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遇和挑戰——RCEP原產地規則之解析

發布時間:2021-04-13

文 | 楊杰 合伙人   李志 匯業律師事務所 

一、序言

2020年11月15日,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 Agreement,以下簡稱RCEP)的15個成員國,正式簽署這個全球“參與人口最多、成員結構最多元、發展潛力最大”的自貿協定,RCEP的神秘面紗終被揭開。在RCEP諸多條文以及規則之中,最受矚目者當屬其第三章:原產地規則(Rules of Origin)。為推動RCEP原產地規則在中國的落地實施,規范RCEP項下進出口貨物原產地管理,促進我國與RCEP其他締約國的經貿往來;2021年3月4日,海關總署公布《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經核準出口商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海關經核準出口商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2021年3月31日,海關總署又公布《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項下進出口貨物原產地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RCEP原產地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兩者均面向社會公開征求修改意見和建議。在此背景之下,實有必要對RCEP原產地規則進行解讀,以更好應對RCEP原產地規則為國際貿易帶來的機遇和挑戰。

二、原產地的概念以及意義

(一)原產地的概念

RCEP條文中,并未明確規定原產地的概念。但是,《進出口貨物原產地條例》第二十六條,針對貨物原產地,給出了清晰表述。根據該條規定,貨物原產地,是指依照本條例確定的獲得某一貨物的國家(地區)。這對理解RCEP項下的原產地概念,同樣適用。在此基礎上,還需要注意以下兩個問題。

第一,所謂的原產地,是針對貨物而言。換句話說,無論是在RCEP中,還是在《進出口貨物原產地條例》內,都不存在針對“勞務、服務、無形資產或不動產等”的原產地概念。

第二,貨物,是指各種形態和種類的商品、產品、物品或原料等。比如,馬來西亞種植的鮮花、澳大利亞畜場的牛肉,以及日本捕撈的海鮮等,都屬于RCEP所認可的貨物范疇。

(二)原產地的意義

對于獲得原產地資格的貨物,其在國際貿易出口活動中,可以享受到進口國的各種法律優惠或政策優待。其中,最為重要的優惠措施就是關稅減免,這在RCEP中體現的淋漓盡致。RCEP締約方的貨物只要取得原產地資格,就能夠適用RCEP協定稅率,這帶來的關稅影響在RCEP框架之下,幾乎是“革命性”的。詳細內容,將在本文“四、RCEP原產地規則帶來的關稅影響”部分進行討論。

此外,需要附帶說明的是,濫用原產地規則或者偽造原產地規則,也會給一國企業帶來負面的后果。例如,RCEP第三章第三十一條規定,每一締約方應當采取或維持適當的處罰或其他措施打擊違反與本章規定相關法律法規的行為?!禦CEP原產地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第三十四條亦規定,申請人申請簽發原產地證書時,應當對提交的信息和資料的真實性、準確性、有效性承擔法律責任。

 三、RCEP原產地規則梳理

RCEP原產地規則集中分布在RCEP第三章(該章共兩節,分別為:第一節原產地規則,下設15個條文;第二節簽證操作程序,下設20個條文),以及第三章兩個附件(分別是:附件一產品特定原產地規則;附件二最低信息要求)之中。需要特別說明的是,RCEP原產地規則雖然規定諸多“頗具特色”的內容,但是,其中的相當部分規則,已星羅棋布于中國現行實證法體系中。因此,從這個意義上來說,RCEP原產地規則,并非聚焦于規則的獨創性與新穎性,而是側重體現RCEP帶來的區域整體經濟效益。以下將結合RCEP第三章以及其附件一,并輔以海關總署《海關經核準出口商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與《RCEP原產地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兩份文件,對RCEP原產地規則進行重點梳理??紤]到論文篇幅以及RCEP原產地各個規則相互之間的重要程度,本文的討論集中于原產貨物、累積規則、經核準出口商制度,以及原產地證明四個關鍵方面。事實上,這四項規則也是RCEP原產地規范中,最為核心的部分。

