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政協委員魏青松律師建議修改“侵犯商業秘密罪”條文的提案被《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采納

發布時間:2020-11-12

魏青松——始終堅持在法律服務工作第一線的爭議解決律師

2020年7月3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在中國人大網公布,公開征求社會公眾意見。同年10月21日,中國人大網再次公布《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二次審議稿)》。全國政協委員魏青松律師建議將“侵犯商業秘密罪”由“結果犯(實害犯)”修改為“情節犯”的提案被《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采納。

提案由來

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魏青松律師在二十余年的執業過程中涉及到大量有關“商業秘密”的案件。該提案的靈感就源自于魏律師接受咨詢的一起涉嫌“侵犯商業秘密罪”案件。一家擁有約10萬名員工的巨型企業,斥巨資研發了一項技術,并且采取了嚴格的保密措施將該技術作為商業秘密予以保護。然而,“家賊難防”,企業一位工程師在離職之時,違規使用U盤復制帶走了該項技術。案發后企業感受到潛在的巨大風險,如果這位工程師將該項技術在網上發布或出售,會給企業帶來無可挽回的經濟損失。但是,2004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侵犯知識產權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2010年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公安機關管轄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訴標準的規定(二)》均規定,“侵犯商業秘密罪”的入罪起點是必須要給權利人造成50萬元或以上的財產損失。因此,該工程師雖有盜竊行為但因尚未造成企業的實際損失,故無法入罪。

商業秘密的關鍵性質在于其秘密性、公眾領域的不可知性,一旦被不當或違法披露,對企業、甚至對整個社會經濟發展將造成不可控的傷害。隨著市場競爭的加劇和信息通訊的迅猛發展,通過不正當手段獲取以及非法披露、使用和擴散商業秘密可能不費吹灰之力,即使沒有造成損失,這也給商業秘密權利人造成巨大的威脅,且持續的未知狀態使得商業秘密的保護無處著力,還會嚴重加大權利人的維權成本,從而挫傷社會整體創新的積極性?,F行規定下,“侵犯商業秘密罪”的成立應具有給商業秘密權利人造成“重大損失”或“特別嚴重后果”等法益侵害結果的要求,可能無法契合目前經濟發展和市場競爭對于知識產權保護的迫切需要,因此對于侵犯商業秘密的刑法規范是否繼續堅持“無后果不成立犯罪”的結果犯(實害犯)規制路徑需要重新斟酌與審視。

“是否可以建議國家立法部門對現行法律予以修改,拓展侵犯商業秘密的刑事保護維度,形成以情節處斷而非以數額定罪?”萌生此種想法后,魏青松律師查閱了國內外大量法律法規和參考案例,特地與清華大學刑法學博士、東南大學法學院刑法學教授陳洪兵老師多次請教交流,最終形成了這一提案:建議修改《刑法》第二百一十九條,即將該條中“給商業秘密的權利人造成重大損失的”修改為“情節嚴重的”,將“造成特別嚴重后果的”修改為“情節特別嚴重的”,也就是將本罪由“結果犯(實害犯)”修改為“情節犯”予以規制。于此,不僅從立法設計上可以加強知識產權的保護力度,進一步提高侵權違法成本,而且能夠強化全社會尊重和保護知識產權的共識,以共識之力助推科技進步。

提案落實

2019年7月,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法制工作委員會對該提案予以答復(法工委函﹝2019﹞168號):《刑法》修改已列入本屆全國人大常委會五年立法規劃,就該提案提出的修改《刑法》第二百一十九條(侵犯商業秘密罪),將“結果犯”修改為“情節犯”的意見,將在刑法修改過程中認真研究。僅僅時隔一年,該提案建議內容就被寫入《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

“法律人的信仰就是良法與善治”。當得知該提案被《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采用,魏青松律師感到非常欣慰。這不僅是對政協委員積極參政議政、踴躍建言獻策的肯定,也是為促進社會經濟創新發展提供了切實有效的司法保障,更是貫徹總書記的“完善商業秘密保護,盡快制定專門的商業秘密法”重要指示。魏青松表示,作為一名政協委員和一名法律人,要繼續為新時代全面建成法治社會繼續貢獻添磚加瓦、貢獻綿薄之力。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