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法典》生效前后,保證擔保與債務加入應當如何區分?

發布時間:2020-08-18

文 | 符標 匯業律師事務所 合伙人

保證擔保、差額支付承諾、流動性支持、回購承諾等是我們處理金融機構融資業務中常見的增信措施。出于某些合規、內審的要求,在相關業務辦理過程中也會出現一些似是而非的抽屜協議,其中所擬定“增信條款”跟各類法定的擔保措施實際對不上號,類似“第三方承諾償還債務人債務”的條款,在實務認定中則有可能被認定為“債務加入”。

實際就“債務加入”而言,我國現行法律當中對于債務加入的法律規定非常之少,寥寥幾條與債務加入間接相關的條文,也只是散見于關于債權債務轉移的規范之中,一旦產生糾紛,對于第三人償還債務的意思表示到底理解為保證擔保還是債務加入,甚至是否屬于明確的承擔債務的意思表示,都將成為法院審理的爭議焦點,相應地也直接影響債權人及第三人的切身利益,包括是否適用保證期間、是否享有先訴抗辯權、是否受主債務變更影響、以及履行后能否追償等問題,都與保證擔保還是債務加入的區分直接相關。

在2020年5月28日正式表決通過的《民法典》中,第五百五十二條創設性的明確規定了債務加入的情形,而在第六百八十六條中,對于保證方式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時依照一般保證進行認定的規定,也對擔保法中的保證責任認定方式進行了顛覆性的修訂。因此,在《民法典》正式生效后,保證擔保與債務加入的認定標準將進一步規范和統一。為此,我們特就《民法典》頒布前后對于保證擔保和債務加入的法律規定及實務認定進行相關梳理如下:

一、關于保證擔保和債務加入的法條變化

就現有的法律規定來看,債務加入相較于保證擔保而言獨立性更強,兩者主要有以下區別:

二、《民法典》頒布前關于保證擔保和債務加入的司法認定標準

從上述法律規范層面可以看出,在《民法典》生效前,債務加入問題缺乏高層級法律規范的指導,江蘇省高院的討論紀要對于債務加入問題也只是做了原則性規定,只有短短3個條文,對于目前實踐中出現的大量關于債務加入的爭議問題并不能提供全面有效的指引。因此,目前司法實踐中已經出現了大量有關認定債務加入情形以及區分保證擔保與債務加入的裁判案例,雖然沒有明確的上層法指導,但通過分析這類裁判案例,也能夠在一定程度上對于司法實踐中的裁判尺度及標準進行總結。

標準一:“保證擔?!钡臉嫵尚杈哂忻鞔_的意思表示。第三人明確表示提供的是“保證擔?!?,可以認定為“保證擔?!?;如果第三人沒有明確表示提供的是“保證擔?!?,則為“債務加入”。

標準二:在當事人意思表示不明時,應斟酌具體情事綜合判斷,如主要為原債務人的利益而為承擔行為的,可以認定為保證,承擔人有直接和實際的利益時,可以認定為債務加入。

三、關于《民法典》生效后保證擔保和債務加入認定標準的展望

如上所整理,此前包括最高院在內的各地法院對于保證擔保和債務加入的區分認定還是著重于當事人的明確意思表示。由于擔保法中對于保證擔保的相關規定更為全面,因此對于保證擔保的認定標準更為具體和明確,即當事人在相關協議、承諾函中需明確“保證擔?!钡囊馑急硎静艜凑毡WC擔保進行認定。如果在相關協議、承諾函中未有任何“保證擔?!被颉皞鶆占尤搿钡囊馑急硎?,甚至沒有相關文字表述,法院則會傾向于將該承諾推定為“債務加入”。換句話說,由于目前法律層面缺少“債務加入”的相關規定,法院對于“債務加入”的認定標準更為寬松,自由裁量權較大,只要第三人的承諾中存在“承諾還款”、“共同承擔”等相關表述,且無“保證擔?!钡拿鞔_意思表示,法院就很可能將該承諾認定為“債務加入”。在意思表示不明確時,法院更傾向于保障債權人的利益,將第三人的承諾認定為“債務加入”,對于債權人而言更為有利。

而在《民法典》正式生效后,我們理解“債務加入”的定義在法律層面得以明確規定,法院對于“債務加入”的認定標準更加清晰,即便是在確實無法通過相關文字表述確定第三人承諾的意思表示的情況下,法院也可以根據全案事實進行綜合判斷,若第三人承諾對其自身有直接和實際的利益時,認定為“債務加入”更為合適,若是為了原債務人的利益而承擔責任的,認定為“保證擔?!备鼮楹线m。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