(一)原產貨物

1. 形式上的三分法

究竟何為RCEP項下的原產貨物?對此問題,RCEP第三章第二條規定,符合下列條件之一并滿足本章其他適用要求的貨物應當視為原產貨物:

根據第三章第三條(完全獲得或者生產的貨物)在一締約方完全獲得或者生產;

在一締約方僅使用來自一個或一個以上締約方的原產材料生產;

在一締約方使用非原產材料生產,并且符合第三章附件一(產品特定原產地規則)所列的適用要求。

相較于中國國內對原產地劃分的二分法,即完全獲得與非完全獲得而言,RCEP第三章第二條在形式上采取原產貨物劃分的三分法;但是,就其規范內容來說,只是對二分法作了形式上的變形,并沒有進行任何實質性的改變。詳細來說,RCEP第三章第二條第一項,指的是完全獲得或生產的貨物;RCEP第三章第二條第二項與第三項,指的是非完全獲得或生產的貨物,第二項和第三項區別在于,第二項中的材料為原產材料,而第三項中的材料為滿足特定規則的非原產材料。對于特定規則,RCEP零散規定于第三章第五條以及附件一中?!禦CEP原產地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第三條第一款第三項對其進行了清晰化整理,亦即需要符合稅則歸類改變、區域價值成分、制造加工工序或者其他要求。其中,需要重點說明的是區域價值成分要件。

2. 區域價值成分要件

RCEP某一締約國使用非原產材料生產貨物,符合區域價值成分(Regional Value Content,簡稱RVC)不少于百分之四十(RVC40)的要件,才能具備原產地資格。有關RVC的計算公式,不同于中國-東盟自貿協定(CAFTA)采扣減法計算區域價值成分,RCEP采取扣減法與累加法雙軌制模式計算區域價值成分,具體公式如下。

扣減公式

640.png

若RVC≥40%,則締約國使用非原產材料生產的貨物在締約國取得原產地資格。

累加公式

640 (1).png

若RVC≥40%,則締約國使用非原產材料生產的貨物在締約國取得原產地資格。

因為,貨物離岸價格(FOB)-非原產材料價格=原產材料價格+直接人工成本+直接經營費用成本+利潤+其他成本;所以上述扣減公式與累加公式為等式。至于RCEP為何將扣減公式與累加公式同時列入,筆者推測可能是基于以下兩點考慮。

第一,如果像CAFTA那樣,僅采扣減公式,可能會出現非原產材料價格無法確定的情形,此時無法計算區域價值成分。

第二,采取兩種公式,可以給予不同締約國更多選擇與便利。即使在計算區域價值成分時,可以同時采取扣減法與累加法兩種方法,締約國企業也能根據自身情況,選擇最具效率的方法。

(二)累積規則

承上所述,與區域價值成分緊密連接的是累積規則。所謂累積規則,是指在確定產品的原產地時,可以將生產過程中使用的其他締約方的原產材料視為生產國自己的原材料加以累積,從而使出口產品更易達到關稅減讓的條件。累積規則被視為RCEP原產地規則中,最具特色的內容。RCEP累積規則規定在其第三章第四條,分為兩款,具體條文如下。

除本協定另有規定外,符合第三章第二條(原產貨物)規定的原產地要求且在另一締約方用作生產另一貨物或材料的材料,應當視為原產于對制成品或材料進行加工或處理的締約方。

締約方應當自本協定對所有簽署國生效之日起審議本條。本項審議將考慮將第一款中累積的適用范圍擴大到各締約方內的所有生產和貨物增值。除締約方另有共識外,締約方應當自開始之日起五年內結束審議。

