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公司財務造假,為何市場監督總局來處罰?

發布時間:2020-09-30

文 | 廖軍 匯業律師事務所 合伙人

今年4月,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 Inc.)自曝財務造假事件,受到社會廣泛關注,隨之引發公司股價大幅波動。不久由證監會會同財政部、市場監管總局等部門,依法對瑞幸咖啡境內運營主體、關聯方及相關第三方公司涉嫌違法違規行為進行了聯合立案調查,同時根據國際證監會組織(IOSCO)跨境監管合作機制安排,配合美國證券監管部門開展跨境協查。2020年9月18日,市場監管總局及上海、北京市場監管部門,對瑞幸咖啡(中國)有限公司、瑞幸咖啡(北京)有限公司及北京車行天下咨詢服務有限公司、北京神州優通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征者國際貿易(廈門)有限公司等45家涉案公司作出行政處罰決定,處罰金額共計6100萬元。

瑞幸公司財務造假事件已經有了明確的處罰結果,但其中涉及的一些法律問題,值得我們去探究。

一、瑞幸公司的財務造假行為是否是一種不正當競爭行為?

一般而言,上市公司虛增公司收入的行為會導致公司證券的投資者產生損失,并因此會受到證券監管部門的處罰。貌似此類行為與“不正當競爭”難以掛鉤,那么為何相關部門會認定瑞幸公司虛增公司收入行為構成一種不正當競爭行為呢?對此我們需要從瑞幸公司違法行為的表現形式,并結合《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的規定來進行梳理。

筆者通過“關于瑞幸咖啡財務造假調查處置工作情況的通報”了解到,2019年4月至12月期間,瑞幸公司在多家第三方公司幫助下,虛假提升瑞幸咖啡2019年度相關商品銷售收入、成本、利潤率等關鍵營銷指標,并于2019年8月至2020年4月,通過多種渠道對外廣泛宣傳使用虛假營銷數據,欺騙、誤導相關公眾。通報表明此次事件中,瑞幸公司不僅存在“信披”違法的情形,同時還存在使用虛假的商品銷售收入、成本、利潤率等關鍵營銷指標多渠道對外廣泛宣傳使用的行為,筆者認為該行為已經產生誤導公眾對其商品進行評價的法律后果,并足以影響消費者的消費行為,瑞幸公司的行為最終有助于公司在市場中建立一定的競爭優勢和交易機會。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八條第一款之規定:“經營者不得對其商品的性能、功能、質量、銷售狀況、用戶評價、曾獲榮譽等作虛假或者引人誤解的商業宣傳,欺騙、誤導消費者?!?。由此可見,瑞幸公司通過多種渠道對外廣泛宣傳使用虛假營銷數據的行為,已經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的規定,構成一種不正當競爭行為。而北京車行天下咨詢服務有限公司、北京神州優通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征者國際貿易(廈門)有限公司等43家第三方公司因對瑞幸公司實施虛假宣傳行為提供了實質性幫助,已經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八條第二款“經營者不得通過組織虛假交易等方式,幫助其他經營者進行虛假或者引人誤解的商業宣傳”的規定,構成幫助虛假宣傳行為。

二、對于瑞幸公司的行為是否應當同時適用證券法和反不正當競爭法進行處罰

證券法與反不正當競爭法分屬于不同的部門法,不同的法律所維護的社會秩序及追求目標不同,所以不同的法律所規定的法律責任很可能是不一致的。如果行為人的一個行為同時觸犯了兩個或兩個以上法律的禁止性規定,行為人因此要受到兩個或兩個以上法律的調整,并根據法律的規定承擔具體的法律責任,此即我們通常所說的“法律責任的競合”。在法律責任競合情況下,針對行為人的一個違法行為,最終應當根據法律規定給予“一次性”處罰,也即我們通常所說的“一事不再罰”。

通常情況下,對于證券發行人的財務數據造假行為,一般是由證券監督管理部門依據《證券法》及證監會的特別規定予以規范,以保護證券投資人的利益和證券市場的公平公正秩序,在此情況下一般不會再適用《反不正當競爭法》進行調整,除非證券發行人不當披露行為還破壞了正常的市場競爭秩序,損害了其他潛在競爭者和消費者的利益。根據國家市場監督總局公布的處罰決定表明,瑞幸公司同時存在“信披”違法、虛假宣傳兩類違法行為。針對“信披”違法行為,根據《會計法》、《證券法》作出相應處罰,針對虛假宣傳行為,依據《反不正當競爭法》作出處罰并無不當。

三、依據反不正當競爭法對上市公司進行監管或將成為常態

據筆者了解,瑞幸事件之前尚無監管部門適用《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八條就證券領域的財務造假行為進行處罰的先例。此次瑞幸事件社會影響比較大,根據國務院金融委關于對資本市場財務造假行為“零容忍”的精神要求,多部門開展聯合調查,并依據調查結果作出處罰,可以說是開了一個依據《反不正當競爭法》對上市公司財務造假行為進行處罰的先河。我們國家正在大力發展繁榮、健康的資本市場,維護公平公正市場秩序的態度是非常堅決的,針對上市公司的財務造假行為,如果同時符合反不正當競爭法的規定,預計適用《反不正當競爭法》對上市公司進行處罰或將成為常態。作為市場參與者,都需引以為戒,合法合規經營。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