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析平臺經濟及其對工商注冊、用工方式之影響

發布時間:2021-01-14

文 | 畢英鷙 匯業律師事務所 合伙人

《大數據促發展:挑戰與機遇》白皮書中曾指出:“大數據時代對于全世界是一個歷史性的機遇期,可以利用大數據造福人類?!贝髷祿r代的到來,數據整合、關聯數據、云計算、物聯網、信息發布渠道等新技術的出現與普及,為政府治理提供了智能化和信息化的有效支撐。[1]大數據和互聯網信息技術的發展,打破了時間和空間的限制,不可避免地帶來了市場經濟形式的轉型,以平臺經濟為代表的互聯網經濟模式已經成為新經濟形態的典型模式。同時,平臺經濟的發展也影響市場監管模式、用工方式的運作和變革。 

一、平臺經濟產生的定義及背景

平臺經濟是指在電子商務中為交易雙方或多方提供網絡經營場所、交易撮合、信息發布等服務,供交易雙方或多方獨立開展交易活動的法人或者非法人組織。2020年12月10日,海南省市場監督管理局發布《關于印發<平臺經濟集群注冊登記管理辦法>的通知》[2],其中第二條對平臺經濟進行如下定義:“本辦法所稱平臺企業,是指基于互聯網、云計算等新一代信息技術提供商品和服務,符合商業活動自營、交易鏈條閉環、政企協作聯動、合規保障有力等要求,為多個個體工商戶提供網絡經營場所和住所托管服務的現代服務業平臺”。上海市商務委員會印發的《關于上海加快推動平臺經濟發展的指導意見》指出,平臺經濟是基于互聯網、云計算等現代信息技術,以多元化需求為核心,全面整合產業鏈、融合價值鏈、提高市場配置資源的一種新型經濟形態[3]。江蘇省人民政府制定的《關于加快互聯網平臺經濟發展的指導意見》規定,平臺經濟是基于互聯網、云計算等新一代信息技術的新型經濟形態[4]。

近年來,依托大數據和互聯網技術的發展,平臺經濟在我國獲得了長足的發展,持續刺激著平臺內經營者和消費者的交易。2019年1月1日施行的《電子商務法》將平臺定位為“平臺經營者”,并專門設定其典型義務和責任,電子商務平臺已獲得的經濟法上的主體身份—基本被管理主體。[5]

平臺經濟的產生,從表面上看,是互聯網尤其是信息技術在產業邊界促使產業融合的結果;但在本質上,平臺經濟誕生的前提,是互聯網技術打破了傳統意義上價值鏈和產業鏈的運行規則,剔除了多余的中間環節,實現了價值鏈和產業鏈的分裂與再整合,重新劃定了效率導向的“市場勢能”[65]。平臺經濟依托大數據平臺和信息技術的發展,搭建起溝通商家與消費者的溝通橋梁,為雙邊或多邊交易提供了一種線上的虛擬空間。據相關數據統計,2019年,我國網絡零售市場保持快速增長,線上與實體的融合向著貼近消費者、提升運營效率的方向發展[7]。2020年,受疫情影響,實體經濟遭受自2008年次貸危機以來最嚴重的沖擊,此時平臺經濟突破時間和空間限制的特點就體現出了其優越性。在平臺經濟模式下,交易雙方不再以原子方式隨機碰撞,而是在平臺提供者或平臺企業的組織下,通過信息紐帶締結在一起,平臺企業為供求雙方提供信息空間、撮合市場交易、降低交易成本、提升交易效率。[8]

平臺作為連接需求方與供給方的紐帶,引導信息的交流與互換,同時也起到加強交易雙方的相互學習的效益。例如,在傳統市場中,就產品的生產過程而言,需求方與供給方在物理空間上是截然分離的,先生產后消費,生產者根據市場過去的演化特征來預測和估計消費行為的變化趨勢,消費者只能在已經被生產出來的產品中進行選擇。平臺經濟的出現使消費者提前介入生產過程,生產與消費可以同步進行,在互聯網提供的虛擬空間中進行需求遞交和需求創造,這種交流過程的本質是學習,包括消費者學習如何遞交需求,生產者學習如何更好地創造需求,同時伴隨著一系列信息收集、交換、處理、分析等過程,所以依托平臺經濟,大數據與云計算技術大有可為。[9]