有關RCEP第三章第四條第一款規定的累積規則,與現行《海關進出口貨物優惠原產地管理規定》第六條中的規定,都屬于“雙邊累積”規則。根據《海關進出口貨物優惠原產地管理規定》第六條,原產于優惠貿易協定某一成員國或者地區的貨物或者材料在同一優惠貿易協定另一成員國或者地區境內用于生產另一貨物,并構成另一貨物組成部分的,該貨物或者材料應當視為原產于另一成員國或者地區境內。舉例來說,原產于馬來西亞的鮮花,出口至韓國,被加工成高檔香水后售往中國。無論是根據RCEP第三章第四條第一款中的累積規則,還是依據《海關進出口貨物優惠原產地管理規定》第六條中的累積規則,在滿足“雙邊累積”規則的情況下,鮮花視為原產于韓國,其價值部分可以累積計入韓國香水價值中。這種規定的影響在于,若不允許價值累積,一旦鮮花在最終產品即高檔香水中的價格超過60%,根據扣減法公式計算區域價值成分時,RVC必將小于40%,此時,高檔香水不能在韓國取得原產地資格,出口至RCEP其它締約國時,無法適用優惠稅率。因為RCEP明確認可累積規則,故而,即使鮮花在最終產品即高檔香水中的價格超過60%,因其視為原產于韓國的貨物,根據累加公式,最終產品高檔香水即可輕易取得原產地資格,進而在出口到RCEP其它締約方時,獲得關稅優惠。

RCEP累積規則中,真正具有意義的條文是RCEP第三章第四條第二款。根據該款,可將累積的適用范圍擴大到各締約方內的所有生產和貨物增值。舉例而言,韓國為生產高檔香水,分別從馬來西亞、新加坡、印度尼西亞以及菲律賓采購四種鮮花,只要這四種鮮花在高檔香水中的價格占比大于等于40%,根據累加法公式,韓國生產的高檔香水就能取得RCEP項下的原產地資格,進而降低關稅成本??紤]到RCEP成員國的經濟總量占全球經濟總量的29.3%,如果RCEP第三章第四條第二款所設想的“區域累積”(而非某一締約方與另一締約方之間的累積)能夠實現,則實際效果將遠超RCEP第三章第四條第一款,帶來的經濟收益將“難以估量”。

因為RCEP第三章第四條第二款,需要RCEP正式生效后,才能開始審議。并且,起草者非常慎重地使用了“考慮”(consider)一詞,海關總署公布的《RCEP原產地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也未提及“區域累積”規則。因此,RCEP第三章第四條第二款能否成為現實,還有待觀察。

(三)經核準出口商制度

承上所言,在對RCEP項下原產貨物以及累積規則進行介紹后,下文說明與原產貨物和累積規則息息相關的經核準出口商制度。

經核準出口商制度是指,能夠熟練運用原產地規則的企業,經過海關核準可以自行出具原產地證明(聲明),并且享受關稅減讓的制度。中國-瑞士、中國-冰島、中國-毛里求斯之間的自貿協定,均采用了經核準出口商制度,RCEP也不例外。

根據RCEP第三章第二十一條,每一締約方應當依照其國內法律法規,向在本協定項下出口貨物的出口商授予經核準出口商的資格。與此同時,RCEP第三章第二十一條還同步規定了出口締約方主管部門的四項職責,以及經核準出口商應當承擔的四項義務,因條文較為抽象繁瑣,此不贅述。

為有效實施RCEP關稅減讓和原產地規則實施工作,《海關經核準出口商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在RCEP的原則性規定基礎上,以企業信用為主線,細化了經核準出口商認定標準和程序,經核準出口商的權利和義務,以及主管海關的管理處罰措施等等。

綜合言之,經核準出口商制度,一方面,便利了RCEP區域供應鏈的優化;另一方面,也對出口企業RCEP原產地規則理解能力,提出更高的要求。

(四)原產地證明

承接上述,在討論完原產貨物、累積規則與經核準出口商制度后,就需要介紹RCEP原產貨物的證明文件,亦即,原產地證明。

根據RCEP第三章第十六條以及《RCEP原產地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第十八條,原產地證明分為原產地證書和原產地聲明。原產地證書與原產地聲明的區別在于出具主體不同,原產地證書由出口成員方簽證機構簽發,原產地聲明由出口成員方經核準出口商開具;相同之處為,兩者均為原產地證明文件,都應當以英文填寫,有效期皆為一年。

