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公司違規案例分析——資金占用(合同預付款形式)

發布時間:2020-12-18

文 | 胡星 匯業律師事務所 合伙人

2019年11月20日,上海龍韻傳媒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龍韻傳媒”、“上市公司”,A股證券代碼 603729)收到上海證監局警示函,上市公司及其實際控制人被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監管措施。上市公司并于2020年7月14日收到上交所通報批評的紀律處分,記入誠信檔案。

違法違規事項

龍韻傳媒控股股東暨實際控制人段佩璋實際控制的公司“愚恒影業”,在2018年占用上市公司資金累計36,880萬元,占最近一期經審計凈資產37%。

資金占用事件

微信圖片_20201217103721.png

龍韻傳媒違法違規事由是“上市公司在實際發生交易額未達預期的情況下,未及時敦促關聯方歸還相關預付款,導致形成關聯方資金占用,并未及時予以如實披露”。

筆者猜測,龍韻傳媒在上交所和證監會的問詢中,很可能申辯理由是,該份廣告協議是上市公司與關聯方之間的日常關聯交易,系出于日常經營需要,因上市公司的客戶后期有可能增加預算追加廣告投放,所以上市公司未及時催款,因此不涉及關聯方資金占用,而無需作相關披露。

但把廣告協議的交易安排再仔細從法律角度分析一下,就會發現類似說辭“站不住腳”。

理由一:廣告協議下交易金額巨大

龍韻傳媒2017年報第6頁顯示截至2017年末的主要財務指標:上市公司凈資產11.5億、營收12億、扣非凈利潤0.36億、經營現金流負1000多萬。在此等財務指標情況下,上市公司2018年1月簽訂如此金額巨大的協議采購廣告資源,底氣何在呢?

綜合衡量一家企業占用上下游資金的能力,可以用[(應付票據+應付賬款+預收賬款)-(應收票據+應收賬款+預付賬款)]/營業收入的公式*。該指標比值越大,企業對上下游話語權越強(也可能是企業嚴重失信,拖欠付款,但本案中不適用)。通過龍韻傳媒2018年報披露的財務數字,粗略計算為:

[(應付票據2028萬+應付賬款3202 萬+預收賬款473萬)-(應收票據1061萬+應收賬款3.7億+預付賬款1.1億)]/營業收入12億=-0.36。

一家上市公司,對上下游的話語權,竟如此之弱?

理由二:預付款支付比例過高

公開資料無法查詢到上市公司支付給愚恒影業的預付款對合同總金額的占比,但從預付款金額36,880萬元推測,占比肯定不低,有悖通常合同安排。

除非愚恒影業手上的廣告資源有稀缺性(小法順便把愚恒影業代表作品鐘馗捉妖記、推手在豆瓣電影上搜索了一下,點評人數不足1萬,分數低至3-4分),而且此稀缺性能為上市公司帶來足夠大利潤,否則,上市公司作為采購端甲方,而且是大金額采購,將預付款比例壓低至10-20%才算合理。

理由三:預付款的支付、返還時間點令人質疑

2018年全年,上市公司向愚恒影業累計支付36,880萬元預付款,又因實際業務未發生收到返還款23,199萬元(占預付款62.9%)。公開資料未披露預付款支付、返還的時間點,可能是:

(1)在2018全年中分多筆金額不等的款項,進行支付、返還、再支付、再返還;

(2)年初全部支付、年末再返還62.9%。

但無論是哪種情況,從合同法律風險控制角度來講,都不是常規的操作。

先說第一種,為何明擺著合同抵銷權不用?(假設合同下有抵銷權條款;即使沒有,上市公司再次付款前,也該談個抵銷權條款放補充協議里吧?)再說后一種,也是不符合常規的合同風控操作。36,880萬元預付款是累計支付給愚恒影業的,而不是一次性支付,在后幾筆款支付之前,上市公司早該已察覺自己的客戶當年廣告投放預算削減,進而其向愚恒影業的實際采購額也將大幅下降,合同很可能需要變更,那為何上市公司還要“執著”按照原合同條款繼續支付后幾筆預付款?

小結

從公開資料來推測的廣告協議合同安排和實際履行,都不像是律師審核過的,如果沒有律師審核,上市公司的重大合同風險內控制度存在重大缺陷;如果律師審核過了,那律師提示的重大合同履約風險,公司董事和管理層當時又是如何本著忠慎義務作出商業判斷的呢?

*公式來自公眾號“馬靖昊說會計”文章

本文用于學術討論但不構成律師法律意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