但也應當注意到,平臺經濟在具有提供便捷服務、打破時空限制的優勢的同時,也容易產生極強的用戶黏性。其次,由于市場的趨利性,平臺經濟運行過程當中,由于線上監管存在困難,導致侵犯消費者權益的現象日益猖獗。如近年來屢次被報道的某外賣平臺黑心外賣,以及某購物平臺海淘假貨好等等質量問題。由此,便需要監管部門進行改革,傳統工商注冊的方式已經不能滿足平臺經濟發展和監管的需求,以集群注冊為代表的新工商注冊的方式應運而生。

二、集群注冊模式探索

集群注冊,是指多個個體工商戶以一家平臺企業提供的網絡經營場所作為經營場所登記,并由該平臺企業提供住所托管服務,形成個體工商戶集群集聚發展的注冊登記模式。[10]集群注冊模式的誕生極大程度上減低了小微企業的創業成本,促進了平臺經濟的發展。2019年8月1日國務院辦公廳發布《國務院辦公廳關于促進平臺經濟規范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其中明確指出國家將推進平臺經濟相關市場主體登記注冊便利化:“放寬住所(經營場所)登記條件,經營者通過電子商務類平臺開展經營活動的,可以使用平臺提供的網絡經營場所申請個體工商戶登記。指導督促地方開展‘一照多址’改革探索,進一步簡化平臺企業分支機構設立手續。放寬新興行業企業名稱登記限制,允許使用反映新業態特征的字詞作為企業名稱。推進經營范圍登記規范化,及時將反映新業態特征的經營范圍表述納入登記范圍”。國家出臺相應政策鼓勵集群注冊,為平臺經濟的持續發展提供了便利條件。

(一)集群注冊與傳統工商注冊的區別

1.無需實際經營地址。

傳統工商注冊均要求生產經營者擁有實際辦公地址,并提供相應的房屋產權證或者房屋租賃合同,以保證經營者具有實際經營生產的能力,避免虛假注冊。但是與傳統工商注冊不同,集群注冊對經營者并無實際經營地址的要求,經營者只需將托管企業的住所地址作為自己的住所登記地址即可。對于平臺經濟而言,由于平臺經濟多數吸引入駐的為小微企業經營者,無需實際經營地址意味著小微企業經營者在無需承擔大額的租房或者買房的費用的前提下,就可以辦理營業執照。在房價居高不下的今日,此舉將極大解決了小微企業經營者的困難,從而刺激創業創新,為小微企業的發展保駕護航。尤其是對于那些只需要一桌一椅、一臺電腦即可以進行辦公的創業者而言,集群注冊為其帶來了巨大福音。

2.減少創業者創業成本,托管企業提供保姆式服務。

托管企業不僅為經營者提供注冊地址,同時也為經營者提供了保姆式、一站式服務。在傳統工商注冊完成之后,經營者若需要開展經營,通常還需要辦理刻制公章、稅務報道、銀行開戶等一系列程序性事務。對小微企業而言,辦理這些事務一是程序繁復,二是又增加了用人用工成本。但是托管企業的出現解決了上述問題。托管企業提供的服務包括提供代辦營業執照、代辦刻章、代理記賬報稅、代為前臺接待及轉接電話、代收法律文書、代寄代收快遞、代建保管檔案、代開銀行對公賬戶、代取銀行回執、代領代開發票等服務[11]。此類托管企業配套服務的提供,解決了創業者辦理相關手續的困難,在減少了創業者的創業成本的同時,也增強了小微企業創業的生存力。作為平臺經濟的主力軍,小微企業的茁壯發展也持續促進者平臺經濟的繁榮。

(二)集群注冊存在問題

集群注冊在有效降低了小微企業的準入門檻和成本的同時,也出現了一系列問題。如監管部門找不到企業;為投標成立幾家企業圍標后又迅速注銷;低成本設立公司從事違法犯罪活動,暴露后取證困難;為虛開發票低成本設立企業,騙取發票獲利。[12]

