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析天然氣企業在天然氣計量中的法律風險與防范

發布時間:2019-08-27

文 | 曹演萍 匯業律師事務所 律師

天然氣作為一種清潔能源,在世界一次能源結構中的比重逐年上升。天然氣的準確計量是實現天然氣供給和合理使用的基礎及前提。在天然氣生產、運輸和銷售過程中,流量計量是非常重要的工作,如果存在計量誤差,會影響燃氣企業和用戶的切身利益。因燃氣行業屬于公共事業的行業特殊性,大多數燃氣計量糾紛因自然壟斷的市場地位不可避免的受到國家《反壟斷法》、《反不正當競爭法》的調整,計量糾紛本身就存在天然的復雜性。本文主要從燃氣企業正常經營出發,以向上游購買天然氣、向客戶出售天然氣兩條計量線索,來闡述天然氣計量中存在的法律風險和與之相應的風險防范。

一、上游購氣計量法律風險

 1.管道運輸

根據燃氣企業與上游供氣管道權屬供氣商的一般合同約定,雙方在交接處都有計量裝置,根據行業慣例,以上游的交接計量讀數為準。那么燃氣企業的計量表只作為一個參照讀數,當雙方對計量對數值存有異議時,根據行業慣例及合同約定,在合理供銷差區間內,仍以上游計量讀數為準。此時,統計機制的時間點對于雙方的計量讀數差異性有著重要影響。在簽訂購氣協議時,除了要明確燃氣銷售價格、購氣量、抄表周期、結算周期、交接點、燃氣種類等之外,還要明確雙方統計時間點及計算公式;且在和上游簽訂協議時,往往另行簽訂了《照付不議協議》,要綜合考量后,在購氣協議里補充違約或救濟條款。

另,在管道運輸中,計量器械更換與質量同樣影響計量結果的精準性、計量讀數的供銷差。在這種情況下,除了計量器械的選擇與維護外,還要事先在合同中約定計量差異的解決方式及費用承擔。

2.道路、水路、鐵路運輸

在購買LNG等非管道運輸氣源時,因運輸方式與交接的特殊性,必定存在磅差。在購氣合同中,對于合理磅差的約定及取值的系數就非常重要。例如,某燃氣公司與某LNG供應商簽訂購銷合同一份,雙方在合同中對于計量的約定為:

2.4.1按照本合同交付的液化天然氣,以重量計量,單位為噸,計量工具為汽車地衡。

2.4.2配送業務中交付的天然氣以乙方上游加氣站交付設施的計量值為準并作為結算依據,甲方對乙方加氣的計量值有復核權。甲方完成卸車,計量誤差(上游加氣量與下游卸氣量的差值)在±200公斤/車范圍內,雙方互不追究氣差損失。

配送業務中若計量誤差為-200公斤/車(即上游加氣量-下游卸氣量<200公斤/車),由乙方承擔超出200公斤以外部分的氣差損失。

配送業務中若計量誤差為+200公斤/車(即下游卸氣量-上游加氣量>200公斤/車),由甲方支付超出200公斤以外部分對應的氣費給乙方。

上述條款中,對于計量結果出現差異有兩個重要因素:汽車地衡的精密度(上游加氣站交付設施的計量值與卸車交付的計量值)、交付卸車時,罐中的殘余氣體量。為了減小供銷差,除了汽車地衡的選擇與日常維護外,還要盡量的保證車載罐中氣體最大限度卸載。

另,因合理磅差的存在屬于公認的行業慣例,在合同履行中不排除上游充分利用該條款,在一開始交付運輸車輛時,就存在一定的偏差。

二、下游售氣計量法律風險

1.計量器械

1.1計量器械本身存在的缺陷

燃氣計量器械有很多種,一般被廣為使用的燃氣表為羅茨表、皮膜表、渦輪表等,不同類型的表具計量的精確度與使用期限都是不一樣的。因此,在簽訂合同時,應根據客戶的用氣需求及周圍環境使用相對合適的計量表具。因根據《燃氣工程建設配套合同》及《城鎮燃氣管理條例》等法律法規規定,計量器械及燃氣表所有權一般屬于用戶,但在默認的行業操作中,計量器械一般是燃氣企業指定由用戶購買且產權屬于用戶的。在這種情況下,燃氣企業對于降低計量差提供計量精確度是有天然優勢的。

