履行生物安全管理職責人員的政務處分內容,即履行生物安全管理職責的工作人員在生物安全工作中濫用職權、玩忽職守、徇私舞弊或者有其他違法行為的,依法給予處分。

(5) 生物安全風險監測預警制度。比較傳統安全威脅而言,生物危害可能在短時間內產生跨區域、遠距離傳播。正因為如此,及時感知并有效預警是應對生物威脅的關鍵所在。有鑒于此,《生物安全法》明確建立我國在此領域的監測預警制度體系內容及參與主體。根據《生物安全法》第十四條和第二十七條之規定,國家建立生物安全風險監測預警制度。國家生物安全工作協調機制組織建立國家生物安全風險監測預警體系,提高生物安全風險識別和分析能力。具體實施層面,各相關參與主體國務院衛生健康、農業農村、林業草原、海關、生態環境主管部門應當建立新發突發傳染病、動植物疫情、進出境檢疫、生物技術環境安全監測網絡,組織監測站點布局、建設,完善監測信息報告系統,開展主動監測和病原檢測,并納入國家生物安全風險監測預警體系。

(6) 生物安全風險調查評估制度。生物安全隱患具有較強的技術性,通過調查評估及時發現以上隱患具有重要的價值,《生物安全法》對建立生物安全風險調查評估制度以及具體適用情形進行了明確規定。根據《生物安全法》第十五條之規定,生物安全調查評估分為定期評估和應急評估兩種。具體而言,《生物安全法》第十五條第一款規定定期評估,第二款規定應急評估。定期評估的實施主體為國家生物安全工作協調機制,其應當根據風險監測的數據、資料等信息,定期組織開展生物安全風險調查評估。應急評估的主體為有關部門,具有以下情形之一的,應當及時開展生物安全風險調查評估,依法采取必要的風險防控措施:(一)通過風險監測或者接到舉報發現可能存在生物安全風險;(二)為確定監督管理的重點領域、重點項目,制定、調整生物安全相關名錄或者清單;(三)發生重大新發突發傳染病、動植物疫情等危害生物安全的事件;(四)需要調查評估的其他情形。

(7) 生物安全信息發布及共享制度。生物安全信息在生物安全管理過程中具有重要的資料、數據價值,有助于固化、交換生物安全管理方面的進展和經驗。另一方面,生物安全信息也是向社會公眾進行生物安全宣傳,推進公眾參與的重要基礎?!渡锇踩ā吩谄涞谑鶙l、第十七條規定了生物安全信息共享制度和生物安全信息發布制度。國家建立的生物安全信息共享制度由國家生物安全工作協調機制組織建立統一的國家生物安全信息平臺,有關部門應當將生物安全數據、資料等信息匯交國家生物安全信息平臺,實現信息共享。在生物安全信息發布制度方面,要由相應的信息發布主體對相關信息內容進行發布。具體來說,國家建立生物安全信息發布制度。國家生物安全總體情況、重大生物安全風險警示信息、重大生物安全事件及其調查處理信息等重大生物安全信息,由國家生物安全工作協調機制成員單位根據職責分工發布;其他生物安全信息由國務院有關部門和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及其有關部門根據職責權限發布。同時,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編造、散布虛假的生物安全信息。

(三) 應急管理制度

應急管理是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組成部分。2019年11月29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主持中央政治局第十九次集體學習時就強調指出:“應急管理是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重要組成部分,承擔防范化解重大安全風險、及時應對處置各類災害事故的重要職責,擔負保護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和維護社會穩定的重要使命?!鄙锇踩鳛閲野踩闹匾獌热葜?,對此領域的風險予以防范,科學規定相應的應急管理制度,是包括《生物安全法》在內的生物安全法律法規體系的的重要內容。

(1) 統一領導、協同聯動、有序高效的生物安全應急制度。根據《生物安全法》第二十一條之規定,國家建立統一領導、協同聯動、有序高效的生物安全應急制度。在該制度下,國務院有關部門、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及其有關部門、中國人民解放軍、中國人民武裝警察部隊都是參與主體,以上主體依照《生物安全法》的規定或者按照中央軍事委員會的命令,從事組織、指導、督促制定生物安全事件應急預案,開展應急演練、應急處置、應急救援和事后恢復等工作,或者依法參加生物安全事件應急處置和應急救援工作。

(2) 境外重大生物安全事件應對制度。2020年新型冠狀病毒肺炎防控的經驗顯示,面對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此類生物安全風險,及時依法采取指定口岸、醫學檢查等應對措施至關重要。對此,《生物安全法》在其第二十四條規定境外重大生物安全事件應對制度予以體現,即國家建立境外重大生物安全事件應對制度。境外發生重大生物安全事件的,海關依法采取生物安全緊急防控措施,加強證件核驗,提高查驗比例,暫停相關人員、運輸工具、貨物、物品等進境。必要時經國務院同意,可以采取暫時關閉有關口岸、封鎖有關國境等措施。

