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家事變犯罪!——細數家事案件中的刑事犯罪

發布時間:2021-03-06

文 | 王旭律師團隊 匯業律師事務所

幾年前,王寶強與妻子的離婚案件中,其經紀人宋喆因為介入二人婚姻,同時利用職務之便侵占王寶強工作室業務款超230萬,被判有期徒刑六年。當時,王寶強委托擅長刑事案件的律師處理自己的離婚事宜引起廣泛討論。

前幾日,和吳秀波談戀愛的陳昱霖,因女方索要“分手費”被法院認定為構成敲詐勒索罪,其判處三年有期徒刑,緩期三年執行?!罢剳賽蹎??坐牢的那種”又成為廣泛傳播的黑色幽默。

當然,在戲謔之余,我們也發現家事案件越來越復雜,涉及的范圍也越來越廣。家庭糾紛不再僅僅是瑣事,也不再僅僅是夫妻雙方需要處理的問題,家事糾紛很有可能違反其他的法律規定甚至涉嫌犯罪。別讓家庭關系觸碰犯罪的火線,就需要從婚姻關系、子女關系、與第三人的關系等多方面注意。

看似離家庭很遙遠的刑事犯罪,或許正在發生。

家事糾紛涉及的犯罪之一——敲詐勒索罪

先看吳秀波和陳昱霖的戀愛糾紛引起的這個犯罪。索要分手費是否一定會引起敲詐勒索罪?什么情況下會構成敲詐勒索罪?

情侶或夫妻分手時,分手費的支付比較常見。有些是主動提出支付,有些是對方要求自己同意。為什么陳昱霖要求支付分手費卻屬于犯罪?

首先需要確認敲詐勒索罪的定義。敲詐勒索罪是指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對被害人使用威脅或要挾的方法,強行索要公私財物的行為。所謂威脅、要挾等方法,是指對公私財物的所有者、保管者進行精神上的強制,造成心理上的恐懼,不敢抗拒,從而迫使其交出財物的方法。

根據《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條,敲詐勒索公私財物,數額較大或者多次敲詐勒索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處或者單處罰金;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數額特別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從判決書中可以了解到,陳昱霖以曝光其與吳秀波之間的不正當男女關系、二人親密照片等隱私為由,向吳秀波索要錢款人民幣4000萬元。因為分手費并沒有法律上的依據,陳昱霖采用了威脅、要挾的方法,強行要求吳秀波交出財物,符合法律上對敲詐勒索罪的規定,繼而受到了法律的制裁。

在生活中,并不是所有的分手費都觸犯敲詐勒索罪。雖然分手費沒有法律的明確規定,但是只要給付分手費的一方,是出于自愿,就屬于民事行為中的贈與行為,而不會構成敲詐勒索。當然,威脅、要挾的方法要求對方支付巨額錢款,就可能觸犯這一犯罪了。

家事糾紛涉及的犯罪之二——重婚罪

有些人會認為婚外戀情最多受到道德批判,比起婚外戀情的刺激,這種道德批判可以承受。殊不知婚外戀也可能涉嫌犯罪。

在結婚自愿離婚自由的婚姻自主原則指導下,公眾對婚姻締結不受任何人干涉逐漸有了認知。然而,任何自由都有邊界,如果婚姻的締結破壞了我國“一夫一妻制”的婚姻制度,就會受到刑法的約束。

所謂重婚罪,就是指自己有配偶而與他人結婚,或者明知他人有配偶而與之結婚的行為。在《刑法》第二百五十八條中規定,有配偶而重婚的,或者明知他人有配偶而與之結婚的,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刑法》之所以規定重婚罪,是因為該行為是對合法婚姻關系的嚴重侵害,實質上也是對整個社會的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的挑戰和破壞。

由于重婚行為破壞的是合法的婚姻關系,因此,刑法要求重婚者的前婚必須是經婚姻登記機關登記的合法有效的“法律婚”,而其后婚則可以是“法律婚”也可以是“事實婚”。同時,刑法還要求重婚者的主觀方面必須是直接故意,即其明知已經存在一個合法有效的婚姻,仍在同一時期內保持或締結另一個婚姻,從而具有破壞“一夫一妻”制的直接故意意圖。