1.2計量器械故障

因計量器械不能正常顯示其讀數引發的計量糾紛近年來十分普遍,在計量器械發生故障時,計量數據的取值依據非常重要,取值依據主要為地方性的法律法規規定和合同約定。例如,目前普遍在民用客戶中使用的智能IC流量表,該流量表分為氣體智能機械流量計和IC卡計量控制器,IC卡計量裝置發生故障時,氣量結算一般以智能流量計計量表顯示數據參考計量。當同臺流量計的電子表頭與機械表頭讀數不一致時,雖合同約定以機械表頭讀數為準,但仍需鑒定確認電子表部分與機械表部分的客觀狀況。經鑒定機械表部分正常的,方采用機械表部分讀數。

以杭州為例,原《杭州市燃氣管理條例》(2012)第三十七條規定為“管道燃氣用量,由燃氣供應單位定期抄表計量。燃氣計量表具發生故障,按上一次抄表前四個月平均用量計算當月用量。用戶對計量表具的計量有異議的,可申請技術監督部門設置或授權的計量檢定機構檢定,檢定合格的,由用戶繳納檢測費;檢定不合格的,由燃氣供應單位繳納檢測費并更換計量表具,并按前四個月的平均用量調整燃氣費”,后經修訂《杭州市燃氣管理條例》(2014)第二十條規定為“管道燃氣用量由管道燃氣經營企業定期抄表計量,燃氣用戶應當按時繳納燃氣費。一方對計量表具的計量有異議的,可申請具備相應資質的計量檢定機構檢定。檢定合格的,由申請方繳納檢測費;檢定不合格的,由管道燃氣經營企業繳納檢測費并由表具產權所有者維修或者更換計量表具,管道燃氣用量按照供氣合同約定的方式解決”;《浙江省燃氣管理條例》第四十一條規定“管道燃氣的用氣量應當以經法定計量檢定機構檢定合格的燃氣計量表的記錄為準。燃氣用戶對管道燃氣計量表準確度有異議的,可以委托法定計量檢定機構檢定。經檢定的管道燃氣計量表,其誤差在法定范圍內的,檢定費用由燃氣用戶承擔;其誤差超過法定范圍的,檢定費用由管道燃氣企業支付,并由管道燃氣企業更換合格的燃氣計量表,退還多收取的燃氣費。燃氣用戶對檢定結果有異議的,可以向質量技術監督部門投訴”,可見現計量出現差異后,用氣量讀數的確定依據合同執行。因此,在簽訂《供用氣合同》時,應當對計量器械故障時的計量方法做出詳細約定。

以工業用戶為例,一般工業用戶在第一計量表外,還安裝后第二計量表作為備用表。燃氣計量表不能正常顯示讀數期間,燃氣公司應在盡短時間內啟用第二計量表,并有權以第二計量表的小時或日平均數計算相應期間的應繳費用氣量。計量表一旦不能使用,供氣人啟用第二計量表之前的一個真空時間段內的用氣量計算公式就很重要,一般按前15天正常平均日用氣量計算。同時,燃氣公司還要做好取證工作:結算單、用氣量數據表、往來文件材料、溝通記錄等。

案例1 天津某燃氣公司與某客戶(下稱A公司)供用氣合同糾紛

天津某燃氣公司與A公司簽訂《城市供用氣合同》及《城市供用氣合同補充協議》,約定天津某燃氣公司通過管道為A公司提供天然氣,貿易結算計量表及管線設施供氣單位投資建設產權屬供氣單位,用氣單價2.67元/立方米,用氣量2268000立方米/月;75600立方米/日,用氣調峰依據用氣大管網整體調動調整,A按市供熱辦提供的供熱面積核定的用氣量11812248立方米提前購足氣量,保證采暖期的不間斷供氣,合同期限為二年,自2014年10月28日至2016年10月27日止,合同到期后,雙方任何一方對原合同條款內容未提出異議,期滿后,本合同將自動延續一個合同期(兩年),同時約定當貿易結算表所有讀數不能正常顯示用氣量或換驗表采用直管段供氣時,則由供用雙方根據季節變化,共同參照上個月氣量和去年同期用氣量協商議定結算氣量,合同特別聲明中約定本合同簽訂時用氣人已知悉本合同項下天然氣管網供氣能力及管網安全性能等方面的局限性,也已知悉并能夠預料本合同項下天然氣之上游供應商可能會采取減少供氣等措施,因此而導致供氣人無法按照已核定的包括用氣人在內的所有天然氣終端用戶的計劃內天然氣用氣量或計劃外天然氣用氣量交付天然氣時,用氣人無條件同意供氣人酌情采取減少或中斷天然氣交付量的措施,即用氣人自愿并無條件參與供氣人所實施的城市天然氣供應的調峰活動。2016年12月13日、12月23日天津某燃氣公司因其所有的編號1409019號、1409011號出現過氣不走字的狀況,即已經使用燃氣,但計量表對使用的燃氣不進行計量。在分別對相關計量表進行修復后裝回后,對故障期間的計量讀數依照合同約定:共同參照上月氣量和去年同期用氣量協商協議結算氣量之規定,核算2次故障期間共產生氣量24158立方米,折合氣費64501.86元。A公司認為:表不走字的原因系氣源發生了一些變化即雜質過多,且燃氣公司未按約定使用過濾裝置,系燃氣公司的責任;計算的氣量,按核算是24000多方,2次停氣不可能產生這么大的量,按核算,去年一共供熱150天,平均耗氣量是2.9,平均一天氣量也就是這個數,2次都是單臺壞的,不可能產生這么大的費用。