對于僅在某一締約國進行中轉或者復出口的原產貨物,不經任何處理,該締約國的簽證機構、經核準出口商可以依據初始原產地證明正本簽發或者開具新的原產地證明,用于證明貨物的原產資格以及原產國未發生變化。這就是所謂的“背對背原產地證明”(Back-to-Back Proof of Origin)。根據RCEP第三章第十九條以及《RCEP原產地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第二十一條,背對背原產地證明可分為兩類:簽證機構簽發的背對背原產地證書與經核準出口商開具的背對背原產地證聲明。無論是哪一種背對背原產地證明,都需以初始原產地證明存在為簽發(開具)前提。

四、RCEP原產地規則帶來的關稅影響

上文已經系統解說RCEP原產地中的重要規則,包括原產貨物、累積規則、經核準出口商制度與原產地證明四個部分。RCEP各成員國之間,也作出立即降至零關稅以及十年內降至零關稅的承諾。在此基礎之上,需要進一步探討,RCEP原產地規則帶來的關稅影響。

(一)進口關稅稅率

RCEP共15個締約國,不同締約國進口關稅體系與稅率各有不同,在適用原產地規則時,也會有所差異,本文僅以中國為例進行分析。

2001年之前,中國未加入WTO,根據《進出口關稅條例》(1992修訂)第六條,進口關稅僅設兩欄稅率,即普通稅率和優惠稅率。中國加入WTO之后,為履行關稅減讓義務,《進出口關稅條例》第九條設最惠國稅率、協定稅率、特惠稅率、普通稅率、關稅配額稅率等進口關稅稅率。其中,普通稅率是最高的進口關稅稅率,協定稅率是最為優惠的進口關稅稅率(比最惠國稅率還要低)。有關協定稅率,例如,2002年起,我國開始對原產于韓國、斯里蘭卡和孟加拉國的部分進口商品實行曼谷協定稅率。

RCEP生效后,對于其它締約國出口至中國具備原產地資格的貨物,結合RCEP第三章第二十二條與《RCEP原產地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第二十四條之規定,可適用RCEP項下的協定稅率。

(二)進口關稅減免

RCEP某一締約國的出口企業,經由上述一個或多個規則,生產出原產貨物,則可享受RCEP項下的協定稅率優惠。RCEP的最終目標是,區域內90%的商品貿易最終會實現零關稅(立即或十年內降至零),這實為區域經濟一體化發展的一個里程碑,可以極大地消除區域內部的關稅貿易壁壘,為從事出口貿易的企業帶來巨大發展機遇。就中國而言,將近30%的出口貨物,可以享有零關稅的待遇。但是,必須注意到,因締約國一方企業,出口貨物至另一締約方時,不僅會面臨關稅負擔,還可能會面臨進口環節增值稅、進口環節消費稅負擔,而RCEP著力解決的是關稅減免,并沒有涉及到進口環節增值稅與進口環節消費稅的減讓問題。除此之外,關稅減免與本國企業的發展甚至存活息息相關,RCEP的15個締約國之間,在關稅減免的妥協上,也勢必會進行復雜的力量博弈。因此,最終達成的關稅減免成果,可能比預期要少。

五、結語

本文在RCEP文本的基礎上,結合海關總署最新公布的《海關經核準出口商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以及《RCEP原產地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兩份文件,對RCEP項下的原產地規則作了理解。依照本文見解,RCEP系統規定了原產貨物、累積規則、經核準出口商制度與原產地證明,這一系列原產地規則的價值,并不在于規則自身,而在于規則帶來的區域整體經濟效益。在這之中,最有影響的是RCEP協定稅率適用后的關稅減免效應。當然,在新規則到來之際,于國際貿易與海關合規實踐之中,如何應對RCEP原產地規則帶來的影響?《海關經核準出口商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與《RCEP原產地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又可能帶來哪些合規層面的挑戰?海關監管與稽查方式是否會有所革新?這些或許也是跨國企業、國際貿易企業以及貨代物流企業等關注的話題;我們將在下一篇文章中,對此類問題進行闡述。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