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分析:無形資產作為租賃物的現在與未來

發布時間:2021-04-01

文 | 畢英鷙 匯業律師事務所 合伙人

前言:

2021年3月24日,天津市首例涉無形資產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件在天津市濱海新區人民法院(天津自由貿易試驗區人民法院)東疆保稅港區融資租賃中心法庭(以下簡稱“東疆融資租賃中法庭”)宣判。該案是否上訴,是否成為最終判決,筆者暫無確切信息,我們以一審判決作為參考,對該案例進行分析。

判決書認定:以電視欄目著作權為租賃物的融資租賃合同有效。該案件的宣判引起了融資租賃法律實務界及各大融資租賃公司的熱烈討論,關于無形資產能否作為租賃物的爭議從未停止,在法律規定尚未明確的前提下,東疆融資租賃中心法庭本次案件的宣判是很可能是無形資產正式被接納為適格租賃物的重要一步。

一、案件的意義

該融資租賃合同糾紛的租賃物為電視欄目著作權,是一檔由部分明星嘉賓參加的文旅真人秀節目,已在個別地方電視臺和視頻App播放且具有一定的收視率。原、被告雙方合同約定,被告某互動傳媒公司(承租人),將上述電視欄目著作權轉讓給原告遠東宏信(天津)融資租賃有限公司(出租人),并通過許可的方式租回使用(即售后回租)。后被告在支付部分租金后未再按期支付,構成了違約。原告由此訴至法院,要求被告承租人及保證人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東疆融資租賃中心法庭對涉無形資產融資租賃審判問題開展了充分調研并進行了全國范圍內的類案檢索研究,秉承不輕易否定合同效力、尊重意思自治的司法理念,并在此基礎上根據現有法律規定及本案查明的事實依法裁判,認定了涉案以電視欄目著作權為標的物的融資租賃合同的效力。東疆融資租賃中心法庭作為中國唯一一個專業化審理融資租賃案件的法庭,其融資租賃案件審理專業度、案件量在全國范圍內均屬前列。目前該案判決內容尚未在裁判文書網進行公開,合議庭認定合同有效的依據暫不可知,但可以預見的是,該案的宣判無疑為正在以無形資產開展融資租賃業務的融資租賃公司打了一劑強心針,同時也為準備拓展相關業務,正在觀望的融資租賃公司增加了信心。

二、市場的選擇

知識產權屬于無形資產,其作為租賃物具有其相當的市場需求,近幾年文化產業在國內高速發展,但其本身具有“輕資產、高風險”特點,面臨著無法通過傳統融資渠道向銀行融資的困境。其實早在2014年,北京市國有文化資產監督管理辦公室就發起成立了全國首家文化融資租賃公司——北京市文化科技融資租賃股份有限公司,并于2015年4月開展了首筆以版權為標的物的融資租賃交易。而在2016年12月,芯鑫融資租賃(天津)有限責任公司與江蘇長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東疆完成了天津首筆無形資產租賃業務,資產價值3.8億元人民幣。

除了文化產業需要通過融資租賃模式取得融資的本身需求,地方政府也在積極鼓勵融資租賃公司探索以無形資產作為租賃物的發展模式。根據天津市發展改革委、市金融局2016年9月13日發布的《天津市發改委市金融局關于印發天津市融資租賃業發展“十三五”規劃的通知》鼓勵融資租賃公司研究拓展租賃公司經營范圍,探索開展股權投資、無形資產租賃、活體資產租賃、房屋租賃等業務。同時廣州市、山西省、包頭市、福建省、天津市、青海省、內蒙古自治區等先后出臺了有關知識產權融資租賃或無形資產融資租賃的鼓勵政策,無形資產融資租賃交易實際上得到了中央和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

三、法律的困境

雖然無形資產作為租賃物具有可觀的市場前景,但經過多年發展,無形資產融資租賃業務仍處于探索階段,根本原因在于,目前的法律未明確規定無形資產屬于適格租賃物。

根據《民法典》第七百三十五條規定,融資租賃合同是出租人根據承租人對出賣人、租賃物的選擇,向出賣人購買租賃物,提供給承租人使用,承租人支付租金的合同,而《民法典》未對融資租賃租賃物的性質、種類進行限制。