法院認為:某燃氣公司應提交證據證明A公司的實際用氣量以確定因貿易結算表讀數不能正常顯示用氣量時未計算的用氣量。某燃氣公司提交的測算表等證據均系自行制作的表格,A公司對上述證據不認可,且某燃氣公司提交的表格數據也存在錯誤數據,上述證據不能作為確定未計算用氣量的依據;此外雙方合同中約定的日供氣量與原告提交的其認可的正常實際用氣量差距較大,因此也不能作為認定貿易結算表讀數不能正常顯示用氣量時對補償量的計算依據,原某燃氣公司、A公司的實際結算方式為預付方式,雖每月進行結算,但提供給A公司的票據為預付票據,也不能用于確定A公司的月平均用氣量,因此,對于某燃氣公司要求A公司支付燃氣費64501.86元的訴訟請求,本院不予支持。

1.3私裝計量表或者私接燃氣的后果

在民用住宅用戶中,因計量器械按照在廚房,具有私密性,極少數用戶會自己私接燃氣或者私換計量表。對于上述用戶的計量讀數,在主張用氣量時十分困難,可參照該小區總表讀數扣除其他用戶合理推測。

2.抄表

2.1抄表的及時性與準確性

雖然在《供用氣合同》履約中,大多使用的是機械表,且約定了抄表周期及結算周期;但在履約過程中,因抄表問題引發的糾紛不在少數。抄表的時間是否按照約定履行,計劃用氣量與實際用氣量的梯度分界時間點及氣量是否一致,這些在約定實行梯度氣價的供用氣企業與燃氣企業極易引起爭議。抄表的時間嚴格按照合同履行,雙方對于計量讀數的差異就越??;且在抄表時可以對計量表的外在表現的客觀狀況作出實時的判斷(是否走動,走動是否穩定,是否按約定進行修正等)。

另,由于計量器械的產權屬于用戶,燃氣企業對其不具有控制管理權,因此給抄表工作帶來了一定的難度,有些可能會基于雙方一貫的信任,由客戶直接報讀記錄未實地核實。

案例2 廈門某燃氣公司與某酒店供用氣合同糾紛

廈門某燃氣公司向某酒店提供管道燃氣供用氣服務,雙方簽訂的《管道燃氣供氣協議》約定:燃氣用氣量以對燃氣計量儀表(渦輪羅茨流量計)的讀數進行溫度壓力修正后的數字為準,即按標況讀數計算用氣量,并約定某酒店逾期繳納燃氣費時,廈門某燃氣公司有權收取滯納金。通氣后,廈門某燃氣公司基于對某酒店的信任,均按其上報的表讀數并通過銀行代為扣繳的方式收取燃氣費。后在2017年7月因計量儀表(渦輪羅茨流量計)進行更換時,某燃氣公司才知曉羅約某公司均按照未通過溫度和壓力修正后的讀數(即為“工況讀數”)上報并繳納燃氣費。因某酒店于2017年6月21日向某燃氣公司報送的表讀數為163731立方米(實際為“工況讀數”),但雙方于2017年7月18日對拆卸的舊表具的標況讀數確認為576303立方米,故某燃氣公司要求某酒店按標況讀數的標準補繳燃氣費,但某酒店公司明確拒絕履行其合同義務,遂雙方對渦輪羅茨流量計的讀數產生爭議。某燃氣公司依某酒店公司的要求為其更換新計量儀表,并將舊計量儀表委托江蘇省質量技術監督氣體流量計量檢測中心進行檢定,檢定結果為合格,故某燃氣公司起訴某酒店要求其支付逾期繳納的燃氣費。

