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行制裁與解禁(序言及第一部分)

發布時間:2021-02-22

文 | 郭青紅 楊潔 嚴珍蓉 匯業律師事務所

匯業企業合規管理團隊于不久前成功協助一家中國國企集團解除世界銀行制裁?!秴R業法律觀察》特立“世行制裁與解禁”???,邀請參與該項目的三位合規管理專家律師與各位探討世行誠信合規管理要求,分享世行制裁與解禁實務案例和經驗。

打開世界銀行集團(簡稱“世界銀行”)制裁企業名單網站(每三小時更新一次),繼2020年7月16日起對一家總部位于上海的我國某貿易公司因其違反《國際復興開發銀行貸款和國際開發協會信貸采購指南》(簡稱“世行采購指南”)從事串通活動而進行9個月的制裁,又有一家總部位于北京的我國某電力工程公司及其9家附屬公司因違反世行采購指南從事欺詐活動而于2020年10月27日受到世界銀行18個月的制裁。

在此之前,2020年5月6日世界銀行宣布對中國總部位于北京的一家電氣設備有限公司進行長達20個月的制裁,2019年11月,一家江西企業及其14家全資子公司被世界銀行列為被制裁公司及個人黑名單。2019年7月,世界銀行對總部位于上海的我國某企業及其附屬28家子公司為期15個月的制裁。2019年6月,世行宣布對一家中國央企及其所有附屬公司及730家控股子公司做出9個月的取消資格制裁和24個月內附條件不取消資格制裁。

從世界銀行公布的制裁企業名單來看,世界銀行對我國企業的制裁呈現出下列特點:

(1)世界銀行制裁的中國企業(含附屬企業)數量已超過950家,中國企業受到世界銀行制裁的數量位居全球第一;

(2)近幾年來,尤其是2019年以來,中國企業受到世界銀行制裁的數量呈明顯的、較大的上升趨勢;

(3)中國企業受到世行制裁的主要原因主要是存在欺詐行為,其次是存在串通行為。

企業被世界銀行制裁很可能引發國際金融機構(IFI)多家國際銀行的交叉制裁,導致企業被取消參與世界銀行和其他國際銀行資助項目的資格,并嚴重影響企業的聲譽和市場競爭力。隨著我國 “一帶一路”戰略布局的推動,諸多中國企業參與了“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大量建設工程項目,其中不乏世界銀行集團、亞洲開發銀行等機構資助的項目。中國企業加強合規管理,建立健全合規管理體系,主動防控合規風險,避免因為不合規而受到世界銀行制裁,已刻不容緩。

匯業律師事務所是一家全國領先的、以商業法律服務見長的綜合性律師事務所。服務范圍涵蓋各法律專業領域?,F有千余名執業律師和專業人員。企業合規是匯業的核心法律服務領域之一。

匯業是中國創建最早、最專業的企業合規法律服務團隊之一,秉承“匯業大合規”理念,成立了匯業企業合規專業委員會,組建專業合規管理團隊,精心打造“體系 + 專項”合規管理服務產品,夯實合規理論基礎,布局全國,貼近客戶,提供全方位、一站式合規管理服務。

匯業企業合規委員會由司法部全國優秀黨員律師領導,十余位高級合伙人牽頭,百余名合規管理專業人員組成。他們大多擁有在國企、外企豐富的法務與合規管理經驗,懂法律、曉管理、精合規。在專業合規領域,我們建立了合規管理體系建設團隊和各重點領域專業合規管理團隊。在網絡布局方面,匯業各分所都建立了自己的合規管理團隊,合規管理服務貼近客戶,遍布全國。在理論研究方面,自2018年以來,匯業企業合規委員會先后推出《企業合規管理體系實務指南》《網絡與數據法律實務》等合規管理專著,廣受理論和實務界好評。

從合規管理體系建設,到各重點法律領域、各主要業務領域專項合規管理,我們為企業提供全方位、一站式的合規管理服務。協助企業解除世界銀行制裁合規管理服務是我們極具特色的合規管理服務產品之一。

匯業企業合規管理團隊積極活躍在合規管理服務的第一線。我們已協助十余家央企、地方國企建立合規管理體系,并為百余家企業提供重點領域專項合規管理服務。經過兩年多的努力,匯業企業合規管理團隊成功地協助一家國企集團于2021年伊始順利解除世界銀行集團制裁,意味著該國企集團按照《世界銀行集團誠信合規指南》搭建的誠信合規管理體系得到世界銀行集團的高度認可,也為其他被世界銀行集團制裁的企業解禁樹立了優質、高效的典范。

分享合規實務經驗,提供合規實務指導,探討企業合規理論,助力企業合規進階。從即日起,匯業企業合規委員會組織參與上述世行制裁解禁合規管理服務項目的三位主要律師(郭青紅律師、楊潔律師和嚴珍蓉律師),從世界銀行制裁、合規免責機制、合規調查應對、誠信合規體系建設實務、重點領域誠信合規管理實務等多方面,對世界銀行制裁、應對及解禁之道做系統、詳細的介紹。敬請關注我們、支持我們!