(3) 生物安全事件調查溯源制度。根據《生物安全法》的規定,生物安全涉及的領域較為龐雜。如發生生物安全事件,及時進行科學、嚴謹的調查溯源工作具有重要的意義。以轉基因食品為例,涵蓋轉基因產品研發、試驗、申請、批準、注冊、授權、生產、供應全過程的可追溯能力有助于保障,一旦發生此領域的生物安全事件,能夠減少事故損失,縮小問題食品范圍,追蹤問題食品流向,及時回收問題食品,并明確管理責任?;诖?,《生物安全法》第二十二條對生物安全事件溯源制度予以規定,國家建立生物安全事件調查溯源制度。發生重大新發突發傳染病、動植物疫情和不明原因的生物安全事件,國家生物安全工作協調機制應當組織開展調查溯源,確定事件性質,全面評估事件影響,提出意見建議。

三、未來前瞻

《生物安全法》調整范圍廣泛,全面涵蓋(一)防控重大新發突發傳染病、動植物疫情;(二)生物技術研究、開發與應用;(三)病原微生物實驗室生物安全管理;( 四) 人類遺傳資源和生物資源安全管理;(五)防范外來物種入侵與保護生物多樣性;(六)應對微生物耐藥;(七)防范生物恐怖襲擊與防御生物武器威脅;(八)其他與生物安全相關的活動。從實施法律的角度來說,《生物安全法》的正式生效只是第一步。未來還需要在《生物安全法》的配套法律法規體系建設、生物安全相關法律執法實效、生物安全能力建設和科技支撐、生物安全法治宣傳教育和社會公眾參與等領域進行大量的細致工作。

(一)以《生物安全法》為依據,修訂配套法律規范

《生物安全法》制定過程中,栗戰書委員長曾對我國《生物安全法》進行定位,指出它是一部“內容全面、結構完整、重點突出,具有基礎性、系統性、綜合性、統領性的生物安全基本法”?!渡锇踩ā飞Ш?,落實其相應條款客觀上需要修訂、更新相關法律規范來完成。由于《生物安全法》涉及面較廣,需要修訂、更新的法律規范較多,客觀上需要加強立法層面的協調力度。在生物安全這個涉及眾多國家機關、不同層級法律規范的法律體系建構過程中,尤其需要加強立法之間的協調、統一。概括而言,需要修訂、更新的主要包括傳染病防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對、食品安全、遺傳修飾(轉基因)生物、生物制品、交通檢疫、動物生物安全、植物生物安全、進出境檢疫、林業生物安全、外來物種入侵、瀕危物種、物種資源和遺傳資源保護、兩用物項和技術管控、生物技術與實驗室生物安全監管等領域法律規范。

(二)提升既有生物安全相關法律執法實效

某種意義上,執法績效是行政執法的結果和效果。行政執法作為政府提供的“公共品”,不僅包括行政執法機構在履行執法職能過程中的效率和能力,還體現了執法活動的質量以及內容的效果。在生物安全法律法規體系中,許多既有的法律法規也是我國生物安全法律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從實施生物安全法律的角度來說,要增強依法治國的意識堅持以法治的理念、法治的體制、法治的程序開展生物安全工作。實際上,從法律承繼的角度來說,新的生物安全法是對既有法律規范的繼承和創新、完善和補充。在特定的執法層面,有必要執行以新的生物安全法為核心的所有相關法律法規,完善現有的管理制度和運行機制,借鑒國外經驗,提高管理效率,取得實際成果。

(三)注重生物安全能力建設和科技支撐

生物安全能力建設是《生物安全法》日常監管和應急管理的重要基礎設施,客觀上需要投入重要資源予以關注。以國境口岸能力建設為例,《生物安全法》就在其第三十一條予以規定,強調國家加強國境、口岸傳染病和動植物疫情聯合防控能力建設。實際上,生物安全能力建設涉及復雜的內容,需要科學籌劃:一方面,要加強生物安全人才培養,特別是執法隊伍能力建設,提高執法人員綜合素質,其次,要建設好生物安全基礎設施,尤其是管制性生物檢測監測中心、信息中心、標準物質保藏中心、隔離檢疫中心、高等級生物安全實驗室等。再次,要大力支持生物安全科技??茖W技術是任何處理生物安全威脅的努力的關鍵性組成部分,要加大生物安全科學研究和技術開發財政支持力度,解決生物安全工作中的重大科學問題和技術難題,掌握科學理論和核心技術,充分利用新一代信息技術和人工智能等高科技,為生物安全管理提供堅強的科技支撐,進而為生物安全法律法規的制定與完善奠定基礎。

(四)加強生物安全法律法規宣傳教育和公眾參與

自古以來,安全就是人類文明的“鎧甲”,國境線就是國家的“生命線”。國家安全的“生物防線”牢不可破,國家文明大廈的基石才能穩固。鞏固國家的“生物防線”除了國家層面通過制定和實施法律加以落實以外,也應當注重在以上過程中社會公眾的廣泛參與。2020年新型冠狀病毒肺炎防控的經驗充分證明,社會公眾提升國家生物安全法律意識,參與相應的法律活動,有助于提升國家實施《生物安全法》的具體績效。當然,從社會公眾,尤其是企業的角度來說,客觀上也有必要深入學習和理解《生物安全法》,加強企業自身相應的合規制度建設。畢竟,《生物安全法》的實施全面涵蓋企業在生物技術研究、開發、應用,進出口動植物等生物產品、病原微生物實驗室建立及運營活動,人類遺傳資源和生物資源的采集、保藏、利用、對外提供,外來物種的引進等內容。合規、合法的從事上述活動,在此基礎上為創設和維護國家的良好生物安全秩序貢獻力量,客觀上也需要積極參與《生物安全法》相關法制活動。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