對于婚姻,《刑法》中還有破壞軍婚罪這項罪名。在第二百五十九條中規定,明知是現役軍人的配偶而與之同居或者結婚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利用職權、從屬關系,以脅迫手段奸淫現役軍人的妻子的,依照本法第二百三十六條的規定定罪處罰。

婚姻這件小事,沒有劍走偏鋒的捷徑。

家事糾紛涉及的犯罪之三——虐待犯罪

《不要和陌生人說話》成為反映家庭暴力現象的經典影片之一,而家庭成員之間的暴力虐待行為也不僅僅是家庭內部的小事。當家庭成員受到虐待時,要積極主動的維護自身權益,及時止損,保護自己和其他家人。

虐待不僅是家庭內部行為,《刑法》第二百六十條即規定了虐待罪。虐待家庭成員,情節惡劣的,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犯前款罪,致使被害人重傷、死亡的,處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第一款罪,告訴的才處理,但被害人沒有能力告訴,或者因受到強制、威嚇無法告訴的除外。

與虐待罪相關連的犯罪中,還有虐待被監護、看護人罪、遺棄罪等。家庭關系倡導和諧有序,破壞家庭也會由法律制裁。

家事糾紛涉及的犯罪之四——暴力干涉婚姻自由犯罪

如今,暴力干涉婚姻自由的案件較少,但同樣需要引起重視。對于子女或者家人的婚姻,適當建議而不應過分干預。畢竟強迫干涉后的婚姻往往非常脆弱,而暴力干涉也會受到《刑法》制裁。

《刑法》第二百五十七條規定,以暴力干涉他人婚姻自由的,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犯前款罪,致使被害人死亡的,處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第一款罪,告訴的才處理。

在法院的實務中,暴力干涉婚姻自由罪是以暴力手段,干涉他人戀愛、結婚和離婚自由的行為。所謂暴力,是指以捆綁、毆打、禁閉、強搶等對人身實施打擊和強制的行為。

家事糾紛涉及的犯罪之五——家事糾紛引起的其他犯罪

除專門針對婚姻家庭的犯罪以外,家事糾紛如果引發其他犯罪,同樣會受到處罰。比如夫妻間因家庭暴力或感情糾紛,造成惡性故意殺人或者故意傷害案件的情況屢見不鮮。此類犯罪因其具有多樣化的特征,在此不做詳細解釋。

家事糾紛下的刑事風險該如何化解?

不可否認的是,家事案件的類型越來越多樣,但不論是陳昱霖在分手后錯誤的“維權”方式,還是遭受家庭暴力后尋求救濟,都應該明確合理與違法犯罪的界限,正確運用法律武器維護自身權益。

首先,注重證據的收集。比如家庭暴力案件中受害人出于自衛的防衛措施、重婚罪中有配偶一方與婚外第三人以夫妻名義同居的證據等等,都可以幫助自己維護自身合法權益,避免出現被動局勢。

其次,善于運用刑事自訴維護自身權利。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人民法院直接受理的自訴案件包括:(一)告訴才處理的案件:⒈侮辱、誹謗案(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條規定的,但嚴重危害社會秩序和國家利益的除外);⒉暴力干涉婚姻自由案;⒊虐待案;⒋侵占案。(二)人民檢察院沒有提起公訴,被害人有證據證明的輕微刑事案件:⒈故意傷害案;......⒋重婚案;⒌遺棄案等等。通過刑事自訴手段,往往能夠使得婚姻家事案件得到轉機。當然,這也需要專業律師從中提供建議,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當婚姻家事案件中出現刑事風險時,要冷靜應對,積極尋求專業人士幫助。身處婚姻關系中的夫妻,也應該意識到,家庭關系不僅僅受《民法典婚姻家庭編》保護,也受其他相應部門法律的約束。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