自銀保監會接手對融資租賃公司進行監管后,各項監管政策趨于嚴格,根據2020年5月26日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發布的《融資租賃公司監督管理暫行辦法》第七條規定:“適用于融資租賃交易的租賃物為固定資產,另有規定的除外。融資租賃公司開展融資租賃業務應當以權屬清晰、真實存在且能夠產生收益的租賃物為載體。融資租賃公司不得接受已設置抵押、權屬存在爭議、已被司法機關查封、扣押的財產或所有權存在瑕疵的財產作為租賃物?!敝R產權等無形資產符合權屬清晰、真實存在且能夠產生收益的特點,但不屬于固定資產的范圍,而遍查我國現行已生效法律法規及部門規章,尚未有對租賃物性質、種類進行另行規定。

同時針對無形資產作為租賃物的案件,法院的判例也傾向于認定不屬于融資租賃法律關系,比如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2019年10月11日做出的(2019)滬0115民初13365號判決書,認定以著作權為租賃物的“融資租賃合同”不構成融資租賃合同關系,最終按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認定原被告簽訂的《售后回租合同》的性質應屬于借貸合同。

正是因為上述法律規定及法院案例令大部分融資租賃公司對無形資產融資租賃業務望而卻步,導致無形資產融資租賃業務難以進一步發展。

四、未來的可能

對于無形資產未來的發展可能性的討論首先要探討無形資產能否具備租賃物的可操作性。法律實務界中對于無形資產不宜作為租賃物的主要原因為:

1.使用權排他障礙

如知識產權此類無形資產,由于其具有容易復制性,承租人難以實現對租賃物的排他使用,對融資租賃法律關系中所有權和使用權相分離,承租人排他占有使用租賃物的模式有所挑戰;

2.登記備案制度的障礙

知識產權等無形資產由于沒有實物,其權利特征主要依賴相關登記備案,但現行登記備案制度存在流程復雜、時間成本高等問題,影響了無形資產融資租賃業務開展;

3.無形資產價值評估的障礙

根據法律規定,融資額不得顯著高于租賃物價值,并且在承租人違約時出租人自行處置租賃物也應當對租賃物價值進行公允評估,而無形資產其價值相對固定資產波動較大,其價值評估公允性容易存在問題。

其次要探討的是根據現行規定無形資產作為租賃物,融資租賃合同是否當然無效。根據《九民紀要》第31條規定“違反規章一般情況下不影響合同效力,但該規章的內容涉及金融安全、市場秩序、國家宏觀政策等公序良俗的,應當認定合同無效。人民法院在認定規章是否涉及公序良俗時,要在考察規范對象基礎上,兼顧監管強度、交易安全保護以及社會影響等方面進行慎重考量,并在裁判文書中進行充分說理?!币詿o形資產作為租賃物當然違反了《融資租賃公司監督管理暫行辦法》第七條規定,但融資租賃合同并不一定無效,由人民法院對金融安全、市場秩序、國家宏觀政策等公序良俗進行考察后進行說理判斷。簡而言之,法院對無形資產作為租賃物的融資租賃合同是否認定有效,屬于其自由裁量權。筆者推測,東疆融資租賃中心法庭對于本案融資租賃合同有效的認定,很有可能參考了上述規定。

回顧本文,筆者認為雖然存在諸如法律制度不完善、可操作性欠缺等障礙,但基于市場的選擇、政策的指引、法律規定的留口,最終擴大租賃物范圍,將部分無形資產接納為租賃物是未來的趨勢,東疆融資租賃中心法庭的本次案件也發出了同樣的信號。相信隨著市場的成熟發展,無形資產作為租賃物的障礙逐步掃清,必定會倒逼相關法律法規的完善,最終讓無形資產正式登上適格租賃物的大舞臺,助力融資租賃行業的繼續發展。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