集群注冊是為適應并鼓勵平臺經濟的發展而誕生的工商登記手段,其出現簡化了平臺經濟經營者工商登記注冊的手續,同時也減輕了經營者經營的負擔。但除此以外,由于集群注冊相對于傳統工商注冊的要求較為寬松,也導致了監管不到位,侵害消費者利益的困境。在鼓勵經濟發展和保障消費者權益的博弈中,公權力機關還需衡量市場經濟效益與民生利益的平衡點。隨著集群注冊在實踐中可能產生的問題逐漸凸顯,為解決此類問題,各地方陸續出臺了相應政策對托管企業和集群市場主體的行為進行規制,加強地方政府監管。以下將以海南省市場監督管理局發布的《關于印發<平臺經濟集群注冊登記管理辦法>的通知》為例淺析地方政府對集群注冊的監管規范。

(三)淺析海南省《關于印發<平臺經濟集群注冊登記管理辦法>的通知》

2020年12月10日海南省市場監督管理局發布《關于印發<平臺經濟集群注冊登記管理辦法>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通知在第一章總則部分對集群注冊、平臺企業以及托管服務進行明確定義,劃定監管范圍。根據通知的要求,可以提供集群注冊的托管企業住所應當在海南省登記、納稅的重點產業園區內,并且應當經過重點產業園區管理機構的認定。海南省集群注冊在住所要求上采取較為嚴格的標準,即必須在指定區域范圍內經過管理機構認定的托管企業方有成為集群注冊托管企業的資格。此舉一是解決當地納稅問題,二是防止上述監管機構找不到企業等問題的產生。除住所地要求之外,通知還對申請企業及其法定代表人近三年內涉訴情況做出了限制性規定。

通知將聯系平臺經營者的義務下放到平臺企業中,通知第十四條要求平臺企業應當通過各種方式與集群注冊的個體工商戶保持經常性聯系,對所管理的個體工商戶進行日常性管理。如違反此規定,導致失聯集群注冊個體工商戶超過托管總數30%,或平臺企業拒絕配合市場監管部門對集群注冊個體工商戶實施行政執法檢查和督促集群注冊個體工商戶依法開展年報的,市場監管部門根據情況可暫停平臺企業辦理新設集群注冊個體工商戶登記業務。通過嚴格要求平臺企業對集群注冊個體工商戶的管理,加強地方監管部門的監管力度,同時也減小了地方監管部門的監管難度。

三、平臺經濟與靈活用工

平臺經濟的蓬勃發展使得集群注冊應運而生,另一方面,從社會層面而言,平臺經濟也帶來了用工方式的改變。與傳統的勞工關系不同,平臺經濟下的勞工關系更加的靈活,但是同時也存在諸多隱患。

(一)平臺經濟帶來用工靈活性的轉變

如上所述,由于平臺經營者多為小微企業,一人一桌一臺電腦即可完成工作;同時又由于集群注冊誕生,降低小微企業的用人成本。因此,一方面而言,平臺經濟帶來了用人的小微化,即一個平臺經營者雇傭的員工可能只有一個或者兩個人,這與傳統企業的用工人數有較大差異。另一方面,由于平臺經濟突破了時間和空間的限制,在勞工關系上,平臺經營者也無需勞動者在固定的工作時間或者固定的工位上從事工作,勞動者有較高的自主權選擇工作時間和工作地點,擴大了兼職勞動和非全日制等靈活用工形式的發展,加大了用工關系的靈活性。

(二)靈活用工可能存在的隱患

但是,用工關系的靈活性也帶來了勞動法律關系認定的困難,勞動者喪失議價的權利,增加勞動者的維權成本和維權難度。

1.認定勞動關系的困難

靈活用工的勞動者多數不曾與平臺經營者簽訂勞動合同,或是兼職勞動者,在用人企業和勞動者從屬關系弱化的同時,對認定勞動關系造成了一定的困難。盡管國務院《關于大力發展電子商務加快培育經濟新動力的意見》作出了創新性的規定,即“未進行工商登記注冊的(電子商務企業),也可參照勞動合同法相關規定與勞動者簽訂民事協議,明確雙方的權利、責任和義務”,但沒有明確規定監管方式或監管機構也導致在實踐中操作困難。據統計,自2015年1月至2016年8月,北京市朝陽區法院受理的140件與互聯網有關的勞動爭議案件中極為典型的案件有118件,這些案件的爭議焦點主要集中在雙方是否存在勞動關系上。[13]