法院認為:根據《管道燃氣供氣協議》第二條(一)中第二款約定“。需要溫度壓力修正的,燃氣用氣量以對燃氣計量儀表的讀數進行溫度壓力修正后的數字為準?!?,某燃氣公司主張某酒店按3.42元m3的標準繳納412572m3(576303m3-已付費163731m3)燃氣費1410996.24元,有事實及法律依據,予以支持。事實上某酒店公司在2017年7月以后也一直按讀表數繳交燃氣費用。某酒店公司逾期付費,已構成違約,應承擔相應的違約責任。

2.2因客觀原因無法抄表時的計量取值

因客觀原因無法抄表時,例如民用居民用戶拒絕其進入房屋抄表,這個時候該如何確定計量讀數及用戶應付燃氣費用?首先,要催告并給予合理的履行期;在該履行期間經過后,仍無法抄表時,可按照合同約定停止供應天然氣,并向用戶主張支付燃氣費用。主張的燃氣費金額(即合同約定的氣價?用氣量),可參照以往正常使用自然月度的平均用氣量做為計量取值。  

案例3 張某與與成都某燃氣公司供用氣合同糾紛

原審查明:1995年1月,張某和某燃氣公司建立了供用氣合同關系,由某燃氣公司向張某供應天然氣。2006年1月23日,某燃氣公司在對張某的氣表及附屬設施進行安全檢查時,查出張某使用的氣表已超期使用,且燃氣管道未用夾箍扎牢,即向張某發出燃氣隱患整改建議書,建議張某盡快整改,消除安全隱患,但張某一致拒絕整改。2007年1月13日,某燃氣公司到張某家抄氣表用量并按規定對氣表及附屬設施進行安全檢查,再次建議張某盡快整改。從2007年4月12日,某燃氣公司到張某家抄氣表用量時,張某拒絕入戶抄表。此后,5月至7月張某均拒絕某燃氣公司入戶抄表,造成某燃氣公司無法按照張某的實際用氣量收取2007年4月至7月的氣費,張某也未主動交納該4個月的氣費。在此情況下,某燃氣公司根據張某以往三個月的平均用氣量10立方米通知張某每月交納氣費14.30元。張某均拒絕繳費。2007年8月7日,某燃氣公司向張某發出停氣通知,要求張某在2007年8月9日前繳納氣費58.00元,否則將按規定停止供氣。張某接到通知后,一直未繳納58.00元氣費,并且仍然拒絕某燃氣公司工作人員入戶抄表。

法院認為:供氣分公司在張光全拒絕入戶抄表并拒絕繳納氣費的情況下,根據相關規定向張光全合理估收氣費并向張光全發出停氣通知的行為并無不當

2.3遠程監控流量不正常時的人工抄表取值與候補計量表取值差異

當遠程監控流量與該條線路上個流量表讀數總和差異較大時,可能是燃氣泄漏或者計量表故障導致。

在排除燃氣泄漏的情形下,就要對計量器械進行排查。表具故障時,啟用候補計量表即第二計量表,對于故障期間的用氣量,除了要合理估算故障的起止期間外,對故障真空期間的用氣量可參照1.2計量器械故障處理。若啟用的第二計量表讀數與遠程監控的流量讀數也有爭議時,除了修正系數或扣除合理誤差值外,還應確認遠程傳輸數據信號/端口是否出問題;另可采用人工抄表方式,實時在計量器械邊進行觀察走字,查看最高峰流量與最低用氣流量是否在表的計量范圍內。

在此,雖因客觀的技術原因等,遠程監控流量與實際計量讀數的差異以表具的機械讀數為準,但考慮到運營成本及降低因計量問題帶來的損失,后期應對計量器械的智能化、數據化、網絡化做進一步的提高。

三、燃氣價格變動期的計量風險與防范

當政府調價或者上游氣價上浮時,對應燃氣氣價上漲的時間點與計量數值的交接讀數尤為重要。越早抄表,越有利。對于工業用氣,根據行業慣例和合同約定,一般都是采取同步調整供氣價格;而對于居民用氣,一般都是根據物價局文件或者舉行聽證會的方式調整氣價。在上述調價機制下,抄表時間越早,燃氣公司的氣費差價損失越少。

當抄表因客觀原因滯后時,也根據合同約定對用氣量讀數提出異議。在供用氣合同中應當對漲價時的抄表作出專門約定:當氣價調整時,因客觀原因無法及時抄表或者無法取得調價日起始點(一般為0時)的燃氣計量器械讀數時,可參照前3個正常用氣月度用氣量的日平均值和去年同期用氣量確定。


返回列表