第一部分 世界銀行制裁

本文對世界銀行集團(簡稱“世界銀行”)及其制裁做簡要介紹。之后,我們將陸續對世界銀行制裁應對、世界銀行誠信合規管理體系建設等作具體、詳細的介紹。

一、案情介紹

我國某一使用世界銀行貸款項目的業主單位虛報部分工程的完工進度以騙取世界銀行集團貸款,被該業主員工舉報,而我國某一國有企業則作為為該部分工程的虛假完工進度提供支持材料的企業之一而牽涉其中。2017年,世界銀行對該國有企業進行了審計調查,指控其存在世界銀行制裁程序中規定的“可制裁行為”。該國有企業主動整改,對涉事違規人員進行了處罰,并多次向世界銀行集團提出申訴。2018年,該國有企業與世界銀行達成并簽署和解協議。根據和解協議,世界銀行對該國有企業及其子公司給予24個月附條件解禁的制裁。

二、世界銀行集團

國際復興開發銀行,后稱世界銀行,成立于1944年。1947年11月世界銀行成為聯合國的一個專門機構,現有189個成員國。

成立伊始,世界銀行僅是一家單一機構,后來逐步發展成為一家由五個機構組成的集團,即世界銀行集團(World Bank Group,以下簡稱“世界銀行”),包括國際復興開發銀行(IBRD)、國際開發協會(IDA)、國際金融公司(IFC)、多邊投資擔保機構(MIGA)和國際投資爭端解決中心(ICSID)。

世界銀行通過提供貸款和度身定制的知識與咨詢服務,致力于幫助發展中國家和轉軌國家適應世界經濟的巨大變化,尋求在發展中國家減少貧困和建立共享繁榮的可持續之道。最初目的是幫助在二戰中遭受嚴重破壞的國家進行戰后重建。之后,世界銀行的關注點從戰后重建轉向發展,主要向發展中國家提中長期貸款與投資,促進發展中國家經濟和社會發展。中國于1980年恢復世界銀行的成員國地位,次年接受了世界銀行第一筆貸款。

世界銀行的貸款和投資被廣泛用于發展中國家的基礎設施建設以及對醫療、教育、環保系統的改革和提升。貸款對象主要為成員國政府、國營企業和私營企業(若非政府的借款人需要提供政府擔保)。貸款程序包括項目選定、項目準備、項目評估、項目談判、項目執行和項目后評價。

三、世界銀行制裁

世界銀行向發展中國家提供貸款和投資支持,同時要求項目參與者在采購過程中和履行項目合同時遵守最高的道德標準。為此,世界銀行發布實施了一些列文件和制度,包括:《世界銀行集團誠信合規指南》、《世界銀行反腐敗指導方針》、《世界銀行采購指導方針》、《世界銀行借款人選擇和聘請咨詢顧問指導方針》、《世界銀行政策:欺詐與腐敗》、《世界銀行制裁程序》、《世界銀行制裁委員會規則》、《世界銀行制裁指南》、《國際復興開發銀行貸款和國際開發協會信貸采購指南》(簡稱“世行采購指南”)等,如發生世界銀行規定的可制裁行為,相關主體將受到世界銀行制裁。

(一)制裁對象

受世界銀行制裁的對象涵蓋世界銀行提供貸款項目的所有參與者,包括以下七類主體及其關聯方:

1-1.jpg

(二)可制裁行為

按照《世界銀行反腐敗指導方針》、《世界銀行制裁程序》、世行采購指南等制度文件,“可制裁行為”包括以下五種:

1-2.jpg

(三)制裁措施

世界銀行的制裁措施共有五種:

1-3.jpg

(四)制裁層級

世界銀行采取兩級制裁體系與制裁措施。

第一層級為資格暫停與取消評估官(Suspension and Debarment Officer, “SDO”)。當被指控主體存在可制裁行為并有充足證據表明時,SDO將暫停該主體獲得世界銀行資助項目的資格,并向其發出《制裁程序通知》(Notice of Sanctions Proceedings,包括指控、證據和制裁理由和制裁建議等),并抄送世界銀行集團制裁委員會主席和廉政局局長。如果被指控的主體對指控的制裁建議持有異議,可以向世界銀行制裁委員會提出申訴。若該主體對SDO的指控或制裁建議未提出申訴,SDO將會對其執行建議的制裁措施。

第二層級為世界銀行集團制裁委員會(The World Bank Group Sanctions Board,以下簡稱“制裁委員會”)。世界銀行集團制裁委員會的裁決是終局的并立即生效執行,不得申訴。

(五)制裁程序

世界銀行的制裁程序如下:

1-5.jpg

四、和解協議與解禁

在制裁委員會發布最終裁定之前,被指控人可以和世界銀行集團廉政局進行談判以達成和解。

在和解協議執行過程中,協議簽署方必須嚴格遵守約定進行自查自糾,按照《世界銀行集團誠信合規指南》制定、完善并實施符合世行要求的合規計劃是終止制裁、或有條件地免于制裁、或者提前終止制裁的主要條件,定期向世界銀行合規辦公室(Integrity Compliance Office, ICO)報告工作進展情況,接受其評估與持續的監督等。

在滿足合規辦公室的審查要求后,被制裁單位或個人將被解除制裁或者免于制裁。

五、聯合制裁

2006年2月,非洲開發銀行、亞洲開發銀行、美洲開發銀行、歐洲投資銀行、歐洲復興開發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及世界銀行宣布成立打擊腐敗的國際金融機構(IFI)聯合工作小組。因此,企業或者個人一旦受到世界銀行制裁,只要制裁時間超過一年,該企業或個人將同時被IFI其他幾家多邊開發性金融機構聯合制裁,失去這些機構資助項目的投標資格。

聯合制裁體系加大了對違規企業和個人的懲罰力度,也加大了企業和個人的違規風險。

顯而易見,世界銀行的誠信合規要求已成為中國企業,尤其是“走出去”企業不可忽視的合規管理事項。建立和完善世界銀行誠信合規管理體系,不僅對受制裁企業及接受世行調查的企業至關重要,對于中國企業來說,有利于企業更好地適應國際化的合規環境,提高商業機遇,更好地抵御因合規問題給業務發展帶來的風險。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