2.勞動者喪失議價權利

除此之外,由于平臺經營者掌握大部分的資源和訊息,而勞動者則是較為分散的一方。因此,平臺相對于分散的從業人員擁有絕對的強勢地位,對平臺規則具有絕對的話語權,從業人員對平臺規則只能選擇接受或者不接受,無權表達自己的聲音,尤其當平臺走向壟斷時,從業人員的境遇更加堪憂。[14]以外賣平臺美團為例,當平臺對外賣員獎勵減少時,外賣員只能選擇接受或者不接受,沒有與平臺議價的權利。

3.增加勞動者維權難度

盡管靈活用工使得勞動者不局限于一個辦公場所或者固定的辦公時間,但從另一方面而言,也增加了勞動者的維權成本。如在舉證加班時長和休假補貼等問題時,如何認定加班時間,如何認定休假補貼等問題,是勞動者難以舉證,法院也難以做出裁量的灰色地帶。

四、總結

依托互聯網信息技術、大數據,平臺經濟隨之飛速發展。在帶動就業的同時,也影響著監管方式和用工關系的變革。為便利平臺經濟經營者工商登記,在相關法律法規許可的范圍之內,各地方政府出臺了相應政策鼓勵簡化工商登記。其中以集群注冊為代表的新型工商登記方式,在簡化登記手續的同時,也降低了經營者的用工成本和創業成本。但同時也產生了監管困難,虛假注冊和侵害消費者權益等問題。

就用工方式變革而言,平臺經濟促進了用工關系的靈活化,用人單位對勞動者的控制性減弱,勞動者的自主性更強,兼職勞動者擴大。與此同時,靈活用工也帶來了勞動關系難以認定、勞動者維權成本增加等問題。

總之,大數據帶來的不僅是一場技術變革,更是一場社會治理和社會關系的變革,這種變革伴隨并呼喚著社會治理體系和公共服務領域的創新。技術進步與官僚體系的碰撞與磨合,要求公權力機構和社會在認識和把握技術的基礎上,更好地理解平臺經濟的內在機理和邏輯。[i]

參考文獻

1.顏海娜、曾棟,大數據背景下市場監管模式的創新探索——以南沙自貿片區為例,探求,2018:32-45。

2.海南省市場監督管理局關于印發《海南省平臺經濟集群注冊登記管理辦法》,2020。

3.上海市商務委員會印發《關于上海加快推動平臺經濟發展的指導意見》的通知,滬商市場〔2014〕316號,2014。

4.江蘇省政府關于加快互聯網平臺經濟發展的指導意見,蘇政發〔2015〕40號,2015。

5.漆多俊,經濟法基礎理論(第四版)[M],法律出版社,2000:113-123。

6.李凌,平臺經濟發展與政府管制模式變革[J],經濟學家,2015:27-34。

7.馮其予,網絡零售市場保持快速增長[N],經濟日報,2019-08-09。

8.李凌,平臺經濟發展與政府管制模式變革[J],經濟學家,2015:27-34。

9.李凌,平臺經濟發展與政府管制模式變革[J],經濟學家,2015:27-34。

10.海南省市場監督管理局關于印發《海南省平臺經濟集群注冊登記管理辦法》。

11.王建宇,集群登記模式實踐與探索,商事制度改革:2019:71-73。

12.王建宇,集群登記模式實踐與探索,商事制度改革:2019:71-73。

13.“互聯網+”勞動關系頻引發爭議朝陽法院召開專家研討會[N].法制晚報,2016:8-29。

14.王文珍、李文靜,平臺經濟發展對我國勞動關系的影響,本期關注,2017:4-12。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